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31章 容相的八卦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看着柜台上琳琅满目的东西,简又又为难了,托着下巴扫了一遍又一遍,就听耳边忽地响起一道清悦带些磁性的嗓音,很好听,不过细听之下还能发现那语气里的丝丝不满。

     毛笔,宣纸,砚台等……

     容璟之说了不少,等闭嘴的时候,伙计已经抱了不少放到了简又又的面前。

     “这么多……”简又以瞠目结舌,从来不知道一个读书人需要用这么多东西,难怪这里的人能供出一个秀才都能在村里耀武扬威的了。

     容璟之看了简又又一眼,漫不经心的开口道:“这些正常情况下只能用到他考举结束,不过也因人而异,能用多久就看他怎么用了。”

     这些东西只是基本所需,不过对于穷苦人家来说,并不要这么齐全,但看得出简又又对这大哥的上心,所以容璟之也没有胡乱让简又又买一通。

     其实对于他来说,这么点东西一个月都不够用,但对简单来说,三个月或许还有的多。

     简又又虽然不懂,但听得出来容璟之不是开玩笑的,于是豪迈的对掌柜说:“一共多少钱?”

     掌柜拿着算盘噼里啪啦一阵算,末了笑道:“姑娘,一共二十二两三钱,扣掉零头,算你二十二两。”

     噗……

     简又又觉得自己要吐血了,早知道真不该这么豪气的。

     简单一听这价格,更是震的整个人都懵了。

     简又又从怀里掏出银子,数了几个碎银子出来,给掌柜,看着掌柜笑呵呵的把银子收起来,简单这才猛然回神,突然大叫:“又又……”

     这一叫不仅把简又又给吓了一跳,掌柜的手也抖了一下,差点把银子给扔了,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简单。

     被这么多人注视着,简单顿时觉得自己没脸了,红着脸悄悄的拉了拉简又又的袖子,用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太贵了,咱别买了,快把银子收回来。”

     二十二两啊……简单觉得自己太无耻了,怎么能让身为妹妹的简又又给他花那么多银子,明明她一个姑娘家才是最不容易,最应该留着银子防身用的才是。

     简又又拍开简单的手,对他的话置若罔闻。

     笑话,这钱都付了哪有再收回来的道理,就算她肯,对方掌柜也不肯啊。

     伙计很快将东西都打包好了,简又又让简单抱着,出了古韵斋。

     店铺外的阳光正烈,耀眼的很,简单感受着灼灼的阳光,看着前边简又又削瘦的倩影,心里说不出的感动跟自责。

     曾经,又又在家,他并没有好好的保护好她。

     现在,她离开了简家,那么能干,却反而无条件的帮着自己。

     “又又……”简单轻轻的一唤。

     简又又回头,看着简单不断变化的神色,眨了眨眼:“怎么了,大哥。”

     “谢谢你。”

     简又又一愣,随即走向简单,大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背:“你是我大哥,说这话可就见外了,我可是希望你步步高升,以后好给我当靠山呢。”

     简单扬唇一笑,暖心不已,他重重的点头:“你放心,大哥一定会努力读书,考上状元,给你撑腰,任谁也欺负不了你。”

     那样郑重其事的保证着,令简又又的心头微微一怔,她看着表情严肃的简单,给她一个重要的承诺。

     她说那话并不是开玩笑的,不管生意做的大不大,都说朝中有人好办事嘛。简家唯有简单最好算好的,所以她不排斥跟简单的接触,他又是读书的料子,人虽然死板了些,但他对简又又这个名义上的妹妹的疼爱却也不假,虽然很多时候都不能做实质的帮助。

     简又又扬唇一笑,挽着简单的胳膊:“那我就等着大哥的庇护了,俗话说的好,朝中有人好办事,大哥以后的官当的越大,我这生意也能做的更大,说不定还能横着走。”

     简单听着简又又的豪言壮语,露出宠溺的笑容,没来由就是相信她有这个能力,为了她这个远大的目标,自己怎么也得努力往上才是。

     容璟之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简又又,看她的笑颜如花,听她大言不惭的话,眼中流光微转,鬼使神差的,他忽然开口说道:“就他现在连个举人都不是,等他有那个能力让你横着走的时候,八成都进棺材了吧。”

