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72章 颜少爷看上百合了?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大夫花了近一个时辰,才帮陆逍云跟张虎把身上的伤给处理了一下,因为陆彩云是姑娘,于是便跟简又又讲了一些注意的事情,由她来上药。

     拿着药方,付了诊金,大夫便离开了。

     容璟之再一次拿着药方,去最近的药铺抓药。

     陆逍云坐在百合的床前,黑眸里涌动着异样的情绪,紧抿的双唇不发一言,默默的注视着昏睡中的百合。

     陆彩云去了别的房间,脱下衣服让简又又给她上药。

     身上的淤青让简又又看得吓了一跳,是个男人也受不住被人这么打法,更别说陆彩云还是个姑娘,刚刚听大夫说,似乎内伤也不轻,想来是撞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究竟怎么回事?百合怎么会差点被人给侮辱了?”一边上药,简又又这才问起了事情的经过。

     “还不都是芳华那个贱人……”

     陆彩云咬牙切齿的骂道,脸上的愤怒恨不得杀了芳华,见过卑鄙无耻的,就没见过这么恶毒的女人。

     他们去了方家,打算找百合一起去逛街,陆彩云的意思是让陆逍云多跟百合接触的机会,好发展发展感情,就算进不去方家的大门,有钱能使鬼推磨,一打听才得知了百合刚出门没多久。

     陆彩云失望的同时,不免有些期待,若是大哥能跟百合来个偶遇,岂不证明两人之间缘份不浅?

     于是打着这样的主意,问了方家下人百合走的方向,便出来寻了。

     没想到还真让三人碰到了百合,她身旁跟着的人,正是芳华。

     那会芳华还以为陆逍云是来缠着自己的,说了不少难听话,只是没想到一会的功夫,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三个男人,指着百合跟芳华两人便问:“你们谁是芳华?”

     那模样,一看便是来者不善,大家当时脑子就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芳华一指身旁的百合:“她……她叫芳华。”

     百合没料到芳华突然来这么一出,正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却见对面三个男人向她走来:“你是芳华?”

     “错了,错了,她不是芳华,这个女人才是。”陆彩云最先反应过来,扯着脖子喊道。

     就算不知道这三个男人找芳华所谓何事,但端看三人的架式便知肯定没什么好事,听到陆彩云的叫喊声,芳华本能的一慌,脸色惨白格外的楚楚动人。

     “别听她胡说,他们是一伙的,自然什么事都帮着她。”芳华紧张的说道,更不忘寻求机会趁机先跑了再说。

     三个男人面面相觑,判断不定谁真谁假,于是有人提议道:“管他的,一起绑了再说。”

     说着,便要动手。

     芳华吓的惊叫连连,百合也是面色全无,陆彩云大吼一声,拿起棍子冲了上去,抓芳华可以,但不许动她的嫂子。

     陆逍云跟张虎自然也不干站着,两个大男人若是连女人都不能保护,像什么话?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这是要强抢民女吗?”陆逍云被挨了一记揍,怒道。

     那人嗤一声笑了,目光很是不屑:“强抢民女?咱们做的可正当买卖,那芳华的相好欠了赌债,可是把她卖给倚翠楼了。”

     倚翠楼,宏沛县较大的青楼。

     听了男人这话,所有人的脸均是变了一变,瞪向了芳华。

     芳华显然也不知情,被吓的瞠目结舌,难以消化知道的事实。

     她……她被人卖了……

     陆彩云嘲笑了一声,芳华那相好她可是见过,那男人看着人模人样,没想到还是个赌徒,让你看不起我大哥,活该被人卖了。

     “卖了谁,你们找谁去啊,关我什么事,她才是芳华。”

     芳华将百合往前一推,无耻的说道。

     百合被芳华推的一个踉跄,往其中一个男人扑去,惊慌失措下,她做出防备状态,长长的指甲狠狠的往对方的脸上划去,对芳华的李代桃僵,百合心里是气愤的,但也敌不过此刻的惊恐。

