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66章 作坊开业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简秀正疑惑红布里面包裹的是什么东西,想要打开来一探究竟,便听到门外有脚步声响起,心中一惊,慌乱间把那东西藏在了自己的身上,匆忙站起身,摆动着简单书桌上的毛笔。

     简单进屋,看到屋里的简秀,愣了一愣:“秀儿?”

     “堂哥……”简秀抬眸一笑,清清浅浅好不温和:“瞧我这笨手笨脚的,把你的笔都打翻到地上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损害,你快来检查一下。”

     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简秀极力压制住内心的慌乱。

     她刚刚的行为,分明就是个小偷,明明应该第一时间把东西放回原处,但却不知怎么的脑子发热,把东西直接藏在了自己的身上。

     若是简单发现这东西少了,第一个定会怀疑到自己的身上。

     简秀的内心扑通扑通的跳得飞快,只希望简单短时间之内不会想到去看那东西,时间一久,就算简单发现东西不见了,她也能够推脱掉。

     简单不疑有他,只听简秀说碰倒了他的毛笔,顿时露出紧张的神色,明知笔掉在地上不容易坏,却还是大步上前细细检查了一翻。

     这些可都是又又送给他的东西,贵重的很,简单一直当宝似的用着。

     而且他的东西平日里也不允许家里人来随便碰,所以简秀也算是头一个动他东西的人。

     反复检查了几遍,简秀看简单那宝贝的模样眼底露出淡淡的轻蔑。

     穷小子就是穷小子,不就是支笔么,宝贝的跟个什么似的,她也就是随口一说,当是瓷器做的么,一碰就碎。

     不过面上却一直露出自责又不安的神情,不安的立在一旁。

     好半晌,简单才小心翼翼的将笔放回笔筒之内,扭头看向简秀,清俊的脸上挂着淡淡的温和:“秀儿有事找我?”

     简秀深吸了口气,平复自己狂跳的一颗心,笑道:“前些日子爹爹突然给我请了先生我识文断字,最近教到论语,有些不明白的地方,想跟堂哥讨教讨教……”

     “哪里不懂?”

     一说到关于学问的事情,简单整个人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的很,摩拳擦掌想要跟简秀好好讨教一翻。

     简秀哪里是真的来讨教学问的,虽然她有在识字没错,但是启蒙已晚,很多情况下都不理解,不过既然打着这样的名号,她自然得搬出几个问题出来。

     简单也没觉得简秀哪里不对劲,对于她提出来的问题很有耐心的一一解答,看简秀认真点头的模样,仿佛已经理解了一般,心下不免有些欣慰。

     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但他却觉得满腹才华的女子更加的动人,只可惜张巧容是个白目,总也跟他说不到一块去。

     简秀没有多问,意思几下便匆匆离开了屋子,呆得久了,她也心虚。

     上梁这天虽然出了几次状况,但最终没有什么大问题闹出来。

     一天结束,回到家,简又又觉得自己整个人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从未做过酒席上的菜,这还只是为数不多的呢,就能将她累趴下,要真让她一个人动手,估计手都要做断掉了。

     上梁之后,便是盖屋顶了,这样的活,只需要几天就能完成。

     晚上,简又又跟陆彩云并排躺在床上,像两个挺尸似的一动不动。

     “又又,这作坊是建好了,不过咱们的青梅酒的订单量这么大,是不是人手不够哇?”陆彩问。

     而且还有山上那一大片的青梅林,上面的青梅到现在都还没有摘,就等着作坊建城,直接摘了存在作坊里,只是清洗挑捡处理又是一个过程,少不了人力,就现在他们请的几个人,忙不过来。

     “我打算好好歇两天,过两天便在村里招人。”

     “这人可得好好挑选才行,要是招来些心术不正的,是给咱们作坊惹麻烦。”

     简又又无力的抬手拍了拍陆彩云的身子:“那是肯定的,到时候请赵叔他们帮忙掌掌眼,我的作坊,可不养闲人跟心术不正的人。”

     陆彩云点头,随即又问:“别人做生意,都有自己的名字,咱们是不是也给作坊起个名字啊?”

