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99章 心仪的人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方德跟牛氏突然间下不了床,而方俊豪更是病情加重,这一消息很快在云岭村传了开来,所有人都觉得方家人这是遭了报应,没有人去怀疑到简又又的头上,毕竟方家除了这三人,可是还有两个儿子呢,谁能有这么大的本事,把人毒打一顿还能没有一点动静的?

     不少人如今正受着简又又的恩惠,悄悄的鄙视着方家,兴灾炙祸的说他们活该遭报应,嘴巴忒恶毒了。

     不过这事也只是人们闲来无事议论几番而已,大家更多的精力则花在了抓龙虾上面,完全相信简又又的人使了浑身的劲在河里钓鱼抓龙虾,也有那抱着怀疑态度的,不敢多抓,打算先少抓先去归云楼试试,更多的还是钓鱼。

     简又又依旧一大早就带着汤圆去了县城卖,让张巧蓉过来找她时扑了个空,只得悻悻的回去了,崔氏见张巧蓉没一会就回来,忙问:“事情办的咋样?”

     “又又去县城了,也不知啥时候候回来,我明天再去问问。”

     崔氏鄙夷的翻了个白眼,骂道:“没出息的东西,你不会堵陆家门口啊。”

     “娘,咱们这次是有求于她,这样堵上去不好吧。”张巧蓉看着崔氏愤恨的目光,提醒道。

     崔氏睨了张巧蓉一眼,想要骂人的话脱口而出,随即想到银子,硬生生给咽了回去。

     那小贱人最好是有什么赚钱的法子告诉他们,否则她定饶不了她。

     张巧蓉松了口气,心下盘算着见了简又又说什么样的话才能让她爽快的同意这事。

     简又又去县城卖汤圆,卖的只剩最后一点的时候,全给送去了秦府,门房的人认识简又又,当即便收了下来,送进了府里。

     卖完汤圆,简又又便去买了香胰子,三人每人买了个肉包子,便坐在街边吃了起了面。

     而他们旁边的一桌上,一男一女正靠在一起腻歪,陆彩云只看了一眼,便浑身爬起了鸡皮疙瘩。

     “唉哟我滴个娘喂,这年头县城里的女人都变得这么开放么?看那打扮也不像是嫁了人的模样啊,大庭广众之下跟就任个男人拉着小手靠在一起说情话,也不怕恶心的旁人吃不下东西。”

     因为坐的近,陆彩云虽然唾弃却也没敢说太大声,几乎是跟简又又咬着耳朵说的。

     简又又眼角的余光瞥了眼旁边的两人,到是没有陆彩云那么大的反应,这种现象在现代不要太多,人家只是拉拉小手,并肩而坐靠得近了些,男子偶尔靠在她的耳边说着什么话,让姑娘羞红了一张脸,也并没有做什么过份的事情,在她看来,这两人不要太清纯喔。

     不过这里到底是古代,别说拉拉小手了,稍有点避讳连的,就不可能跟个男人坐这么近,还这么暧昧,不过人家都不介意名声了,她们也不用去操这个心。

     不多时,男子从怀里掏出一只鎏金的蝴蝶簪子,那女子看得目光猛的一亮,眼里毫不掩饰的贪婪之色,却还要表露出羞涩的模样,简又又亲耳听见那女子婉转的声音道:“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

     那男子握了握女子的手,笑道:“只要你喜欢就好,待他日我去方家提亲,定送一只纯金打造的步摇给你。”

     女子听了这话,面上更是欢喜,满是感动之色:“恩,那你一定要尽快来给我赎身,向我们夫人提亲才是。”

     男子眸光微微一闪,笑着点头:“好。”

     简又又不屑的抿了抿唇,看来这男人也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而且女子说的是“向我们夫人”提亲,想来八成是哪户人家的丫环了,不过看穿着打扮,就算是丫环也不是个低贱的丫环,少不得是在夫人身边贴身伺候的。

     这男人一副书生的模样,倒是温文尔雅,这类型的人的确很受女人欢心,但表面上占尽人家姑娘的便宜,背地里却压根就没打算要娶人家过门,也是个衣冠禽兽,左右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好货,绝配了。

     简又又很快收回思绪,专注的吃起面来,倒是陆彩云,时不时的将目光投向旁边,虽然隐晦,但那偶尔露出来的愤慨的小眼神,让简又又差点以为她是来抓奸的。

     张虎呼哧呼哧喝完了汤,两眼巴巴的看着陆彩云跟简又又,看看两人碗里还剩下的大半碗面,摸了摸肚子,招呼老板又给他来了一碗。

     “你是猪啊,吃这么多?”

