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208章 回京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大燕,京城

     做为大燕国帝都的京城,其繁华热闹不是一个小小的宏沛县或是苍城可以相比的,街道交纵复杂,光是主大街便有五条,各种商铺林立,只看铺面,便能想象里面的的东西有多珍贵多奢侈,而在这里,一块石头砸下来,都能砸中一大片的权贵之人。

     简又又坐在马车里,听着外面的喧闹声,心里好奇的不行,最后实在按耐不住掀起马车的帘子,偷偷往外瞧去,一边看,一边赞叹连连。

     江晴茵给俞柳君跟简又又两人倒了杯茶,看着简又又的举动,笑道:“小姐头一回来京城,怕是稀奇的不行呢。”

     “京城的繁华可是比我想象中的更了不得。”简又又头也不回的接道,她的生意要是能在京城站住脚,发展起来,那才叫赚嘛。

     俞柳君轻抿了一口茶,看向简又又的眼中满满都是疼爱跟宠溺:“来日方长,待安顿下来,娘陪你好好逛一逛这京城。”

     大燕对女子虽然苛刻,但也没有到不准出门的地步,到时候只要戴上面纱,便不是问题。更何况,她的女儿想要做的事情,俞柳君如今只恨不得一一满足她。

     “谢谢娘。”简又又听到这话,回头对俞柳君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俞柳君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轻嗔了她一眼:“跟娘客气什么,想做什么只管跟娘说就是了。”

     “好。”

     季家身为武将世家,虽然规矩不一定比文臣们来得严,但在这文武大臣聚集,皇亲国戚满地跑的京城,哪家没有一定的家规,简又又来之间便有了心理准备,在季家,怕是不能像在云岭村那里随心所欲。

     不过季老跟俞柳君的纵容跟疼爱,让简又又满满都是感动。

     随着马车的缓缓行走,隔着帘子,简又又也能听到外面百姓的交谈议论声。

     “瞧,那不是将军府的标志吗?怎么这样大的阵仗,这是做什么去了?”每个家族,特别是历史悠久的百年世家,都会有属于他们家的族徽。

     “这你就孤陋寡闻了吧,一个月前就听说季家找回了失踪十五年的嫡二小姐,这排场,肯定是迎接季家千金回京的。”

     “不是说死了吗?怎么就失踪了,谁这么好的命?”

     “失踪了十五年都能找回来,靠不靠谱?”

     “不要命了你,这话也能说,季家是什么人家,能不确认了领回来,你以为季家千金能是随随便便就能冒认了。”

     “也对,否则季家虽然瞒的好,但也不可能这么多年一个疑似季家小姐的人都没有传出来。”

     “咱们管季家千金是不是真的,只要季家承认了,那她就是季家的小姐,身份尊贵。”

     “也不知那季家小姐长什么样子。”

     “……”

     耳边的喧闹渐渐远离了,慢慢的,周围除了脚步声,都变的格外安静,简又又诧异的看了看俞柳君,再一次掀起帘子往外看去,这一回,看到的不是林立的街铺,而是一座座府邸。

     每一座府邸占地面积极大,虽说是相邻的,但每一家到每一家的距离,不是短短的几步路就能到的,粗粗估算了一下,最近的两家府邸,若是步行,怕也要二十分钟时间。

     看着简又又眼中的诧异,俞柳君含笑着解释:“这一块大多住着公侯世家,皇亲国戚。”

     简又又了然的点点头,难怪占地这么大,还不算普通官员跟富商们的,也亏得京城够大,否则文武百官哪里够住啊。

     公侯世家,皇亲国戚,这样的身份在京城的贵族圈子里都是属于人上人的。

     而这样的大家族,说少不少,但也不是多到一抓一大把。

     看着眼前的府邸把地不当回事的土豪样,简又又砸了砸嘴巴,这才叫真土豪啊。

     忽然,“丞相府”三个字映入简又又的眼中,让她的呼吸有片刻的停顿,门口两座石狮子威风凛凛的座落在两旁,几个下人们专注的扫着门前的落叶。

     这应该就是容璟之的家了吧。

     马车徐徐前进,丞相府也离简又又的视线越来越远,大越又走了半个时辰,马车终于停了下来,算算时间,这古代半个时辰,相当于一个小时,还仅仅是从丞相府到将军府的距离。

     压下心底的惊叹,简又又深吸了一口气,即便她真的是季家失踪十五年的小姐,只是即将踏入一个未知的世界,心底总是忐忑紧张的,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古代豪门大宅里的生活,可不是跟农村百姓一样过的。