     “有道理,我想想。”

     再说简秀回了家,呆在自己的屋里,锁上门,这才将从简单那里偷拿回来的东西给拿了出来,将外面包裹的那一层红布揭开。

     简单似乎很宝贝这里面的东西,红布下面还包了一层。

     简秀心中越加的好奇,直到她全部揭开,露出古怪的神情,只见掌心处,躺着一块拇指大小的玉佩,说它是玉佩,但却是颜色通体发黑,黑的耀眼,黑的夺目,这种颜色的玉,简秀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因为摸在手里的感觉像是玉,所以便认定它是一块玉佩了。

     上面雕刻着复杂的图案,简秀不认得,只觉得那花纹很是好看,一眼便让人爱不释手,最让她惊奇的是,当她把玉佩整个握在手心里时,掌心处竟是传来沁人的凉意,好不舒服,让她不舍得松手。

     “这雕刻这么精细,看上去像是个好东西,简单怎么会有的?”简秀拿在手里,反复观赏着,喃喃自语。

     不过转念一想,若真是个值钱的玩意,这东西拿去当一当简三叔家岂不是翻身了,但若不值钱,简单何必包这么严实,这么宝贝,莫非这东西是简单偷来的?

     这么一想,简秀心中对简单更是鄙视了起来,没想到看起来像个谦谦君子,却做出这种小人行径,连起初那一丝不安也瞬间消散了。

     反正都是简单偷来的,她现在拿着也没有什么心里不安的。

     玉佩的一头用红线绑着,似乎是有些时候了,红线都已经变得灰暗,简秀重新编了一根将玉佩穿起来,顺手就戴进了自己的脖子里。

     玉佩贴上皮肤的那一瞬间,顿时一股清凉之意,让人在这烦燥的夏天感觉到神清气爽,浑身舒坦,简秀越发的欢喜不已,一点也没有想要将东西还回去的意思。

     就算不是玉佩,就冲这戴在身上的舒适感,她也不愿意再还给简单。

     在他手里只会放在一旁占地方,他又不能戴,还不如让她戴着,站在铜镜面前,简秀越发觉得这玉佩仿佛是专门为自己准备的。

     简单并不知道自己珍藏着的玉佩被简秀无意中发现了,并顺手牵羊偷走了,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谁都不知道他藏着这块玉佩,也不会想到玉佩会在这么无意的情况下被简秀找到,他现在是一有空余时间便埋头苦读,对这些考举报着很大的期望,却也没有落下简又又对村里的招工。

     除了简又又接触过的几户人家,品性了解且帮过她的忙,她放心的用了,还有的便让赵顺,王义山等人帮着参谋,暂定每户人家只需要一人在作坊里干活,即便如此,也并非每家每户都被简又又挑上了。

     像方家,简富仁家,张媒婆家一些跟简又又结过梁子闹过不愉快的,简又又直接忽视了。

     虽然她也很想让大家的日子过的好起来,但她也不是白莲花,善良到对那些欺辱过,算计过她的人都要去拉一拔,那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更何况这些人的人品,实在让她不敢恭维,别到时候人不安生,还要给她闹点事情出来。

     那些被简又又挑上的人个个感激的不行,哪怕只是一家一个在作坊里干活,但简又又给出的工钱高,更承诺若是干的好,到过年还会有额外的红利,又不用外出打工,上哪找这么好的活,所以不少人在心里纷纷下定决定定要好好干。

     而没有被挑到进入作坊干活的人,简又又也让他们去云岭山上帮忙采青梅,按一筐的价格来结算,若是送来的是挑捡过后的品质较好的青梅,还会加钱,毕竟省了作坊工人的一道工序。

     几天后,作坊的屋顶盖好,就连围墙也在最短的时间里砌了起来,砖不是上好的青砖,是山上寻的大石头,但好在也把简又又买下的十亩地都给围了起来,如今手头资金紧张,等日后赚了钱,再把围墙砌的更好,更高一些。

     正式开业那天,鞭炮放得震天响,作坊的大门之上,一块红布遮盖住了一方牌匾,待到吉时到,简又又才笑眯眯的揭下了红布,顿时露出牌匾之上的字:香飘十里!

     陆彩云张大了嘴巴,着实被吓了一跳。

     她扭头,呆愣的看着一脸沾沾自喜的简又又:“又又,会不会太夸大了?”

     香飘十里?!

     她就算没有念过书,也知道这四个字的含义,虽然很霸气,但怎么看都有些自大过头了,谁敢自称自己酿的酒能香飘十里?到时候可别砸了招牌。

     简又又轻瞪了陆彩云一眼:“哪里夸大了,我酿的酒难道不香吗?”

     陆彩云只觉得自己头顶飞过一排排的乌鸦,又又究竟哪来的自信哇……就算香,也没达到能飘十里的地步吧!

     “香……这名字取的好,就该这么霸气。”

     季老不知何时站到了简又又的身侧,摸着胡子笑容灿烂很是满意,谁敢说她孙媳妇酿的酒不香?没有香飘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