     张虎嘿嘿傻笑一声:“我都吃完了你两才吃了半碗,反正坐着也无聊,不如再吃一碗。”

     今个这两人是咋着了,怎么吃这么慢?

     张虎整个儿心思都扑在吃面上,也没去在意他身后的那一桌,自然不知道陆彩云跟简又又刚刚是因为关注人家所以才吃的慢。

     陆彩云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慢慢的吃着面。

     而旁边的那一桌,有另一名丫环拎着菜篮子走了过来,圆圆的小脸,眼睛很大,樱桃小嘴,嘴角一抿有两道深深的酒窝,很是可爱,眼角处有一点点的雀斑,虽然不起眼,但跟坐着的那名丫环一比,还是逊色了一些,至少人家皮肤白皙,光洁无暇。

     但是那有一点小瑕疵的丫环整个人看上去感觉就是比那坐着的丫环舒服太多了。

     “芳华,菜我都买好了,时间不早了,咱们回去吧。”圆脸丫环柔声的对着坐着的丫环说道。

     那名叫芳华的丫环高傲的抬头看了她一眼,从鼻子里恩了一声,跟着男子低声细语说了些什么,这才站起了身。

     圆脸的丫环站远了几步,非礼勿视。

     这人都散了,简又又跟陆彩云的面也吃完了,坐在驴车上慢慢晃出了城。

     突然,陆彩云尖叫一声,让张虎停下了驴车。

     简又又跟张虎齐齐扭头看向她,就见她小脸惊愕,隐隐有怒气在眼底闪烁,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简又又也不由得怔住了。

     那是一个小巷子里,刚刚他们吃面时看到的那名叫芳华的丫环,正被一个男人拉着塞了一只木簪子,那芳华拿在手里,眼底飞快的闪过嘲讽跟不屑,显然是看不上一个小小的木簪子,想来也是,她头上带着的,还是鎏金的簪子呢。

     只是让陆彩云震惊的不是那叫芳华的丫环,而是那送完了簪子,微微红了脸的男人,正是陆逍云。

     “大哥喜欢的女人竟然是她?”

     有先前的简又又提醒过的陆逍云有喜欢的女人,陆彩云很快就明白过来了,再说,若不是心仪的女子,大哥这么老实木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去拉对方的手,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啊。

     陆彩云这会气得嘴角不断的抽搐,跳下马车,就要冲上去。

     简又又及时的拉住了她,对她摇了摇头:“你这个时候去,只会让陆大哥脸上无光。”

     “东西我收到了,你赶紧回去吧。”芳华随手将木簪子塞在袖子里,不耐烦的对陆逍云说道。

     陆逍云恋恋不舍的看着芳华的脸,脸红到了耳朵边,忙不跌的点头,然后一步三回头的往另一个方向出了巷子。

     一但陆逍云的身影消失不见,芳华拿出袖子里木簪子,唾弃的道:“穷木匠也好意思求娶我,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谁稀罕他的破簪子。”

     说着,往地上一扔,高傲的走了。

     百合听了芳华的话,不悦的皱起了眉,看着芳华头也不回的离开,弯下身子捡起了木簪子,擦干净上面的灰尘,只见一朵兰花雕刻的栩栩如生,轻轻一叹,眼中满是黯然之色,小心翼翼的拿手帕包起木簪子,贴身放进了怀里,然后加快脚步追上了芳华。

     陆彩云一直瞪着芳华,那目光喷火恨不得要将芳华给烧成了灰,再迟钝了的人也感受到了那目光,芳华抬头,对上陆彩云,倨傲的剜了她一眼:“哪来的村姑,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睛挖出来。”

     若不是简又又死死拦着,陆彩云差点要一拳头揍上去了。

     百合看驴车上的三人面色不善,尴尬的扯了扯嘴角,以为芳华又怎么着人家了,对着三人歉意一笑,拎着篮子跟芳华离开了。

     “又又,你别拉着我,我要上去打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一顿。”太过份了,这边跟她大哥牵扯不清,那边又跟别的男人暧昧不已,这种水性扬花的女人,根本就是她们女人中的耻辱,更过份的是竟敢扔了她大哥送给她的簪子。

     天知道她是头一回在大哥的脸上看到这种幸福又满足的表情。

     陆彩云忍了又忍,气得肺都疼了,又心疼大哥的一腔热水别人根本就不在乎。

     简又又叹了一声,心里也万万分唾弃那叫芳华的丫环,但若这真是陆逍云喜欢的女子,这事还真不能冒冒然的处理,一个不好就要让陆逍云留下心里阴影,万一真为了一个女人一撅不阵,那让干娘跟彩云以后咋办?