     俞柳君紧紧握着简又又的手,对她露出温暖的笑容,也似一种无形的力量:“又又,别怕,有娘在。”

     “恩。”简又又重重的点头,随着俞柳君走下马车。

     季家门口,乌压压的站了无数的人,远远望去,从台阶下一直延伸到府里面,叫人看不到头,在简又又下马车的同时,整齐划一的声音充斥着她的耳膜。

     “奴才(奴婢)见过二小姐,欢迎二小姐回家。”

     恭敬的声音,低垂着的头,无一不显示着他们卑微的身份,衬托着简又又的高贵。

     看着这样的场景,简又又整个人呆住了,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扭头,她无措的看向俞柳君,俞柳君会意,面向众人时那张美丽绝伦的脸庞带着属于当家主母的威严:“都起来吧。”

     “是,夫人。”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名中年男子,虽然穿着家常的锦袍,却依然给人一种压抑的气息,身上随时都散发着那一种属于军人的杀伐气息。

     他向简又又走来,先给季老抱拳行了个礼:“爹。”

     季老红光满面的挥了挥手,他便转头看向俞柳君,声音转而变得温柔:“夫人,一路辛苦了。”

     俞柳君淡淡的看了眼季谦,不冷不热的点了点头,让季谦有瞬间的尴尬,随即目光落在了简又又的身上。

     “爹。”简又又犹福身行礼,唤道。

     季谦点了点头,眼底有愧疚一闪而过,他淡漠的声音道:“委屈你了,孩子。”

     “不委屈。”简又又也不因为季谦的语气而产生失落,不说男人本就不及女人感性,就说他们十五年未见,这头一次见面,就算知道是亲生父女,那萦绕在两人之间的陌生感也是挥之不去的。

     “姐姐。”

     突然,一抹娇俏动听的嗓音响起,简又又顺着声音望去,就见一名少女站在了季谦的身旁,她生的明眸皓齿,身上穿着金色绣紫色玉簪花的裙子,隐隐之中透着一种端庄大气,宛如花树堆雪,琼压海棠,完全称得上一个国色天香的人儿,连简又又身为女人,都有一瞬间的惊艳。

     在回京的路上,俞柳君把季家众人的身份,都介绍了一遍,即使记不住全部,但眼前的少女的身份可不难猜。

     放眼整个季府,除了双胞胎弟弟季云尘叫她一声姐姐,也唯有季云雪了。

     容姨娘唯一的女儿,在她回来之前,季家唯一的小姐,哪怕是庶出,也是被季谦万千宠爱的,或许是季云雪乖巧可人受人喜爱,也或许是季谦将对那个失踪女儿的疼爱,如数的放在了季云雪的身上,反正季云雪在季家,甚至是京城,大家都下意识的把她当成了季家的嫡出小姐,也因此,容姨娘算是母凭女贵,即便名份上压不过俞柳君,整个季家却也是她在当家作主,只不过谁也没想到正风光无限的容姨娘,说死,便死了。

     这其中的内幕,在季家下人中,除了季家的老人心里明白之外,其余人都不知道,正如容家的灭亡,是因为犯了罪,谁也不知道其真正覆灭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正是当年掳走简又又的真凶。

     算来也是季家的丑闻,这种事情自然不会宣扬的人尽皆知。

     简又又看着眼前美丽的少女,含笑点了点头。

     怎么看,都是这姑娘跟季家才是一家人哪,瞧瞧这一大家子的高颜值,她站在其中,简直就是一丑小鸭。

     虽然这大半年的喂养,简又又其实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也能算是清秀佳人了。

     季云雪之后又乖巧的对着其他人唤道:“爷爷,母亲,大哥,三哥。”

