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一代天师 > 第684章 倒计时
最快更新一代天师 !

    第684章 倒计时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故留一。

     这也就是所谓的天无绝人之路,一线生机。可这生机又岂是那么容易得的?

     叶秋醒了,他的眼睛睁开了,眨巴眨巴着。斗也醒了,打开眼帘,第一个看见的人是他。他们的手此刻还紧紧的握在一起,斗想抽出来,可叶秋却紧紧的握着,斗的脸红的越发的厉害了。

     刚才,她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她穿上了一袭洁白的婚纱,躺在一张柔软到不行的大床上,四周铺满了美丽的鲜花。她转头,和她并肩是那个男子,他也在看着她。

     远处,近处,到处都是喜庆的红色。红色的窗花,红色的蜡烛,红色的床。男子将她轻轻揽入怀中,她娇羞着像个邻家女孩,将自己的小脸依偎在他那宽厚的胸膛。

     男子开始轻吻自己的眼睛,鼻子,然后是嘴唇……

     这个梦,同样也在叶秋昏睡的时候发生了。在那个分不清真假的梦境里,他们完成了最神圣的仪式,就像这身后的两棵大树一样,永远的交织在了一起。

     “醒了,可算是醒了!”胖子高兴道:“斗丫头,这回可是我兄弟拿了自己的性命才救的你,我看你啊,这下半辈子就以身相许了吧!”

     “还用你说!”超子指着那双再也不肯分开的手道:“要我看,这两人怕是从现在起就再也分不开了!这要说起来,你们还真得感谢这两棵怪树,它们就是你们的月老。

     我看要不这样吧,你俩反正都是孤儿。干脆一会儿等查爷下来了,就让他做个仪式,你俩以这树为证,结为夫妇,岂不美哉?”

     这两人的一唱一和,惹的那斗是越发的难为情了,可偏偏叶秋就是不肯松手。所有人都在为这对年轻人的重生感到高兴,唯独那楼言的脸上挂着一丝担忧。

     胖子见他没个好脸色,故意道:“楼大爷,回头我得代我兄弟跟你讨个人情。打今天起,这丫头可就是我们家的人了,和你罗门再无半点瓜葛。”

     楼言看着那两棵巨树道:“我倒也愿意成全他们,只怕……”

     “只怕什么?”

     “没什么,”楼言欲言又止道:“看造化吧!”

     花还在继续绽放着,转瞬间,那朵白花已经盛放到了极致。忽然间,花瓣开始像着四周瘫软,一个红色的小点缓缓在花朵中间升起。伴随着花瓣逐渐凋零,小点也慢慢开始长大,很快它就独自占领了枝头,一枚幼果已经诞生了!

     “太神奇了!”风起云完全忘记了先前的尴尬,期待道:“这个就是不死树的果实嘛?”

     果实开始慢慢成长,按照这个速度,不会超过一刻钟的功夫,这果实必定就会成熟。

     很快,它就长成了一个乒乓球的大小,果皮翠绿,唯有顶端是一抹朱红。到这会儿,果实已经不再继续长大,而那顶端的红色却在向着下方一点一点慢慢扩散着。想着,待这红色铺满整个果皮,也就是它成熟之时,而这一幕即将到来!

     查文斌瞪大着眼睛等待着,生怕就错过了那个瞬间。他的手此时距离果实不过了了几寸,只要稍微够上那么一把,一切就都将完美结束。

     三分之一,一半,四分之三,红色还在继续蔓延,果实也变的越发的圆润饱满了。他和风起云甚至已经开始在心中默念倒数,十九八七……

     “红了,红了……马上就要红了……”风起云拽着他的手激动道。

     查文斌同样也按耐不住心中的那份激动,他把手颤抖着递向了果实的上方,做好了摘取的姿势,直待那果蒂最后一点点绿色圆满。

     倒数到“三”的时候,红色忽然停止了!查文斌那已经准备落下去的手指,又在半空收住了。等了片刻,那点残绿依旧还在,眼见这事情并不是像他们想象的那般发展,风起云连忙安慰道:“不要急,再等等,应该马上就要熟了!”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足足五分钟过后,红色已经没能占领那最后的一点绿。

     这四周的时间也就像跟着停止了一般,就差那么一点点,整个果实唯独就还剩下果蒂那一丢丢的小绿……

     查文斌已经保持着那个姿势很久了。

     从一开始的激动,兴奋到后面的急切,转而又变成了现在的焦躁和不安。他的情绪变化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瞬间从天堂到了地狱。

     风起云见这果子真的已经不再变化,猜测道:“兴许,这果子已经熟了?”

     “没有,”查文斌道:“你没发现吗?刚才空气中明明有一阵果香的,现在就连这香气都消失了。”

     “那再等等吧,好事多磨嘛!”风起云嘴上这么说,可内心中也同样是担忧,因为从这果皮的颜色看,那抹红色也正在慢慢变淡。就好像是一支飞向靶点的弓箭,明明就要击中红心的那一刻,箭头却忽然失去了继续前进的动力。

     同样发现这变故的还有树下的楼言,只见那原本光滑无比的树干上开始出现了一道道的褶皱,而那些盘结在水中的树根,尤其是那些细小的根已经开始打卷起来。

     他的瞳孔开始剧烈的收缩,然后给出了一个惊人的判断:“不好,这两棵树要死了!”

     “死?”胖子回身看着那两棵大树,不解道:“它不是叫不死树嘛?怎么可能会死呢!”

     “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永存的,万物皆是如此!”他走到那树前,随手揪着一块褶皱扯了下来,用力一掰,顿时便成了粉末状。他又走到湖边,折了一根打卷的细根,那根被从水中取出来后,已经干瘪的像根稻草了。

     拿着那干瘪的树根,楼言道:“这阴阳双树,本就已是在暮年。原本它们三年一开花,一结果。如今,却在短短数小时内,两次开花,两次结果,已是透支了这树最后的生命,我现在担忧的是,这树能不能撑到果熟的时刻。”

     “肯定能熟啊!”胖子道:“这么大的树,就算要死,那也起码还能折腾个几年吧?”

     “未必!”楼言在树下来回走动道:“按照时间推算,果子此刻应该已经熟了。一旦情果成熟,四溢的香气便会到达顶峰,可现在你们闻到了嘛?”

     “咔、咔、咔……”转身,只见那两棵大树的树干竟然开始自己剥落,露出里面的表皮竟是如同朽木一般,头顶此时也不断开始有一些干枯的树枝开始坠落,恐怕就连它的毁灭已经是在片刻之间了!

     “怎么会这样,查爷他们还在树上呢!”胖子急得跺脚只喊道:“查爷,查爷,赶紧下来,这树要倒了!楼大爷,你赶紧想想办法啊!”

     “办法!”楼言的脑海里飞速的旋转着,忽然,他把目光投向了正被叶秋搀扶着爬起来的斗丫头道:“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