     “彩云,咱们先不回去,等陆大哥一起,反正他也很久没回家了,干娘做的衣裳早就做好,等他回去穿呢。”

     陆彩云看了简又又一眼,闷闷的应了一声,又又比她想的多,这事又发生在大哥身上,她早就被怒气冲昏了头,只知道想打人,根本不知道该咋办,现在只有听又又的。

     反正,这种女人,她陆家是一千一万个不会娶进门的。

     张虎明白情况不对,忙赶了驴车去了陆逍云干活的地方,一路上只听陆彩云阴沉着小脸不断的骂着那芳华。

     到是简又又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那芳华是明明白白的对陆逍云没什么意思,不过那另一个丫环却明显不一样,若是没有一点想法,会把一个男人送给簪子捡起来小心的贴身收藏,没有一点想要还给芳华的意思。

     正常人都不会去捡那簪子才是。

     很显然,那圆脸的丫环对陆逍云有不一样的心思,可偏偏陆逍云只一心扑在一个绿茶婊身上,看着纯洁,其实思想败金,一点都不检点。

     简又又无语望天,这真是一断复杂的三角恋关系啊。

     陆大哥也到了该成亲的年纪了,早前陆家生活条件不好,成个亲也困难,可如今陆母跟彩云手里都有自己的积蓄,给陆大哥找一门好的亲事也是没有问题的。

     虽然是当别人的丫环,但往往大户人家出来的丫环,若调教的好,规矩了什么都比无知的乡村妇孺要强多了,那圆脸丫环看着不像是个有心机的,就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表里如一,还得再观察观察,若是个好的,以她对陆大哥的这份情,以后也会更尽心尽力的照顾陆大哥,还是陆大哥赚了呢。

     想着,驴车便在一家铺子门口停了下来,简又又是第一次来陆逍云工作的地方,铺子不大,是个小型的家具铺,里面的打的家具了什么都是简单的,从外面看去,生意颇为冷淡。

     像这种家具铺子里多半是平民百姓打来用的,而一般的百姓手里再富裕也不可能年年打家具,跟那种高档的家具铺子里迎接的富贵人家完全不同。

     有钱人家不在乎钱,看到有新的款式样式出来,喜欢的自然会买,东西用了没多久不喜欢了,也要换,那种家具铺子虽说材料好,但利润高,偏偏生意还总是好的不行。

     家具铺子里的人不多,一个老板加上陆逍云三个工人,总共也就四个人。

     老板本以为是来了客人,一见陆彩云便泄了口气,却还是热情的将几人迎了进去:“是来找你大哥的吧,他手头上正好有个活,时间赶了些,一会我让他早点下工跟你回家。”

     “谢谢老板。”陆彩云谢道。

     老板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转身进了里屋,那里面是干活的地方。

     简又又坐在一旁等候,说道:“这老板看上去人似乎不错?!”

     陆彩云赞同的点点头:“这老板人姓赵,媳妇早逝,留下一个独子,听说是在外求学,大哥的木匠手艺就是跟他学的,家具铺的生意不好的时候,铺子里的工人去外面接私活也不会说什么,而且接来的活所赚的钱的一分都不会拿,还依旧会按月给工钱他们,大哥总说赵老板人善良,所以就算如今铺子生意惨淡赚不了钱工钱也时常发不出来,他们这几个人也愿意留下来干,说是只有铺子一天不倒,他们都不会离开。”

     简又又诧异,深深的朝那里间的门看了一眼,都说无奸不商,这赵老板的为人倒是出乎她的意料,这手底下的工人会出去接私活,怕也实在都是穷的揭不开锅了,这赵老板不仅不难为他们,还不收他们赚来的一分钱,更是连工钱都不会克扣,这样人,难怪他们愿意死心踏地的留下来跟着呢。

     三人只坐了没多久,就见陆逍云走了出来:“彩云,可是有啥事?”这几天正好有一批家具要赶,这可是好久才上门的生意,时间上有点急,所以他都一直呆在县城没有回去,若彩云没啥事,他今天也不能回去,能多做一点是一点,否则坏了店里的规矩不说老板要赔钱,就是这店的信誉也要给毁了的。

     陆彩云一见到陆逍云,就想到了刚刚看到的一幕,气就不打一处来,娇俏的小脸上满是怒意:“有事,大事,天大的事!”