     俞柳君脸上明显带着厌恶的神色,换谁都无法对庶出的女儿生出好感,更别说还是害她母女失散十五年的凶手的女儿,俞柳君自觉没有把季云雪跟她娘同罪处理,已是宽大仁厚了。

     “姑娘家的,以后没什么事别出来了,好好呆在自个的房里。”

     清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与面对简又又时完全的天差地别,隐隐还能听到其中恨得咬牙的声音,可见俞柳君是有多恨季云雪。

     季云雪听到这话,脸色白了一白,低低的应道:“女儿知道了。”

     季谦脸上闪过一抹不忍,正欲替季云雪说什么,一旁的季云尘笑闹道:“姐姐好不容易回家了,咱们总不能一直站在外面说话吧?那多累啊,娘,你还不快带姐姐去看看她的院子,你可是准备了十五年呢。”

     爹跟娘之间的间隙,有当年爹将姐姐弄丢的原因,也有季云雪的原因,虽然容姨娘处置了,可季云雪却是无辜的,别说她不知当年的事情,更因她还是季家的女儿,身上流着季家的血,爹这些年来的疼爱也不是假的,若是因季云雪让他跟娘再起冲突,今天的喜事可就变坏事了。

     一听季云尘的话,俞柳君瞬间抛开了对季云雪的恼怒,忙欢喜的道:“对,对,又又,快跟娘进来。”

     说罢,拉着简又又便往里走去。

     站在门前的下人立即向两旁退去,让出了一条道来。

     “好了,都散了吧。”季老背着双手跟在简又又的身后走进府里,进门的时间对着下人吩咐着,下从们应了一声,井然有续的进府,各归各位。

     红漆大门,内里是里外三重,庭院深广。厅堂庭院之间往往布置有花卉怪石,水浮游鱼,从门口望去,室内的设陈更是精致。

     穿过前院,又经过无数的院落,一路上见到许多婢女,各各在见到他们到来时均敛气屏息,连头都不敢抬起来,花园里,种满了各种名贵花木。

     一座曲桥自人造的湖泊上穿过,简又又站在上面,就见湖中红锦彩石穿梭交织,叫人看得不由出了神。

     俞柳君每走一处,便跟简又又细细的介绍着。

     “又又,到了。”

     没多久,他们便在一座小院门前停下,抬头,只见小院上绢秀的“流盈阁”三个字在风中分外显目。

     俞柳君迫不急待的把简又又拉了进去,只见到院内栽种着满院子的海棠跟芙蓉,亭亭玉立,隐隐间,还有淡淡的桂花香飘来,轻风吹过,枝枝叶叶都随风摆动,使整个小院看起来生机勃勃。

     还没来得急看几眼小院,简又又就被俞柳君拉进了屋子,里面的陈设看起来都像是新的,似乎是刚换上的,玳瑁彩贝镶嵌的梳妆台,上面摆着一面菱花铜镜和大红漆雕梅花的首饰盒,一人高的牡丹花丝帛刺绣屏风隔断,明媚的阳光从菱形花窗洒下来,花梨大理石书桌上的素绢熠熠发光。

     “又又,可喜欢娘为你准备的房间?”俞柳君带简又又粗略的参观完之后,便满含期待的看着她,问。

     那一双动人的眸底深处,带着一丝紧张,以及对亲生女儿浓浓的爱意。

     简又又满心满肺都被一股温暖所包围着,重重的点了点头:“很喜欢,谢谢娘。”

     她是幸运的,代替了原身,享受到了这本不属于她的母爱,定会好好珍惜。

     俞柳君顿时像个孩子似的乐不可支:“你这孩子,跟娘这么客气做什么,你喜欢就好。”

     “娘,你太偏心了,何时这么尽心给我布置过房间啊。”门口处,季云尘像是没有骨头般懒懒的靠在门框上,英俊的脸上满是控诉。

     俞柳君听到这话,回头狠狠瞪了小儿子一眼:“这里是你姐姐的院子,你给我出去。”那一脸的嫌弃,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季云尘是捡回来的。