     噗……

     如果可以,简又又一口老血肯定喷出很远。

     她扭头瞪了容璟之一眼,这厮,要不要在这个时候来打击她。

     想要横着走,凭如今的简单,的确有点困难,在京城的高门富贵之家,有些能力的哪一个不是几代传承下来的世家,根基稳固,就算简单日后拔得头筹,考中状元,想要成为一品大员大权在握,没个十几二十年也挺困难的,这还是能力出众的,要平凡一些的,估计真如季容大所说的那样。

     简单的信心在那一瞬间被打击的支零破碎,不过很快又振做起来:“万事没有绝对,你又怎么知道我在短时间之内做不到权力在握呢,要知道咱们当今丞相可是十五岁入仕,二十岁就位列百官之首了。”

     这就是下天千万学子的表率,瞧瞧人家五年就能坐上丞相之位。

     容璟之眉稍微扬,嗤之以鼻:“你以为谁都能当容璟之?!”

     笑话,要是他那么好学,那他岂不是很不值钱。

     简单瞪着眼睛,再次被打击的支零破碎,瞬间觉得又又身边这个男人一点也不招人喜欢,等着瞧吧,他一定会发奋图强的。

     简又又听了简单的话,不由得好奇了起来:“早听说当今容相才学过人,他真的五年就坐上了丞相的位置?”

     容璟之的唇角,因为简又又的话,微微扬了起来,浑身说不出的熨烫。

     提起容璟之,简单亦是一脸的崇拜:“没错没错,虽然容家家世不可小觑,但若没有真才实学,凭他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如何能在朝堂上立足,更别说短短五年就能坐上丞相之位,要知道朝中多少老狐狸,怎可能甘愿屈居他之下。”

     拍马屁的人不少,不过容璟之却觉得简单今日的马屁拍的甚得他心,谁让他是对着简又又赞扬他呢,连眉眼间都带着一丝笑意。

     简又又以穿越而来,本就不太了解这个朝代,就算曾经记忆当中的,知道的也只是零星的一些。

     听完简单的话,她点点头:“的确挺了不起的。”这样的人,可以说是天才了吧。

     容璟之的嘴角,完全咧到了耳朵根,简又又隐约能听到他的浅笑声,扭头一看,就见这个男人不知怎的笑的有点像傻子。

     而这时,容璟之忽然道:“所以说,与其等他中状元当大官,还不如直接去找容璟之当靠山来的快。”

     恩,快来讨好他吧,看在你这么久以为供他住供他吃的份上,他不介意把自己的大腿给你抱一抱。

     简又又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用力太过险些翻不回来。

     “季容大,有病得治。”

     容璟之嘴边的笑容一滞,咬牙切齿:“我没病。”

     “妄想症也是病,拖不得。”

     “我什么时候有妄想症了。”

     这死丫头,就不会说句好听的话是吧。

     简又又睨了容璟之一眼,说:“你以为当今丞相是阿猫阿狗么,谁去都能靠得上,这话你都说的出来,不是妄想症是什么?”

     那可是大燕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有这样的成就,拍马屁的人多的数不胜清,讨好他的人也如过江之鲫,她这种小角色去靠他,那不是找死呢吗?

     虽然她也很想靠上容璟之这座大靠山,那真的就能横着走了,而且是全大燕横着走,只是这些都是做梦好么?

     “那容相是位高权重,不过为人可阴险卑鄙了。”陆彩云忽然走在简又又的身旁,一脸八卦的说道。

     “怎么阴险卑鄙?”简又又对容璟之是什么样的人不了解,听了陆彩云的话,顿时好奇不已。

     女人嘛,总是对八卦格外的好奇。

     王立雪接着道:“不仅阴险卑鄙,而且还冷血无情,无恶不作。”

     “呃……”

     简又又表示自己被雷到了:“既然这人品性这样恶劣,当皇圣上还能留着他?”