     女子的指甲大多很长,男子被挠出了血印子,疼的他倒抽了一口冷气,心火一气,反手就给了百合一巴掌:“贱人,不识好歹。”

     “啊!”百合尖叫一声往地上跌去。

     “百合。”陆逍云心头一紧,惊呼道,冲上去便跟那男子厮打起来,只是对方既然是青楼里的打手,自然不是陆逍云能相比拟的,不过即便如此,他跟张虎两人也将其中两个男人给缠住了。

     陆彩云见未来大嫂被欺负,哪里还能无动于衷,打不过也得上。

     女人打架,惯用的也就那几种伎俩,更何况陆彩云面对的还不是一般的小混,这三个人男人不说身手了得,但打手就算没身手,也有力气,陆彩云明显不是对方的对方,但她又打又踢又咬,虽然没有章法,但专挑男人的软肋下手,一时间男人竟也吃了亏,气得他面色越加的发狠。

     而趁着这空档,芳华偷偷的溜了。

     男人被陆彩云缠着,一时间也分不出神去管芳华跟百合,芳华跑了,百合却没有跑,担忧的看着几乎是单双面被打的陆逍云等人,急的不知所措。

     “臭婊子,你敢踢老子?”

     不知是不是陆彩云的运气,一脚竟踢到了男人的跨下,力气不大,却也让男人疼的脸色微微一白,那可是命根子啊,男人的脸色越发的阴狠,透着一股叫人心惧的毒辣:“今天老子不给好好教训教训你,老子就不是男人。”

     说着,抬起一脚,往陆彩云的小腹上蹿去,直将陆彩云整个人踢飞起来,撞在了墙上。

     “彩云……”

     陆逍云,张虎,百合三人不约而同的惊呼,陆彩云撞在墙上,再摔到地上,只觉得五脏六肺都要被捻碎了,疼的她阵阵痉挛。

     男人呸了一声,走过去把陆彩云腰间的衣带给解了开来。

     这一举动,是个人都不傻,明白男子的企图,陆彩云更是吓的面如死灰。

     突然,百合扑向了妄图对陆彩云不轨的男人,拍打道:“你放开她,你们要找的人是我,不是她,不是要把我卖去青楼吗?我跟你们走,她不过是个土村姑而已,没有姿色根本入不了你们的眼,对你们没有任何用处,你们放开她,找我,找我啊。”

     一边喊,百合一边对男人拳打脚踢,哭喊道。

     百合怎么想的,陆彩云不知道,但她此刻的心脏,像是有人拿着锤子,狠狠的敲了一下,疼的噬骨。

     男人的跨下本就隐隐作痛,又被百合拳打脚踢,虽然女人没什么力气,但也让他心烦意乱,最后竟真的从陆彩云的身上站了起来,转身捏着百合的手腕,将她拖到了一边,凶狠的道:“想逞能,是吧,好,老子成全你。”说着,手下一用力,百合的衣衫被他粗鲁的撕扯下来。

     百合的脑子瞬间一懵,空白一片。

     陆彩云看着男子欲将怒气发泄在百合身上,又气又急,只是却一点力气也没有。

     事情经过说到最后,陆彩云抬眸看向简又又,黑漆漆的大眼睛里,有晶莹的泪光在里面闪烁,她咬着唇,像是隐忍住内心的那即将暴发的情绪,眼眶红红,简又又还是头一回见到陆彩云这副自责又内疚的模样。

     “又又,百合是替我受了这场罪,都是我害了她。”

     陆彩云哽咽着声音道,她不敢想象,若不是简又又出现,确切的说若不是有个男人突然出现打晕了那三个男人,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百合若是真的被人糟蹋了,她成死也难辞其咎。

     想着这样的后果,陆彩云终是没能忍住,眼清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幸好大家没事。”简又又轻拍着陆彩云,安慰道,心里也不由得庆幸,虽然那男人出现的有些奇怪,但这世上奇怪的事情本就太多,巧合也多。

     但是确是要好好谢谢今天那名出手相救的男人,若不是他的突然出现,简又又也不敢保证凭她跟容璟之两人,会不会把三人制服。

     不过她算是知道了,大街上撞她的是谁,竟是芳华。

     陆彩云擦了擦眼泪,道:“恩,只是瞧刚刚百合的模样,似是受惊不小,也不知道她醒来之后会如何?”

