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惊惧玩笑 > 第三百七十四章 灵魂
最快更新惊惧玩笑 !
    到底……发生了什么?
     余笙和许知非神情各异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风袖雪和顾平生怎么了?他们隐藏了身份吗?
     风袖雪的身份有可疑之处这一点,许知非丝毫不意外,但顾平生也有问题,倒真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而对余笙而言,这是证明自己清白的一个好机会。
     顾平生和风袖雪才是暗渊的人吗?
     她警惕地看着对方。
     风袖雪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哪怕郁文轩此刻是逼问的态度,也没有让她心慌意乱。
     倒是去上厕所的宋缺,步履匆匆地赶了回来。
     “顾平生意识到不对劲,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
     宋缺面色有些难看。
     “没事,”郁文轩倒是不太在意,继续盯着风袖雪,“他不打自招了,你呢?”
     风袖雪看着他们。
     四人也看着她。
     她忽然笑了,这张美丽的脸绽放出的笑容格外动人,“可以,我能够告诉你们,关于我的一切。”
     ……
     2029。
     总有一些人,会以各种你情愿或者不情愿的方式,留在记忆里。
     白研良坐在秋千上,看着暮色降临的业城,渐渐失了神。
     他忽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变得不像从前的自己。
     以往孑然一身的孤独感,竟会比失去一些人要容易承受得多。
     一路走来,有多少人走着走着,就没了踪影?
     现在如此,以后呢?
     白研良仰起头,看向夜空。
     也许……这才是正常人的人生。
     总会有一个美丽的笑容曾出现在生命里,最后却如云雾般消散。
     情绪真是一味毒药。
     至少,之前的他不会有这种莫名而来的悲伤。
     周天告诉了他很多“秘密”。
     虽然周天肯定会有所隐瞒,或者欺骗。
     但无论是哪一种,白研良都能感觉到,雾集的终结并不是这个诅咒的结束,而是另一场游戏的开端。
     每当想到这里,白研良就会冒出很多让自己都觉得陌生的念头。
     难道……那些念头就是悲伤情绪带来的衍生物吗?
     他不确定,但他知道……他已经不能让身边的人,像祁念一样,埋葬在过去的时光里。
     人的一生中,会遇到太多太多的人,相遇的人来不及相识,相识的人来不及相知,相知的人来不及实现他在你生命中的意义,就被时光冲散到了天涯海角。
     但至少,还能活着。
     活着。
     一件简单又困难的事。
     一开始,大家的目的,仅仅是逃离这场诅咒。
     但随着时间的一步步后移,白研良发现事情远不是这么简单。
     有的人明明已经脱离了诅咒,却仍想回到雾集。
     目的?抱负?理想?野心?
     大同小异的词汇,很难形容出白研良内心的那份感受。
     庞大的诡异世界已经露出了它的冰山一角,隙间,须间,八枚狱主之匙,不知几枚的从门之匙。
     有多少人在暗处蠢蠢欲动?
     他们在等什么?
     这些灵异事件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真相?
     坦白说,此前的白研良并不是太过在意,影子也好,血亲也罢,白研良一直以来的目的,真的只是为了查清白研人死亡的秘密。
     他的生活,围绕白研人之死而展开。
     恍然间,白研良发现之前的自己对这个世界,竟是没有半分兴趣。
     这绝不是一个人应该有的状态。
     然而,到了今天,他忽然发现自己有些怕死了。
     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一些人。
     白研良低下头,怔怔地看着手机。
     周天说,这个世界只是时间的缝隙,相当于因为一场大雨而从主河道延伸出的支流,雨一旦停下,支流很快就会干涸。
     但他不这么认为。
     毫无疑问,这就是未来。
     一种……非常有可能性的未来。
     他遇到了杨一一,她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成为了一名警察。
     他打通了许知非的电话,却没了其他人的消息。
     和许知非的梦一样,最后活下来的只有她和他。
     但从杨一一的口中,白研良知道在这个世界过去的时间中,自己失踪了。
     而这,让白研良产生了两个猜测。
     一,这就是真实的未来世界,十年前,他进入了十八中,被扭曲的时空送到了十年后,所以……这个时空中的他一直处于失踪状态。但如果是这样,也就说明周天想把他送回现实世界的举动注定会失败。
     而第二个猜测……
     白研良闭上了眼睛,夜风轻轻地吹过了他的脸。
     他已经……不想让自己在意的任何人死亡了。
     这个2029年的世界,和白研良此刻的打算不谋而合,如果他能够成功地回到现实时间,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一定会失踪。
     “你,吃。”
     薰的声音在秋千后响起。
     他回过头,看到的是一双毫无波澜的眼睛。
     薰的手上拿着一个午餐肉罐头,看来,她专门去查过了食物的意义。
     “谢谢,”白研良接过罐头,指着身边的另一个秋千,“坐。”
     薰的目光落到另一个秋千上,学着白研良的样子,坐了上去。
     “你在这里多久了?”白研良问到。
     薰认真地想了想。
     “一直。”
     “你喜欢这里吗?”
     “喜欢?”
     薰疑惑地看着白研良。
     “就是……想一直呆在这里。”
     “不喜欢。”薰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让他送你去现实世界?”白研良看着薰,从周天的口中,他得知薰是一个已死之人的克隆体。
     “不行,”薰摇了摇头,看着白研良,“死。”
     她的声音里没有什么恐惧情绪,但死字出口时,眸子却颤了颤。
     “你害怕死亡?”白研良看着薰。
     “怕。”薰直视着白研良。
     她真的……是克隆人吗?
     白研良看着薰的眼睛,她的灵魂……到底是谁?
     周天说薰还爱着他。
     如果她拥有“薰”的灵魂,她确实仍会爱着他。
     但……这个不喜欢鬼首山的女孩,真的是薰吗?
     “想离开这里吗?”
     白研良看着薰。
     “想……”
     薰刚准备点头,忽然脑袋一僵,缓缓挺直了脖子。
     “白先生,可以下来了。”
     薰还是薰的声音,但却是周天的口吻。
     白研良起身,走向了地洞口。
     在临下地洞那一刻,他回头看了一眼薰。
     她还坐在秋千上,晚风吹得她的发丝很乱,她怔怔地看着夜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白研良转过头,进入了地洞。
     但薰秋千上孤寂的背影却怎么也抹不去。
     是周天给了她生命,但也囚禁了一个陌生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