     哇靠,这要放现代,就该拉出去枪毙一千次啊一千次。

     容璟之冷冷的看着说着他坏话的两个女人,牙齿咬的嘎嘣响,阴恻恻的声音突然响起:“不知道就别乱说,小心脑袋。”

     该死的,竟敢坏他形象。

     陆彩云似乎是被吓到了,缩了缩脖子,没好气的瞪了容璟之一眼:“你干麻这么凶。”

     王立雪拉了拉她:“季容大说的对,咱们这样议论容相爷,若被人听到了的确小命不保。”

     “哼,天高皇帝远,再说咱们这偏僻的小地方,谁会在意说什么,而且我们都说的这么小声,鬼才听得见。”陆彩云不怕死的挺了挺胸脯,不过眼神却有些心虚,许是容璟之的恶名太过深入人心,让人提到便有些觉得畏惧。

     如果陆彩云知道自己身边站的着这个男人是谁,打死她也不敢乱说话,这也注定了在不久的将来,容璟之毫不客气的给了她好一阵时间小鞋穿,让她欲哭无泪。

     “也对。”王立雪想了想,点头说道。

     简单听不下去了,开口说:“其实容相大人也未必就跟咱们听说的是奸相。”

     “快说说,他做过哪些恶事?”简又又完全像个好奇宝宝,一双乌黑的眼珠子在几人身上来回转悠。

     难道就跟历史上的秦桧一样?

     “……”简单默默扭头,不管容相是什么样的人,自己对他的崇拜仍然不解,更何况耳听为虚,眼见为识,没有亲眼见到,他才不信世人口中那些诋毁容相的话。

     那季容大肯定也是崇拜容相的人吧,所以脸色才会这样难看。

     耳边,飘来陆彩云几人的议论声。

     “听说那容丞相就是个魔鬼,不少大臣都被他陷害入狱,有的甚至连命都丢了,真正的杀人如麻,在京城连小孩子听到他的名字就会哭。”陆彩云嘴巴一张一合,毫无顾忌的说道。

     简又又瞠目,还真跟秦桧是一个类型的呀,那这大燕朝的皇帝得有多蠢啊,让这样人神神共愤的人当丞相?

     “那他在朝中不是一手遮天?”简又又问。

     陆彩云耸耸肩:“谁知道呢。”对她们来说,朝中的事情可不懂,听来的也多是关于容璟之那些恶劣事迹的传闻,顿了一顿,她接着道:“还据说,那容相是个变态,不喜欢女人,但凡有女人自动送上门下场都很惨。”

     “我也听说过。”王立雪将脑袋凑近了过来,小声的说道:“刚开始还比较委婉,只是把人扔出去而已,到最后但凡有主动送上门的女人,都是直接扒光了衣服扔在大街上。”

     “嘶……”简又又倒抽了一口冷气,把女人剥光了扔到大街上,让所有人都来围观,这样的举动就是放在现代也能逼死一个女人,更别说在这封建的古代了,可想而知那些女人没了清白的下场无一都逃不过一个死,就算幸运些的,怕也是青灯古佛相伴一生了。

     这容璟之,手段还真是残忍!

     “不止呢。”陆彩云接着道:“那容相的变态简直令人发指,我还听说容相把人姑娘的手啊脚啊都折断的呢,那些弄瞎毒哑的更别说了,啧啧,光是听听就令人毛骨悚然的,所以如今哪还有女人敢凑上去,又不是不要命了,所以那容相今年都二十五岁了,还没有娶妻。”

     简又又觉得自己的寒毛都竖了起来,被吓的,实在是想不到一个男人,可以对一个女人狠到这种地步,不就是些爱慕者么,至于这么心狠手辣?

     “说够了没有?”

     突然,头顶上响起一道阴冷的嗓音,冰冷的让他们都觉得自己置身寒冬腊月,头上顶着的不是这么一颗火辣辣的太阳,冰人刺骨。

     三人议论的这么起劲,不由得被容璟之突然的说话声音给吓了一跳,简又又拍着胸脯,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你要死啊,这么大声。”

     ------题外话------

     容相:靠,老子是这么坏的人吗?你这是在诋毁老子名声知不知道。

     某祥:(弱弱的飘过~)不能否认你做过的一些事实

     容相:狗屁事实,你这样当着我媳妇的面说我坏话,老子还能不能愉快的追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