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62章牛氏算个屁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简又又,你竟敢赶我出去,你……”

     正要骂出口,忽地看到容璟之一晃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阴森森的目光直直的瞪着自己,想前先前的一巴掌还有那摄人的气势,崔氏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咽了回去。

     “我不出去,你凭啥赶我走,这酒席请的可是全村的人,是走也是陈老二媳妇这个老贱人走。”崔氏不敢再轻易耍横,不说简又又眼前那一把刀让人见了发怵,毕竟先前她可是真的拿刀砍过牛氏,就是一旁的容璟之也让她歇了底气。

     简单忙上前将崔氏拉到一旁:“娘,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也这么胡闹,如果不想来帮忙你回家去吧,一会我给你把饭菜送回来。”

     偏偏自己的儿子还不站在她这边。

     崔氏几乎气得一个倒仰,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简单,手上也不空着的重重的打了他的背一下:“你个不孝子,我生你养你,到头来你倒是帮着外人一起赶我走了,谁闹事,明明是牛氏跟陈老二媳妇闹事,现在倒来怪我。”

     不少帮忙的妇人不屑的抿起了唇。

     崔氏的确够不要脸的。

     简单看着自个的娘依旧不依不挠,薄唇紧紧的抿起,随后一把拉着崔氏,将她用力的给拽走了。

     “又又,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简又又淡淡的摇了摇头,看着简单将崔氏强行的带走。

     离开了也好,看着崔氏就心情不好。

     崔氏走了,牛氏倨傲的冷哼了一声,一回头,就见简又又冷冰冰的眸子瞪着自己,再看面前的菜刀,顿时头皮一阵发麻。

     “你……你干麻……”

     “我不想我的作坊今天上梁的大好日子见血,所以,请你打哪来,回哪去……”简又又的话说的很客气,只是眼中的威协警告就不怎么客气了。

     牛氏往后退了一步:“简又又,你凭啥赶我走。”

     哼……笑话,她连崔氏都赶了,牛氏算个屁啊?

     “就凭这作坊是我的。”

     说着,手里的刀也跟着晃了晃。

     “你……”

     牛氏还要说什么,但随着刀刃上的寒芒闪烁,曾经简又又带给她的恶梦让她心底忍不住发怵,最后只得恨恨的瞪了她一眼,不甘不愿的离开了作坊。

     呸,得意什么,真以为开了个作坊就是有钱人了,到时候亏了看她往哪哭去,最好让人追债逼死才叫痛快人心。

     “又又,消消气,没得为不相干的人气坏了自己的身子。”陆彩云见人走了,忙拿下简又又手里的菜刀,就怕她一个情绪不稳,这菜刀就扔了出去,当初砍伤牛氏她们还说的过去,今天要真见了血,可就是大大的晦气了。

     简又又深吸一口气,扬起嘴角:“恩,不生气。”

     陈老二媳妇这时走到简又又面前,方盘脸上带着一丝尴尬:“又又,抱歉,婶子给你添麻烦了,我就先回去了。”

     “老二婶子……”简又又见陈老二媳妇要走,忙拉住她道:“我这可真是太忙了,你要是走了,不是就少了一个人给我帮忙?”

     她眨着眼睛,水汪汪的写满了委屈,好像陈老二媳妇突然甩手不干让她有多累似的。

     陈老二媳妇看着这样的简又又,微微动容,心里头感觉有股暖流淌过。

     “我……”

     “婶子,马上到吉时上梁了,我还有好多事要忙呢,先不说了啊。”说完,简又又便头也不回的走了,根本是不给陈老二媳妇拒绝的机会。

     陈老二媳妇哑然失笑,眼底闪过一抹宠溺,这么好的孩子,崔氏真是不懂得惜福。

     抿了抿唇,她重新坐回了凳子上,认真的洗着碗盘。

     她向来寡言,跟村里的妇人们交流不多,所以大家在一起干活,也不会主动说话。

     女人们在一起,总是话最多的,而这会议论的最多的就是牛氏跟崔氏了,期间偶尔有人会问上陈老二媳妇一句,陈老二媳妇僵着脸回答一声,但是惜字如金,众人也不在意,依旧讨论的热火朝天,一想到等会的酒席,大家的热情都很高涨,干起活来也更加的卖力。

     吉时刚到,颜明玉的马车便出现在了作坊的门口,虽然很简朴,但是在农村能看到马车,对大家来说都是件很稀奇的事情,小孩子们围着马车转,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就连不少大人都好奇的打量着马车,有人想上去摸摸那高头大马,就见骏马鼻子喷出一道白气,吓的那人连连后退了几步。

