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55章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崔氏回来,简洁跟她讲了孙氏来借钱的事情,果然吃晚饭的时候孙氏上门了,崔氏的脸色跟个僵尸脸似的难看。

     “三嫂,那个……”

     孙氏才开口,崔氏便打断了:“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简富贵动了动嘴,想要替自家四弟求情,却被崔氏狠狠的瞪了一眼。

     孙氏的脸色一白,哭着求道:“三哥,当家的可是你亲弟弟,你不看我的面上也看在老简家的血脉上帮帮我吧,五十两银子可不是个小数目,我实在是走投无路才来求你们的。”

     简家的妯娌之间向来不睦,一个个娶的媳妇都不是什么善茬,否则简家两老也不会早早的就去世了,不是病死没有得到媳妇很好的照顾,就是被气死的。

     简单蹙着眉,放下碗筷道:“娘,四婶说的对,再怎么样也是我四叔,咱们不能见死不救。”

     虽然这事四叔做的不对,但四叔已经受到教训了,本就挨了板子受了伤,这大热天的在牢里那地方,伤口得到救治,怕是要发脓溃烂了,再怎么样都不能让四叔死在了牢里。

     崔氏没好气的瞪了简单一眼,“啪”一声把筷子拍在桌子上:“我见死不救?你还是不是我儿子,赎他的银子可是五十两,不是五两,五百文,你当咱们家开钱庄的吗?说拿就拿,要说咱们村如今最富贵的可是简又又,再说,你四叔害的不是别人,正是你最疼爱的简又又,如今他闹事伤了人家县太爷的公子,人县太爷没有追究简又又的责任算是仁义了,要我说,他就是自找的,活该他要坐牢。”

     简单神色一僵,顿时说不出什么话来。

     一个是四叔,一个是简又又,而且四叔一直在作坊闹事,伤害的都是又又,自己曾经也劝说过,但四叔却是执意如此。

     崔氏不留情面的谩骂让孙氏煞白了脸。

     “娘,打断骨头连着筋,四叔怕也知道错了。”简洁忽然抬头,说道。

     崔氏不明所以的看着简洁,自己女儿什么性子自己最清楚,怎么这会竟帮着简富仁说话了?

     简洁对崔氏悄悄使了个眼色,让她不要忘了,简柔跟王爱玲关系可好着呢,而王爱玲又是王玉遥的堂姐,要是到时候简柔跟王爱玲说她的坏话,再跑到王玉瑶面前一嚼舌根,那王玉瑶岂不更不待见她。

     就算不借五十两银子,娘也不能做这么绝。

     崔氏讪讪的抿了抿唇,看向孙氏发白的脸挤出一抹笑容,起身,拉她坐下:“四弟妹,你别见怪,我这人就是嘴巴快,兜不住话,也实在是气简又又的薄情,其实只要她出手,救出四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她虽然给了我们五十两银子,但单儿要考举,花费不小,也实在花的七七八八了,这么一大家口子要吃饭,处处都得花钱。”

     孙氏看着崔氏一张一合的嘴,眉头轻拧,心里思量着崔氏这是唱哪一出。

     只见崔氏从身上拿出荷包,放到孙氏手心里:“要多也没有,这里有一百文,你先拿去凑个数,我们家……说实在的,也难啊。”

     孙氏眼中快速闪过一抹讥讽,她崔氏过的难?怕是村里很多人都过不下去了。

     如今除了简又又所呆的陆家,还有村长家,谁家比她崔氏家有钱,听说这阵子可是天天往村长家跑,时不时的送东西过去,这些花的不都是钱吗?

     孙氏拽紧了手里的荷包,咬着牙道谢:“三嫂一片心意,我替我们当家的谢过了,我还得回去筹银子,就不多留了。”

     能有一点,是一点,只是一想到那五十两的数目,孙氏整个人都升起一股无力感,更别说牢里还有她那两个弟弟在,孙家也在筹钱,自己不能回娘家借。

     孙氏离开后,崔氏鼻子里重重的嗤了一声,满是不屑,想让她借银子出来,没门。

     简洁看了崔氏一眼,低头扒饭,眼底闪过一缕精光。

     张巧蓉头一回做这种亏心事,一顿饭吃的不声不响,只觉得有种要被抓包的感觉,扭头看一眼淡然的简洁,暗暗佩服她的脸皮之厚。

     ……

     没有简富仁的闹事,作坊的进度很快,虽然是大热的天,但简又又对工人又好又大方,总会照顾他们的怕他们会热到中暑,遇上这么好的东家,这天再热,大家伙干活的劲头也是十足十的,一点都不觉得烈日当头是件多么难熬的事情。

