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56章 送礼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陆彩云的嘴巴,突然张成了O型,愣愣的看着张虎:“送给我?”

     “恩。”张虎重重的点头,有些话明明想说,但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陆彩云看着他手里的银簪子,蹙了蹙眉:“这簪子挺贵的吧,有钱也不能这么浪费啊,我又用不上,不如你去退了吧,还不如攒点钱在身边,留着娶媳妇呢。”

     张虎听了这话,表情有瞬间的僵硬,心里微微苦涩。

     他表现的还不够明显么?为什么彩云一点都感觉不到呢,能这样轻而易举的说出让他娶媳妇的话,分明是对自己没有任何意思啊。

     心里的挫败感不是一点点。

     “这本来是买给我娘的,我娘嫌太嫩了不适合她戴,我想着去退也挺麻烦的,人家做点小生意也不容易,咱们从小一块长大,我还从来没送过你什么呢,就当是感谢你的,毕竟要不是你跟又又关系好,我也不可能存下这么多银子。”

     张虎深吸一口气,装做没心没肺的说道。

     陆彩云听罢,犹豫了一下:“那我就不客气了,话说,你最该感谢的不应该是又又么,咋我有礼物,她没有礼物?”

     张虎一懵,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给又又的不能太差了,我还在想送什么给她比较合适。”

     “你说的也有道理。”陆彩云点点头,顺手将簪子插在了头发上,阳光下越发的耀眼,虽然不及有钱人家的昂贵首饿,但在农村,一个银簪子已经算是奢侈的首饰了。

     张虎见陆彩云将银簪子戴上,脸上溢不住的欣喜,不管怎样,彩云收下了他的礼物,不是吗?

     “真好看。”

     陆彩云听着张虎的赞美,也不害羞,高兴的晃着脑袋:“真的好看?”

     “恩。”

     “咱们快回去吧。”陆彩云说罢,转身往山下跑,小手下意识的去摸了摸头上的簪子,心里忍不住想,不知霍公子看到了,会不会觉得她好看。

     张虎不知陆彩云的心思,一路上都雀跃不已,他想,彩云喜欢他送的东西,说不定他多送几回,她就懂他的意思了呢?

     他想的很好,却不知陆彩云只是把他当成朋友而已。

     银簪很是晃眼,陆彩云一路回去收获了不少的注意,有嫉妒,有羡慕。

     “这陆彩云可真是发达了,你瞧如今银簪子都戴起来了。”

     “也不知踩了什么狗屎运,靠上了简又又。”

     “你这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

     “切,你敢说你不嫉妒?”

     “……”

     耳边的议论声,陆彩云充耳未闻。

     在云岭村长大,她从小听到的议论实在太多了,贬低她娘的,贬低她跟大哥的,当初也有讽刺又又的,如今这些羡慕嫉妒恨的议论,换个角度可以称得上赞美了。

     恩,不可否认,她就是靠了又又才有如今的好日子,的确是走了狗屎运。

     唔,他们纯粹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院子里,容璟之跟季老被简又又指挥着当奴隶,洗苹果,削苹果皮,陆彩云一进门,几乎是只要看到她的人,都注意到了她头顶上的银簪子。

     “彩云,你头上这簪子可真好看,还是银的呢。”聂春花笑着赞道。

     陆母脸上也带着浓浓的赞美,不过嘴里却责怪道:“怎么出去了一圈就买了支簪子回来,你这孩子咋花钱这样大手大脚?”她以为,是卖杂货的货郎挑着东西经过了村里,陆彩云买下的。

     “娘,我哪有乱花钱。”陆彩云嘟着小嘴辩解道:“这是虎子送的。”

     简又又忽地凑了过来,笑容诡异而又打趣:“我说虎子咋单独把你留下来呢,原来是有礼赠佳人啊,唔,该不会你们两……”

     陆彩云再缺心眼,这话里的意思也还是听的出来的。

     一看陆母跟聂春花错愕的神情,便知要被人误会了,忙道:“又又,你乱说啥呢,是虎子送给张婶,张婶觉得太嫩不适合她,虎子这才转送给了我。”

     简又又的嘴角微微一抽,无语的看了陆彩云一眼,这妮子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

     “虎子送啥给我?”