     赵老板出来一听,再一看陆彩云的脸色,便也以为真出啥大事了,忙催着陆逍云:“逍云啊,你还是早些回去吧,铺子里有我呢,你明天早些过来就是了。”

     陆逍云看看陆彩云,也在心头暗道难道真出什么大事了,让妹妹这么生气的肯定不是小事,于是对赵老板作了个揖,便跟着回去了。

     一路上陆逍云问了百十遍什么事,陆彩云都是闭紧了嘴巴一声不吭,再问简又又,简又又说:“陆大哥,不是家里出什么大事,你别急,咱们回去慢慢说。”

     陆逍云是什么样的性格,简又又还真不了解,谁知道现在要说了陆逍云一个冲动会做出啥事出来。

     陆逍云的眉头死死的皱着,几乎能珍死一个苍蝇,转头问张虎。

     张虎直摇头,连彩云跟又又都不说,他就更不能说了。

     于是,陆彩云一路生着气,简又又一路想着这事要怎么样开口,怎么处理才算最好,只是这事她怕不能多说,万一陆逍云一怒之下指责她不是陆家人不闭多管闲事,她怕会自己气的得内伤,而陆逍云则带着满腹疑问回了云岭村。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西斜了,不少人从地里干活回家,更多的人坐在河边钓鱼的钓鱼,抓龙虾的抓龙虾,见简又又从身边经过,不少人笑着打招呼。

     “又又回来了啊。”

     他们今天拿了红怪物去归云楼卖了,归云楼果真是收的,而且价格还不错,一文钱一个,但是这红怪物虽然多,但难抓的很,不过却也不妨碍他们赚钱的热忱,一文钱一个,一天能抓个几十文,这天天抓了去卖,日子久了也是一笔不小的进项了,虽然只有短短夏天这一个时节,但只要他们抓的多,卖的多,赚的也就多了,更别说这鱼可不限时间的,这样的一笔收入,简直让不少人乐开了花,心里对简又又,也多了几分真心的感谢。

     有人主动打招呼,简又又自然一一笑着回应。

     陆逍云看着这些村民突然的示意有些莫名其妙,不待开口,张虎便解了他的疑惑:“又又前不久把红怪物做来吃了,拿去归云楼,岂料那郝主厨一吃就觉得好吃,放在酒楼里卖肯定能赚钱,便买下了方子,既然红怪物这道菜要卖,归云楼肯定会大量采买红怪物,这是又又想出来的法子,咱们村肯定是先得益,再别的村还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咱们村可是先赚了一笔,大家伙这是对又又心存感激呢。”

     陆逍云听完,诧异的目光落在简又又的身上:“又又,你也真是奇了,赚钱的点子一个是一个。”

     也多亏了她,他们家如今这日子也是越过越好,相信再过不久,他也能够为芳华赎身了,风风光光的娶她进门。

     想到心仪的女子,陆逍云的脸上便洋溢着浓浓的幸福,看得陆彩云一脸的乌云罩日。

     回到家的时候,陆母已经在做晚饭了,简又又拿着一条刚刚村民送的一条鲤鱼便进了厨房,陆母见陆逍云回来,很是开兴,想到晚饭做的差不多了,等又又加做一道鱼,便能开饭了,便拉着陆逍云进了屋,拿出新做好的两身衣裳让他试穿。

     “快,穿穿看合不合身,这是又又特意为你挑的布料呢,瞧瞧,摸着多柔软,多舒服。”

     陆逍云捧着衣裳,心里一阵动容,彩云不过是让简又又住了过来,可又又回报他们的,简直是太多太多了。

     “娘,咋好意思让又又破费呢,咱们受她的恩惠太多了。”