     季云尘顿时像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跳了起来:“娘,你这是歧视,严重的歧视,哪有你这样重女轻男的……嘤嘤嘤嘤,太过份了,我一定不是你亲生的。”

     看着季云尘耍宝似的神情,简又又忍不住笑了出来,大哥看上去冷酷严谨,倒是这个小弟是个活泼伶俐的性格,她可不只一次的从爷爷口中听到他混世魔王的名声,除了品性好一点之外,说他是个纨绔子弟也不为过。

     但是当纨绔子弟当成季云尘这这样的,恩,简又又觉得还挺可爱。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屋及乌?毕竟,他们两可是双胞胎姐弟。

     俞柳君对季云尘夸张的举止无耐的笑嗔了他一眼,道:“我巴不得你不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

     季云尘顿时一副大受打击的西子捧心状:“真正是有了闺女忘了儿,行行行,我不杵在这里碍着娘跟姐姐谈心了,太伤人心了,我要去疗伤。”

     看着季云尘离去的背影,俞柳君不断的摇头,一脸的无可耐何,然眼底的宠溺却也是那么的明显。

     怕简又又心里因为季云尘的话而多想,忙解释道:“又又,你别多心,尘儿从小便是这么个顽劣的性子,他的话你可千万别放在心里,其实他是很欢迎你这个姐姐回来的。”

     “娘,我知道。”简又又笑着说,浅浅的笑意,没有任何的尴尬或不满,让俞柳君顿时放下心来。

     这时,江晴茵走过来,对简又又说:“这些年夫人因为小姐伤心不已,大少爷性格沉闷,不善言辞,也多亏了小少爷时不时的过来逗夫人一乐,给夫人解闷,相处久了小姐便会发现,小少爷是个不拘小节的好人。”

     简又又对江晴茵微笑着点点头,季云尘这样,也算是彩衣娱亲了,变着法的让俞柳君开心。

     江晴茵接着又道:“夫人,伺候小姐的丫环奴婢都叫过来了。”说着,她转身,对着院子里的二十个丫环道:“来,都过来见过二小姐。”

     丫环们规矩的分站两旁,听到江晴茵的吩咐,纷纷跪地行礼:“奴婢见过二小姐。”

     这么一看,光是伺候的丫环便有十几个人之多,足足把简又又给吓了一跳:“我用不了这么多人伺候。”

     “不多,你是嫡出的小姐,按规矩不只这么多人伺候着,娘怕人太多你不适应,已经减了好些个人了。”

     简又又一个劲的摇头:“娘,还是太多了,挑几个稳重得体,干活麻利的留下就成,若是之后不够,我再来向娘讨要。”

     前呼后拥是威风,只是人一多,她着实有些吃不消。

     俞柳君看简又又坚持的模样,犹豫了一下便点头答应了:“若是这些人伺候不过来,记得一定要跟娘说啊。”

     江晴茵缓缓的从院子里恭敬的垂手而立的一帮丫环中走过,将看上去得体稳重的几个丫环挑了出来,忽然,一名丫环忽地跪了下来,对着俞柳君跟简又又磕了一个头,恳切的道:“夫人,小姐,奴婢会些拳脚功夫,求夫人让奴婢留在小姐身边伺候,奴婢定会尽心尽力伺候小姐,保护小姐周全。”

     她的突然出声,让刚走到她身旁的江晴茵吓了一跳,看着俞柳君等待她的决定。

     俞柳君看了那丫环一眼,若有所思的蹙了蹙眉:“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名唤如云。”丫环恭敬的回道。

     这丫环能不能伺候的好还另说,不过俞柳君倒对她会些拳脚功夫颇为心动,好不容易十五年后寻回了女儿,虽然恶人已经惩治了,不过所谓一招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俞柳君即使接简又又回了将军府,这心里也总是不安心,就怕简又又突然又出个什么好歹,安排侍卫又不妥,男女授受不亲,会坏了又又的名声,若是有个懂功夫的丫环伺候着,那倒是不错的,至少关键时刻,能保护又又的安危。

     于是,俞柳君侧身问简又又:“又又,你觉得呢?”