     “颜大哥,你怎么来了?”简又又开心的迎了出来,她是告诉了庄掌柜作坊今天开张,却没想到颜明玉会亲自过来。

     颜明玉看着建成未上梁的作坊,面露满意之色,简又又的速度快,他的青梅酒才能更快的送到酒坊里出售,那银子也就能更早的进到他的腰包里。

     “你作坊上梁这样的大日子,我当然得来。”说着,颜明玉对着身后的小厮招了招手,小厮会意,立即从马车上将礼物搬下来。

     一只只精美的礼盒,还有几匹上好的绸缎,看得旁人羡慕不已。

     “哇,简又又真有面子,那可是颜记酒坊的东家呢,竟然亲自来给她贺喜。”

     “可不是,你瞧那送的礼,哪一样看上去都精致富贵。”

     “那布料可是见都没有见过的……”

     王有光背着王善光正好到作坊门口,一旁王有光的媳妇周氏则跟王玉瑶两人搀扶着村长夫人,简洁跟着王玉瑶跟王爱玲一并过来,并未跟着崔氏,所以也不知道作坊这里发生的事,而崔氏已经被简又又赶了回去。

     看着那一只只包装精美的礼盒和漂亮的绸布,别说简洁嫉妒的眼睛都发红了,就连王玉瑶也不例外。

     “玉瑶,你看那布料真美,穿在身上一定很漂亮。”王爱玲一脸羡慕的说道,不难掩饰心底的嫉妒。

     王玉瑶咬了咬唇,脸上满是不屑:“哼,不就是开个作坊么,有什么好得意的,谁知道是不是有真本事还是别的手段。”

     语气,不是一般的酸,而且话里的意思也让人深究。

     王善光听到王玉瑶这话,扭头轻瞪了她一眼,斥道:“玉瑶,闭嘴,颜少爷在这里不得放肆。”

     王玉瑶咬着唇,点了点头。

     只是心里愤恨越加的明显,看着颜明玉面对简又又时那张俊美的笑脸,只觉得心里像是有猫爪在挠似的,百般不是滋味。

     简又又一个不知哪里来的野种,凭什么会让颜少爷特别相待?她可是堂堂村长的女儿,身份不知道比她高贵多少。

     这颜明玉虽然才两第二次,但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是维护简又又的,玉瑶这话要是让他听见了,指不定要怎么想呢。

     如今这可是大财主啊,自己的红利分成多少,可都靠着他。

     想着,王善光示意王有光背着自己上前,打招呼:“不知颜少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颜明玉本温和带笑的脸,在面对王善光时冷淡了几分:“村长客气了。”

     王善光也不介意,能跟颜明玉说上话已经是他莫大的荣幸了。

     而紧接着,简家老大简富才一家子,老二简富珍一家子相伴而来,简又又看着眼前一大波人,眉头不悦的皱了起来。

     她请云岭村的人吃饭,好像没有叫这些人吧。

     简富才在县城当师爷,长期跟在县太爷的身边,对旁人来看,自然是个有出息的,王善光见到他也不住的低头哈腰,毕竟简富才很多时候对县太爷说句话,那就大大的不同了。

     “富才啊,没想到你也抽空来了,快请快请。”王善光热络的对简富才说,那模样,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主人。

     简富才笑道:“这不自家侄女作坊上梁的大日子,我这当大伯的再忙也得过来祝贺,村长你这是怎么了?伤着了?”

     “小伤,不碍事,咱不提过去那事,还是你这大伯有心,惦记着又又。”

     “应该的。”

     两人客套的同时,完全不顾当事人的感受。

     简富才一口一个大伯,侄女,根本就将简又又离开简家的事情故意忘的一干二净。

     “又又,这是我跟你大伯的一点心意,你收下。”简富才的媳妇周氏拿出一个红包,塞到简又又的手里,包的鼓鼓囊囊的,一看就装了不少铜板,让人嫉妒。

     简又又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红包就塞到了手里,估摸着有五十文钱,对于农村人来说,的确不少了,这还只是上个梁而已呢。

     周氏得意的勾起了嘴角,要知道上梁没什么人家会送红包的,而且一送还是五十文,他们家可是给了大头,简又又还不跟他们亲厚一些?

     简又又嘴角抽了抽,想要撇清关系,觉得又有点多余,突然,自己的手被人给握住了,简富珍兴奋带着点激动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又又,没想到大半年不见,你都这么出息了,瞧这作坊建的,真气派。”

     简又又淡淡的叫了一声:“简二姑。”

     简富珍像是没有听出简又又话里的疏离,径自热络的道:“你这孩子,我是你二姑,怎么叫简二姑呢,这次来的匆忙,也没来得急准备礼物,这一匡鸡蛋是二姑的一点心意,不及大嫂贵重,你可不能嫌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