     突然,门口响起张婶带笑的嗓音,她是来送肉的。

     “张婶。”陆彩云跟简又又乖巧的唤道。

     张婶笑眯眯的点头应道。

     陆彩云指着头上的簪子笑道:“我们在说这支簪子呢,张婶你不要,可便宜了我。”

     张母看着那支银簪子,微微一愣,随即眼底闪过一道深深的笑意,心中了然,也不戳穿,接口道:“我倒觉得这簪子最适合你,不知道的还以为特意给你挑的呢。”

     她是过来人,自家儿子可没说过给自己送簪子,别说银簪子了,长这么大,木头簪子都没送过,这意思,不言而喻,唔,就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可以过来提亲呢。

     顿了一顿,张母又道:“这是我当家今早去山上收到的,我给你们送只腿来。”

     如今张父只是偶尔去山上下个套子挖个陷井,更多的时候还是帮简又又忙作坊的活,毕竟这才是大事,简又又信任自己,他怎么也得尽心尽力。

     陆母起身,擦了擦手,端过凳子给张母坐下:“虎子他娘,你们每次猎了东西都给我们送来,这咋好意思啊。”

     “汗,咱们之间还说那些客套话做啥,这大热天的反正吃不完也是浪费了,我们当家的猎了两只呢,一只拿盐腌了明天拿去赵顺家,让赵顺媳妇给大家伙加个菜。”

     这可省了一顿肉钱呢,虽然又又大方,但钱这东西不经花,在作坊干活的人每天中午的伙食都格外的好,不说天天有肉吃,但也是隔三差五,没肉的时候又又便会将处理好的鱼让赵顺媳妇做了,没有鱼腥味的鱼,吃起来也是格外的香,更别说其他的饭菜份量都是足足的。

     虽然没有又又的手艺好。

     “那就多谢张婶了。”简又又笑着谢道,有人给她省肉钱,她最乐意了。

     见简又又收下,张婶脸上笑意更浓了。

     总觉得又又帮了他们太多,自己做的实在太少了。

     农村人朴实起来的心,就是这样的令人温暖。

     “对了,这一小块肉是给春花的。”张母又将手里的另一块肉递给聂春花,直让聂春花受宠若惊。

     “婶子,这……我咋能要你的东西。”

     张母佯装不悦的扳着脸:“又不是啥贵重东西,快拿着吧,可别给旁人瞧见了,不然我家可不够分。”她小心翼翼叮嘱的模样实在有趣,聂春花只觉得满心都是暖意。

     “那……那谢谢婶子。”

     “嗳!”

     张母也没多留,送完东西小坐了会,跟简又又汇报了一下在她家干活的进度,便回去了。

     刚刚她出来的时候,她家虎子刚回家,她可得回去问问情况,若是有戏,可得抓紧请媒婆上门说亲了。

     张母走的很急,一回到家,就拉着儿子回了屋,关上房门的举止让张虎觉得他娘要跟他说什么天大的秘密似的。

     “虎子……”

     “娘,啥事?”

     “那个……”张母动了动嘴唇,想着自己怎么开口比较好一些,又想到面前的是自己的儿子,她用不着组织语言,于是开门见山的问:“你喜欢彩云是吧?”

     张虎的脸猛的红了,平时大大咧咧的少年此刻被他娘一问顿时像个害羞的小媳妇似的:“娘,你不是早就问过这个问题了嘛。”

     不得不说他娘的眼睛很犀利,先前已经看出来了,这会又问是啥个意思啊。

     “我这不得确认一下嘛,娘好准备上门提亲呀,不过你这小子为啥说送给彩云的簪子是我不要的?”

     一提到这事,张虎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不这么说,彩云不肯收下簪子。”

     这次,换张母愣住了,对张虎的话有点转不过弯来:“彩云为啥不要?”

     张虎幽怨的目光看着张母,即使不说,凭张母的心思也能猜出来。

     眼睛忽的瞪得像个铜铃:“你的意思,是彩云压根就不喜欢你,还是她不知道你对她有意思?”

     “有区别吗?”

     “当然有啊。”张母嫌弃的瞪了自家儿子一眼,追媳妇可没他这么笨的,就这样什么都不说,她啥时候能娶到儿媳妇啊:“彩云要是真不喜欢你,那咱们不能强求,娘重新给你张罗相亲的事,要是她不知道你对她有意思,那你就得明确的说出来,说不定啊人家彩云其实是对你有意思的,只是自己没发觉而已,说出来才能知道她是咋想的啊。”

     张虎看着张母煞有介事的训着自己,愣愣的眨着眼睛,是这么回事吗?

     “不管啊,最多到过年,你要是娶不回彩云,娘就叫媒婆给你找别的姑娘。”

     过了年,虎子就十八岁了,早就过了娶妻的年纪,若是人家彩云真的不愿意,儿子也不能为了她耽搁下去,更不可能去免强了彩云嫁到他们家来,感情这种事本就不好免强,到时候可别成了仇人那就不好了。

     他们家可就这么一个儿子,传宗接待的任务可就落到他的头上了,张母也急着抱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