     “我没意见,那就让她留在我身边好了。”简又又对如云没有特别的感觉,只隐隐觉得这丫环,并不是个普通的丫环而已,不过她看这如云,并不像是邪恶之人,有个懂武功的丫环,总归是没有坏处的。

     俞柳君听到简又又这话,便点了点头,对如云说:“那就升你为一等丫环,留在小姐身边伺候,我可警告你,若小姐少个一根头发,我可唯你是问。”

     如云欣喜的重重点头:“是夫人,奴婢一定会拼死保护小姐的。”

     俞柳君在江晴茵选定之后,又挑了几个丫环,虽然一减再减,这一数,也有十人之多,除了如云,另有一名唤兰宣的一等丫环贴身伺候简又又,其余的皆为洒扫丫环,待日后简又又自行根据她们的表现再行分配。

     “连日赶路,怕是累坏了,你好好休息,一会娘来叫你吃晚饭。”将丫环安排好,俞柳君对简又又说道,眉眼间的笑意,怎么也掩饰不掉,如果不是怕女儿累坏了,恨不得让简又又一直陪着自己。

     “恩。”简又又点头道。

     俞柳君对着丫环又仔细的叮嘱了一番,这才带着江晴茵离开了流盈阁。

     流盈阁是一个独立的院子,有单独的下人房间,兰宣带着留下来的丫环下去安顿,如云跟着简又又进了屋子,问:“小姐,奴婢打水来给你梳洗一下,您休息会。”

     “好。”简又又点了点头,应道。

     如云退下去后,她便在屋里收拾自己的包袱,她带来的东西不多,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之外,便是她这半年来赚的银票了,也是她如今的全部家当,细细的数了一遍之后,她捧着银票放在胸口,顿感踏实了,好半晌才将银票锁进匣子里,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

     “小姐,让奴婢来收拾吧。”如云打了热水进来,见简又又忙碌着,忙道。

     简又又一边收拾,一边头也不抬的说:“不用,也就几件衣服而已,我自己来就行。”

     不说在现代的时候都是亲力亲为,就是穿越来了古代,也是生活在乡下,一开始吃都吃不饱,更别说找人伺候自己了,一下子身份来了这么大的转变,吃喝都有人伺候,这般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还真叫简又又不太适应。

     见简又又这么说,如云也不再坚持,只双手交叠放置胸前,静静的打量着这个失踪了十五年突然被寻回的将军府嫡出小姐,亦是让她那冷酷淡漠,对女人都残忍的爷心心念念的女子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

     对相爷而言,这世上唯一能让他当做女人的人,唯有他的妹妹,容家小姐,就连自己在爷的眼里,都不能算个女人,可是这么一个从小长在乡下的姑娘,却让高高在上的爷的变了。

     “如云,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收拾完的简又又一回头,就见如云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看,那目光不觉得让人讨厌,可被人这么看着,而且还是个女人,怎么都觉得有点诡异啊。

     如云恍然回神,暗暗吐了吐舌头:“小姐的脸上没有脏东西,是奴婢失神了,请小姐恕罪。”

     简又又耸了耸肩,笑道:“别紧张,说白了我就是一乡下女子,没那么多规矩讲究。”别说如云对她好奇,怕是整个将军府甚至整个京城,都在对她议论纷纷呢吧,一个乡下的村姑,摇身一变成了千金小姐,真正的麻雀变凤凰,能不让人说道嘛。

     “小姐是尊贵的将门千金,却难得这般平易近人,能伺候小姐是奴婢的福气。”

     简又又抿唇一笑:“我这里不需要伺候了,你下去忙自己的事吧。”

     “小姐有事就叫奴婢,奴婢先退下了。”如云福了福身,退了出去。

     天气渐渐转凉,风中带着一股属于秋的萧瑟,然这流盈阁内却是生机盎然,入目所极之处,皆是奇花异卉,好似隔成了另一个世界,如云抬头看了看天,默默的在心里数着日子,这季家小姐回府了,爷怕是也快要回到京城了吧。

     ------题外话------

     亲们,我回来了,你们还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