     在巷子里,百合可以说是几乎崩溃的,就怕她醒来情绪依旧无法平静。

     陆彩云的担忧不无道理。

     “你大哥陪着呢。”简又又说道。

     百合可以说是救了陆彩云,陆逍云的心里不震动是假的,就算她没有仔细去观察陆逍云,却也隐隐感觉得出陆逍云对百合的异样,或许这一次,也算是个契机,不管是出感激的心态对百合上了心,还是真的发现了这姑娘的好,一个人的本性如何,在危急关头最能体现出来,百合以自己的清白换陆彩云的平安,是个人都会为之动容。

     就算陆逍云现在不能爱上百合,但这样一个人品,性情都上佳,又对他倾慕的女子,陆逍云若是不好好珍惜着,简又又想自己肯定会想要拿刀把他的脑子剖出来好好看看装了些什么。

     陆彩云也连连点头,本就属意百合当她的大嫂,更是不遗余力的想要撮合两人,自觉大哥木讷是木讷了点,但只要两人多点接触,她相信大哥会看到百合的好,喜欢上她的。

     而今,百合不是一点点的好,简直是千里挑一的好。

     这救命的恩情,陆彩云更是认定了她的大嫂只有百合一人,如果她不是女人,恨不得替自家大哥娶了百合,娶妻娶贤,娶了百合才是她们陆家天大的福气。

     “大哥若是不喜欢百合,我跟他急。”陆彩云握着拳头,说道。

     简又又看她稍稍恢复一些,嘴角轻轻弯了一弯。

     虽说感情的事情不能强迫,但很多时候,往往只需要一个契机,便能让人的心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替陆彩云上好了药,两人这才走出了屋子。

     简富兰跟晋丫丫出去逛街去了,这会这院子里只有他们几人。

     一开门,便看到蹲在门口的张虎,听见开门声,忙站起身来,面露急切的问:“彩云,你伤的咋样?”

     陆彩云动了动胳膊,倒抽了一口冷气,平缓了小腹传来的疼痛,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一点小伤而已。”

     比起百合受的侮辱,她这点根本不算什么。

     于是,她问张虎:“百合醒了没有?”

     “还没,陆大哥一直守着她。”张虎说。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旁边的屋子里突然传然一声尖锐刺耳的尖叫声:“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三人相视一望,匆匆走了过去。

     推门而入,见到的就是陆逍云皱眉站在床边,脸上是一脸的不知所措,而百合则裹着被子,把自己缩成了一个团,被子下的身子微微颤抖着,满脸都是惊恐之色,明显的刺激过度。

     “大哥,你做啥了?”陆彩云见百合受到惊吓,柳眉倒竖,对着陆逍云便质问道。

     陆逍云也是无辜:“我想替她把被子盖盖好,不料她突然睁眼,接着便受到了惊吓。”说着,他扭头看着百合,黑眸之中满是担忧之色,还有那叫人看不真切的心疼,更有深深的自责在他的眸中若隐若现。

     都怪他没用,不能好好的保护她,害她差一点就失去了清白。

     “陆大哥,要不你先出去吧,季容大应该快要抓药回来了,你帮忙煎药,我跟彩云留下。”简又又走了过来,说。

     陆逍云想了想,点点头,抬眸又看了百合一眼,出去了。

     陆彩云一下子坐在床边,突然的动作让百合又是惊了一下。

     “百合,是我,没事了,我们安全了。”陆彩云的两只手轻轻的搭在百合的肩膀上,不敢太用力,怕又让百合受到更大的惊吓。

     她声音轻柔,眸色焦急。

     “百合,你放轻松,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三个恶徒已经交给官府惩治了,他们没有侮辱你,你是清白的。”