     孙氏一直没有凑够五十两银子,赎不出简富仁,只能买通了狱卒让他把伤药送进去,不管怎样,不能让伤口变严重才行。

     狱卒倒也没有为难,毕竟县太爷只说了将人关起了,可没说了要这些人的命。

     而一同闹事的,除了刘从文被放了,其余的人几乎都继续被关着,只靠着家人陆陆续续送些药进来,不至于丢了小命。

     毕竟如果谁家拿得出五十两银子,他们也不可能为了一点点小钱去跟简富仁跑人家作坊闹事,不就为了那里干活工钱高一些,能揩点油水么。

     其实县太爷把这些人关进牢里就抛之脑后了,根本就不想不起来这件事情,以至于忘了吩咐下去关多久,底下人没有县太爷的吩咐,只能一直关着,直到寒冬腊月师爷简富才试探性的问起县太爷,他才惶然想起来,实在是自家儿子完好无缺,让他不上心了,于是他满不在乎的挥着手让人给放人。

     简富才就算再不想管,毕竟那也是自己的四弟,好歹是在衙门里的师爷,走出去也是有颇有脸面的人,不能让人戳着他的脊梁骨说他冷血无情,毕竟当初孙氏来问他借钱的时候,他可是拒绝了,总得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这些,自然都是后话了。

     云岭山,灼人的日光自树叶之间照射下来,在泥土地上洒下斑驳的光影,微风吹拂,山上似乎跟山下形成两个不同的世界,山下夏日炎炎,热得人汗流浃背,而山上却充满了凉意,让人浑身舒坦。

     简又又带着陆彩云,张虎跟容璟之上山采野苹果,看着一棵棵青梅树上诱人的果子,简又又顿时笑的见牙不见眼。

     再等等,作坊建好之后就能正式大批量酿酒了,到时候这些青梅都能摘下来酿成青梅酒,那银子就真的源源不断地涌进她的口袋了,成为地主的美梦又进了一步。

     苹果泥在归云楼的销量很不错,酸酸甜甜的口感最受那些女人的喜爱,因为野苹果树不多,所以供应的量少,这道甜点在归云楼卖的也不便宜,而且还是先到先得,或者提前一天预约,偏偏这样更让人爱不释手。

     归云楼卖多少银子一份简又又不管,反正她只要赚属于她的那一份就行了。

     对于好的苹果种子,她特意留了下来,也将苹果树的树枝嫁接了不少在陆家的后院,不管哪一种方法,她都要试一试,等她成功种活了苹果树,那就不用再愁了。

     一人背着一个背篓摘完野苹果往山下走去,简又又跟容璟之走在前面,张虎跟陆彩云走在后边。

     快要出山的时候,张虎犹豫了半晌,终是将陆彩云喊住了:“彩云,等一下。”

     陆彩云回头。

     前方的简又又跟容璟之也回过了头,看着三人六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自己,张虎的脸一下子红了,不知所措。

     简又又很快了悟,虎子怕是有什么话想跟彩云说,该不会是想表白吧?否则脸也不会这么红啊。

     恩,她不能在这里当电灯泡,否则虎子定要开不了口了。

     拉了拉容璟之,简又又说道:“我跟季容大先回去。”

     容璟之看着那拽着自己衣袖的一只小手,阳光下,虽然不够白皙,隐约还能看到指腹下的老茧,但却觉得异常的漂亮诱人,若是能牵着这样一双手,想必感觉一定很美好。

     想着想着,容璟之咧嘴笑了起来,眼底满是温情。

     简又又古怪的昵了他一眼:“季容大,你傻笑啥呢?”

     容璟之一脸的黑线!

     从这女人嘴里,就蹦不出什么好话来。

     你才傻笑呢,你全家都傻笑。

     “走了。”

     简又又看着负气大步往前走的季容大,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都说女人最善变,她怎么发现这季容大比女人还女人,翻脸就跟翻书似的。

     一个男人,这么傲娇真的好吗?

     “虎子,啥事?”陆彩云见简又又跟容璟之下山,回头看着张虎,问道。

     面前少女,没有珠翠环绕,锦衣华服,只穿着最朴素的棉质碎花裙,却像是山间的蝴蝶一样,漂亮可人,或许她不及千金小姐的风姿绰约,娇艳欲滴,但却似淡菊般清雅动人,让张虎只这么静静的看着她,便怦然心动。

     陆彩云见张虎发愣,伸出五个手指在他眼前挥了挥:“虎子?!”

     “啊……喔……”张虎猛然回神,耳根子微微发红,深吸一口气,他拿出前不久在县城买的银簪子,小心翼翼的打开包着的帕子。

     “彩云,这个送给你,你……你喜不喜欢……”

     他将银簪子递到陆彩云的面前,看着彩云错愕的神情,情窦初开的小伙子一脸的紧张不安,猜不透陆彩云是喜欢还是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