     陆母眼底闪过一抹柔光,笑道:“当初我也是这么说的,可又又说咱们是一家人,分的太清楚就见外了,话说到这份上,又认了我当干娘,咱们分太清楚也让她觉得生份,这恩情,咱们记在心里,日后好好回报。”

     简又又认干娘的事,陆逍云还不知道,更不知道自家妹妹曾经想为他牵线来着,听了这话,连连点头:“以后又又就是我亲妹子,她的事,便是我的事情。”

     陆逍云的眼底闪烁着坚定,虽然他没什么本事,也不及又又能赚钱,但既然又又认了他娘为干娘,那便是他陆逍云的亲妹妹,不管她有什么事,他都会赴汤蹈火义不容辞的。

     陆母催着陆逍云去换衣服,想着儿子多了两身衣裳,日后出去也体面些了,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

     陆逍云换了衣服出来,很合身,陆母还在袖口的边上绣上了竹子,换了一身新的衣裳,整个人看上去也都不一样了。

     陆母上前整了整衣摆,笑道:“好些年不做衣裳了,还好没有手生。”

     “对了,娘,彩云急急忙忙把我叫回来,是家里出啥事了不?”陆逍云忽然问。

     陆母一顿,一脸的不解:“没出啥事啊。”

     虽然昨天的确闹了一场不愉快,但是那牛氏跟方俊豪也没讨到好,更别说今天一早别说方俊豪下不了床,整个方家除了还有两儿子,都躺在床上了,都说他们遭了报应。

     陆母也深深觉得那些人就是嘴巴太坏遭报应了。

     难道彩云还是觉得给方家的教训不够,让逍云回来再去讨说法,可一想又觉得不可能,昨天他们还能站得了理打将人家痛打一顿,今天再去闹,他们可就没理了。

     更别说方俊豪再打下去,不死也要废了,总不至于真得下半辈子养着方俊豪吧,那就不是解气了,而真是招了个麻烦回来了。

     听陆母说没事,陆逍云心里更加疑惑,而陆母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得找彩云问问清楚,别真是她想的那样。

     最后陆母问了陆彩云,陆彩云深深的看了眼陆逍云,跟陆母保证绝对不是要再去方家找事的,陆母这才放了心,不过又问起陆彩云把陆逍云叫回来是因为啥事。

     陆逍云正好看见了陆彩云看向自己的那一瞥,意味分明,还带着一丝怨怪,懵了一下,暗道自己最近做了啥得罪小妹的事情。

     陆彩云跟陆母说:“娘,先吃饭,吃完饭再说。”

     看女儿一脸郑重,陆母的心也跟着忐忑了起来,简又又将鲤鱼头炖了汤,身子红烧了,没了那道猪大肠,容璟之倒是吃的欢乐极了,鱼汤鲜美,更是一口气喝了三大碗。

     陆逍云看着这突然出现在自己家的陌生男子,听说容貌更是俊美非凡,看着就像是从天上下来的神仙,此刻瞧他即使被伪装了脸色,却也难掩英俊,心中诧异,这要是卸去了这一层伪装,这得是个什么样子的妖孽啊。

     吃完饭,简又又打发了容璟之跟季老两人洗完,还没得容璟之提出反抗,陆彩云便拉着简又又离开了,同时拉走的,还有陆母跟陆逍云。

     四人去了陆母的屋子里,关让房门,陆逍云最选迫不急待的问:“彩云,你这究竟是啥事啊?”

     不怪他急,他总隐隐感觉到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再加上陆彩云非得拖到现在,猜也猜不出什么头脑。

     不知就里的陆母同样看向陆彩云。

     陆彩云深深的吸了口气,看向陆逍云:“大哥,你有喜欢的人了,是不是?”

     陆逍云一震,随即是被人揭穿心事的尴尬,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不过两只耳朵却红了。

     陆母早先便听简又又猜测过,这会听陆彩云问,也没查觉到她语气里的不对,微微欣喜的拉着陆逍云:“儿子,是不是真的,是哪家的姑娘,人品咋样,娘好安排媒婆上门提亲啊。”

     一见陆母这么急切想要儿媳妇的模样,陆逍云越加的窘迫了,原本想再等些日子再说的,没想到被小妹猜到了,当即也不瞒着,笑着道:“娘,她是大户人家的丫环,跟在夫人身边的,有见识懂规矩,人又温柔又善良,是个好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