     简又又站在陆彩云的身后,柔声细语的说着。

     百合的心底最在意的,便是她被男人轻薄,还一直沉浸在当初的场景之中。

     简又又的话起了一丝作用,百合那充满恐惧又无神的眼珠子微微一转,终于有了一丝焦距,她微微抬头,看向陆彩云跟简又又,喃喃的开口:“彩云……又又……”

     这一开口,眼泪哗一下子倾泄而出。

     陆彩云抱过她,轻拍着她的背安抚道:“没事了,没事了,咱们都好好的,一切都过去了。”

     百合的哭声随着陆彩云的话,蓦地放大,失声痛哭,哀伤不已。

     将心里的不快发泄出来是好事,但简又又却感觉得出,百合的内心,其实依旧无法释怀。

     轻轻叹了一声,也明白百合的悲痛的心情,古代的女子,露个脚被男人看见了,都算是失去了名声,想要再嫁旁人难上加难。

     更别说百合今天被人扒了衣服,差点遭强(奸),即便身上还有肚兜,但大片的肌肤裸露在外,就算男人什么也没做,这清白对他们来说也算是毁了的。

     陆彩云劝了许久,才让百合心情稍稍平复,睡了过去。

     轻轻的关上房门,院子正在煎药的陆逍云立即走过来问:“她怎么样了?”

     陆彩云叹了一声:“比之前平静多了,不过还是有点无法接受发生的事情。”

     陆逍云抿了抿唇,垂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简又又这时开口道:“以百合的现状,怕是不适合回方家,不妨让她先留在这里住着,等恢复了再回去。”

     “她是方家的丫环,不回去合适吗?”

     这要是主子怪罪下来,百合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

     简又又听着陆逍云的问题,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我跟颜记酒坊的东家较熟,一会去拜托他帮帮忙,想来应该不会拒绝。”

     颜明玉当然不会拒绝,他如今可是把简又又当妹子一样看待,对她的请求能帮的自然帮,更别说还只是去方家打个招呼这样的小事情。

     于是,当即派了庄婶,去了方家一趟。

     百合跟芳华一样,都是方家夫人身边的丫环,芳华是大丫环,百合是二等丫环。

     听说是颜家的庄婶有事求见,方夫人自然不敢怠慢,很快见了来人,颜家跟方家在县城的地位本就不相上下,就算两者之间没有什么合作的关系,但见面三分情,谁也不会去无故交恶。

     “奴婢见过方夫人。”庄婶对方夫人行礼,道。

     方夫人生的端庄秀丽,虽然人到中年,但不难看出年轻时是个美人,她坐在主位之上,对庄婶抬了抬手,笑:“快免礼,不知颜少爷有何要事?”

     庄婶代表的,自然是颜明玉。

     而方夫人对庄婶客气,也是给颜明玉面子。

     庄婶起身,垂首依旧恭敬:“是这么回事,贵府的丫环百合今日遇到了麻烦,碰巧我家少爷路过,救下了她,如今有伤在身不能行动,怕是要在颜府养伤一阵,少爷怕方夫人寻不到丫环心急,所以命奴婢特地前来禀报一声,好让方夫人宽心。”

     事实的真相自然是不能说出来的,要是让方夫人知道百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就算清白还在,方家也不会再要这样的丫环,不是发卖,怕就是悄悄的处理,反正不过是个丫环而已,就算人没了,也不会让人起疑。

     方夫人含笑的面上明显的一愣,似是被庄婶的话给惊到了。

     “竟有此事?百合怎么样?”方夫人问。

     庄婶说道:“方夫人放心,只是受了点伤,行动不便,并无大碍。”

     “那就好,既然颜少爷疼惜这丫环,让她好好休养个一阵,那就有劳颜少爷费心了。”

     方夫人怔愣过后,便是眯眼笑了。

     瞧这样子,怎么都像是颜明玉看上了百合,虽然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论姿色,百合可不算出挑,比起她身边的芳华可是差了许多,但感情的事情谁说的准呢,说不定人颜少爷就喜欢百合这样的。

     英雄救美,若是百合能给颜明玉为妾,也算是跟他们方家结缘了,这事是好事,方夫人自然是乐见的,也没有说什么,命人客客气气的将庄婶送出了府。

     庄婶走后,方夫人这才看向身旁的大丫环:“芳华,究竟怎么回事?你不是跟百合一块出去的么?”

