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33章 这么不值钱?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我就只值五十两?”简又又看着陆彩云,反指着自己不悦的道。

     靠,她有这么不值钱吗?

     陆彩云一愣,随即没好气的拍了简又又的肩膀一下,几乎哀嚎:“又又,这不是重点好吗?”

     简又又轻咳一声,转移了话题:“你说的王家婶子是哪一个?”云岭村的村长就姓王,总爱欺负她的王爱玲也是姓王。

     陆彩云看出了简又又的疑惑,摇头道:“我说的自然不是村长那一家族的人,是义山叔那一家。”

     这么一说,简又又明白了。

     “我是跟立雪打听的关于白河村的事情。”陆彩云又道:“又又,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要不要找立雪帮帮忙?”

     简又又想也没想就拒绝了:“我跟王立雪关系并不亲厚,她没理由来帮我,而且求她帮忙难保不会让崔氏发现我的动作,所以这事,我不找其他人帮忙。”

     在她的记忆里,王立雪是个安静的姑娘,符合大多数农村人的形象,朴实耐劳,勤劳善良,只是原身除了陆彩云一个,谁都没有深交,事关终身大事,哪怕王立雪再好她也不会请她帮忙的。

     陆彩云的脸纠结成了一朵菊花,简又又好笑的伸手蹂躏了一翻:“好了,别担心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既然知道了是哪一家,我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的,明天让虎子带我进山一趟吧。”

     听了简又又这话,陆彩云没有多问,只点了点头。

     看又又这副从容淡定的模样,想必心里已有对策了吧?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又又这般聪慧呢,崔氏当真是瞎了眼,居然对又又这样恶劣,这是在将一个宝贝似的女儿往外推啊。

     陆家的晚饭很简单,吃的是白米饭,一盘韭菜炒鸡蛋,这已经算是大菜了,几个馍馍,几根萝卜干!

     白米饭毕竟不是顿顿都吃的起的,陆母做了顿米饭已是对她的最好的待客之道了。

     这一顿饭,是简又又穿越以来,吃的最温馨的一顿,这个时候她才感觉到了属于家的温暖。

     翌日,陆彩云先去找了张虎,然后再来找简又又。

     简又又匆匆吃过早饭,便跟两人上了山。

     云岭山很大,一眼望去,直入云霄,仿佛怎么也看不到尽头,山上一年四季郁郁葱葱,松柏常青,不畏严寒坚韧不拔。

     世世代代生活在云岭村的人进出山里,已经辟出了一条小径,但那也仅限于到山腰处,真正的深山老林,不是没有人去,而是从未有人进去了活着走出来,久而久之,人们下意识的畏惧了云岭山的深处,不再踏入一步。

     春天,正是绿树成荫,万物复苏的季节,这个时候的云岭山,更加的生机勃勃,一路走来,鸟声鸣鸣,偶尔会看见兔子松鼠从脚边穿过,看得张虎一阵手痒,忙寻着动物的粪便找了个地方挖陷井下套子。

     大的动物套不住,总也能套点小动物。

     简又又看了眼张虎打的结套,那是用草绳打成的结,牢度不够,碰上稍有份量的动物只要一挣扎便能脱离,所以张虎家虽能时不时猎到动物卖钱,但都是小家伙,并不能卖大价钱,更别说打猎技巧是一方面,运气也占主要的原因,还是在这没有什么高级技术的古代。

     见张虎挖陷井挖的认真,简又又便道:“虎子,你先忙,我四处走走。”

     张虎闻之一顿,忙道:“又又,我很快就好,这山里危险多,还是我陪着你的好。”

     陆彩云赞同的连连点头,她可一直记得那年她差点死在陷井里的事情呢。

     简又又无所谓的笑了笑:“我又不往深山里走,就在这附近转转,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也说不定,彩云陪我一块不会有事,放心,我们不会走远的。”

     张虎看了看挖到一半的陷井犹豫,春天是打猎最好的时节,这个时候的动物都从冬眠中苏醒,特别是兔子,随便一只都肥的流油,他们也一个冬天没有猎到东西了,张虎觉得自己既然进一次山,不猎些动物实在可惜,可是让又又跟彩云在山里转悠他又有些担心。

     陆彩云见简又又看着远处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下意识的就脱口道:“行了,有我在也有个照应,我们不走远,若有什么事情就大喊一声,你也能听到。”她总觉得又又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做,那句“意想不到的发现”,或许又又发现了什么。

     “真的不走远?”张虎不确认的再问了一遍,看到简又又郑重的点头保证,才点了点头:“那成,有什么事你们一定要叫我。”

     如果真在这四周的话只要大叫一声他还是听得见的。

     简又又拉着陆彩云往来时的路走去,她刚刚就发现了不少书里常用的药草,甚至一些偏门的草药她也看到了。

     对于药草,简又又并不精通,但她曾去过不少大山贫穷之地,跟着当地的居民识过一些,虽然不精通,但简单的药草对她来说还是不难的。

     而这里面,就有一种对她极为有用的药草——猴耳,这是一种能让人的脸上出满红疹的药草。

     简又又蹲了下来,将自己所认识的一些常用的药草拔起来,看得陆彩云一脸迷糊。

     “又又,你拔这些草做什么?”

     “这些可以治疗一些寻常的病症,如止血,止咳,去伤寒,淡疤,自然还有一些带着毒性的药草。”说到最后,简又又抬起头来对着陆彩云亮出白晃晃的牙齿一笑,笑的陆彩云心里直打突,眉骨隐隐抽搐。

     是她想多了吗?怎么总觉得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想到简又又提到的淡疤的药草,目光不由得落在了她的脸上,那里两条伤痕如今已经看不见了,略显蜡黄的脸色,一看就是常年的营养不良,不过脸色再不好看,也总比脸上留下疤痕来的要强。

     “幸好你的脸恢复了,不然以后可怎么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