     芳华还处在庄婶的话里惊愕的没有回神,本以为将百合推了出去,面对那三个男人,他们就算人多又怎么样,肯定要倒大霉,谁能想竟然被颜明玉出手救了。

     而且似乎颜少爷还看上了百合。

     那可是颜记酒坊的东家啊,人长的英俊风流,至今还未娶妻,就算不能成为颜家夫人,但能被他看上,成为颜明玉的小妾,也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百合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非但没有一点事,还有这样的好命。

     芳华心里嫉妒几乎抓狂,恼恨自己看走眼,差点被那个男人卖了的同时,对百合更是嫉恨不已,于是也没有第一时间听到方夫人的问话。

     直到方夫人问了三遍,芳华这才猛然回神:“我……我也不知道,百合说是有东西要另外买,我们便分开了。”

     芳华可不敢把事情真相给说出来,怎么说那些人都是来找她的,到时候要被夫人知道了,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早知道颜少爷会出现,她就不先逃了。

     以她的姿色,颜少爷肯定看上的人是她。

     芳华想,多半是因为在场的只有两个女人,另一个土里土气,肯定入不了颜少爷的眼,所以才叫百合占了便宜。

     可百合就算姿色不错,但比起她来可差了一大截。

     芳华这会是悔的肠子也青了。

     方夫人见问不出什么,便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想着等百合回来的时候,再仔细问问,若是真能成为颜明玉的小妾,她这当主子自会替她好好准备一些陪嫁,到时候百合代表的,也算是方家的脸面,不能太小家子气了。

     ……

     “老将军,就是这里。”季老跟着暗卫留下的标志,一路寻到了一处住宅面前,当看到大门上挂着的牌匾时,眉头不由得拧了拧,脸上闪过一丝不可置信,竟没了最初的欣喜之色。

     他来宏沛县这么久,不说每家每户都摸的清楚,但住在云岭村,对云岭村的人肯定是有一定的了解的,更别说还跟简又又有关的人。

     不看这牌匾上的“简府”二字,就说这大门,季老也不是头一回见了,那简家的极品,虽然没做什么过份的事情伤害简又又,不需要要他出手,但这门可认得了。

     不就是那简富才的家。

     记得这人是在衙门当师爷,有一子一女,女儿如今十五年,从年龄上来看,是符合的,只是季老站在这门外,心里忽的有种排斥感。

     若那简秀真是自己的宝贝孙女,季老只觉得自己五味杂成。

     忽然,他轻摇了下头,现在下定论还太早,不管是不是,他都得亲眼见过那玉佩才能下决定,若真是他们季家的宝贝,说什么也得认祖归宗。

     这丫头流落在外十五年,自己一直都想好好补偿她的。

     “季一。”季老看了一眼大门,然后背着手走到一旁,对着空中喊了一声。

     很快,从屋顶上落下一名男子,赫然是先前吩咐身旁之人去通知季老的面瘫男子。

     “老将军。”被唤作季一的男子单膝跪地,恭敬的低着头。

     季家暗卫,以季为姓,名字从一开始排起,季一是这些暗卫的头领。

     “晚上把她身上的玉佩取来我瞧瞧。”季老肃穆着表情,说道。

     “是。”

     发生了巷子里的意外事情,简又又等人也没了逛街的心情,于是等简富兰跟晋丫丫回来之后,几人便离开来。

     百合就留在庄家养病,而陆逍云便负责照顾她,开解她,如今,也只有陆逍云才能解开百合心里的结,兴许还能成就其美事。

     陆彩云是点头最欢的人,不过因为今天是八月十五,一家团圆的日子,所以陆逍云还是跟着大伙回去了,打算明天一早再来县城照顾百合。

     至于家具铺里,最近活不忙,回去前陆逍云也跟赵掌柜请了几天的假,赵掌柜向来好说话,这一次给简又又的作坊打家具门窗也着实让他赚了一笔,更没有拒绝的理由。

     既然是大团圆的日子,简又又还是割了不少猪肉回去,准备做顿丰盛的晚饭,大家好好吃一顿。

     几人要回去,自然得等季老一块。

     在城门口等了许久,才见季老慢悠悠的晃过来,看见骡车上的几人,明显的一愣:“怪哉,今个怎么这么早?”以往大多时候都是他等他们的,再一看陆彩云,陆逍云跟张虎三人脸上的挂彩,更是呆住了,随即便怒吼了一声:“谁打的?告诉老子,老子帮你们打回去。”

     他虽然最喜欢简又又,不舍得她受丁点的委屈,可他到底是住在陆家,时间久了难免会生出感情,更别说陆彩云这丫头跟简又又亲如姐妹,性子虽然泼辣莽撞了些,但也很讨人喜欢,这下见一姑娘家被人打的鼻青脸肿,季老当下坐不住了,抡着拳头要给他们找回场子。

     容璟之幽幽的瞥了他一眼:“等你?黄花菜都凉了。”

     这话说的季老一咽,恨恨的瞪了容璟之一眼,不过也足以说明容璟之说这话,事情多半是解决了,而且那几个决讨不到好。

     笑话,有容相出手,天底下可还没有人能好过的。

     季老也不奇怪容璟之是怎么出手的,他可没忘了前不久,他手底下的木有可是亲自找上了陆家。

     哼哼了两声,季老从上骡车,陆彩云听着季才豪言壮语,当即感动连连,反过来安慰季老别生气,等下回再见了那三人,一定要替她出了这口恶气。

     季老自是连连答应,吵着说明天一定要进县城,去县衙好好瞧瞧这三人的模样,记住了以后见一回打一回。

     谁知道真等季老去县衙问时,被告知三人陌名其妙死在了牢里。

     这些都是后话。

     三人的脸上都受了伤,自然是瞒不过去的。

     陆逍云跟陆彩云一回到家,便被陆母缠着问东问西,几人没敢多说,把事情简单化了,不过倒是陆彩云重点提到了百合救她的事情,却没有提她清白差点被毁,毕竟这是不光彩的事情。

     陆母听了吓的出了一身的冷汗,问过两人伤的如何,又问简又又有没有受伤,更是不断的问百合情况如何,对百合更是千恩万谢。

     “以后还是别去县城了,太危险了。”陆母嘴里念了几遍的阿弥陀佛,说道。

     陆彩云暗暗翻了个白眼,瞥着嘴道:“娘,不去县城咋行,咱还要不要赚钱了。”

     “这……”陆母纠结着表情,心知陆彩云说的也对,就算不赚钱,这人哪有一辈子不进县城的。

     “娘,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这次是个意外,是被人给坑害了,没那么多意外的。”陆彩云说道。

     陆母轻瞪了陆彩云一眼,将她拉去屋里,准备检查她的伤口去了。

     村里有人见简又又回来,便上门来了,每个人的都是或多或少都拿了些东西,有鸡蛋,有蔬菜。

     “你给我们大伙发了月饼糕点,我们也没什么拿的出手的,就自家种的吃的跟一些鸡蛋,又又,你别嫌弃啊。”

     其中一位大娘对着简又又笑道,脸上有一丝的紧张,就怕简又又会拒绝。

     这是大家的一点心意,简又又也没料到这些人会给她送东西,心里颇感温暖,忙接了过来:“多谢各位大娘婶子,我高兴还来不急,哪会嫌弃。”

     这就是农村人最朴实的心,谁对他们好,他们便会回报。

     众人见简又又收下了他们的东西,脸上松了一口气,说了一会话,便都离去了,今天是团圆的日子,大家都忙着回去做晚饭,好一家团团圆圆。

     没过多久,王立雪抱着一个布包来了,院子里,众人正忙着干活洗菜,见到陆彩云脸上的青紫时惊了一下:“彩云,你这是咋了?”

     ------题外话------

     虽然没有万更,但祥很努力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