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变成幽灵了如何是好 > 227. 不可以
最快更新变成幽灵了如何是好 !
    将缠在自己身上的叉依姬推下,夏彦对琉璃说:“放心,你妈我怎么可能不给一个面子。”
     “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叉依姬想要揭穿夏彦的谎言。
     夏彦捂住她的嘴,把她交给了依子。
     和琉璃商议完毕,他同叉依姬一起,来到了丹羽凉子的病房。
     丹羽凉子现在也是香火制造姬,只要她不作死,夏彦不会丢下她不管。
     多了一只香火制造姬,能获得香火和光点也会变多,他能快点儿把琉璃还有惠子变成可以碰的神子。
     “你现在已经没有神水了,还怎么救我家凉子。”叉依姬抱着自己,小声哔哔。
     “谁说我没有了?”夏彦从灵触里取出光点。
     叉依姬看向夏彦的目光,立即变了样。
     都给那个少女吃了那么多,居然还有,这不是土豪,是神豪!
     凉子有救了!
     她移动桌上的硬币,和丹羽凉子交流。
     夏彦飘在一边,思考怎么和丹羽凉子说,让她对自己家小琉璃好点。
     他还没想好,丹羽凉子先开了口。
     “你想让那孩子做你发泄的工具?”在叉依姬的指引下,丹羽凉子看着夏彦的方向。
     “???”
     『我们是纯洁的关系!』夏彦移动硬币说。
     “那为什么选那个孩子,青涩的果子,哪有成熟的果子好吃?”丹羽凉子坐在床边,将手搭在自己的腿上,她白皙的手,和黑色的丝袜衬托,形成了强烈的视觉效果。
     你居然是这种女人!
     夏彦的兴致顿无,他不喜欢这种刚见面就热情的。
     老女人,谁给你的勇气?
     他单刀直入,用念力将女人压在了柜子旁。
     『我救你的命,你对我家琉璃客气点,这是交易,懂?』
     说完,他放开丹羽凉子,离开了病房。
     丹羽凉子还趴在柜子上,叉依姬担心的飘过去,用念力戳了戳她的身子。
     “我没事。”
     丹羽凉子站起身,嘟囔了一句:“凭什么她运气那么好。”
     ……
     夏彦回到酒店,发现琉璃的手,又伸到了尾川美鱼的衣服里。
     琉璃给美鱼抓着痒,问:“是不是过敏了?”
     尾川美鱼苦着脸说:“我从没有过敏过啊。”
     “去看看医生?”琉璃提议。
     “就是痒,没红没起疹子。”尾川美鱼不想去医院。
     夏彦飘在一边,没红没起疹子还一个劲的痒,你是在馋我家琉璃的手吧!
     想到这里,夏彦用了一缕香火,摸着琉璃的小手,的确好摸。
     有了光点,香火就没了什么必要,可以任意使用。
     对了,他有了丹羽凉子,又可以凑齐新的香火,解锁新的能力。
     忘了问叉依姬知不知道下一个能力是什么,刚刚威胁了丹羽凉子,现在再去不好,等过两天吧。
     琉璃这边没了事情,夏彦一拉惠子的愿绳,去了她那里。
     “彦君。”白鸟惠子正在打扫旧神社,她高兴的和夏彦挥挥手。
     红白色朴素的巫女服,穿在她的身上,前面鼓鼓的,格外诱人。
     夏彦在一瞬间迟疑,是先将琉璃神化好,还是先将惠子神化好,她实在是太大了。
     片刻,他将换人的念头从脑海中驱赶。
     先神化琉璃,可以说是按顺序来,琉璃是第一个香火制造姬,不会让惠子的心中产生芥蒂,但如果先神化惠子,就没有了合适的理由,琉璃可能会感觉委屈。
     为了两人的和谐,只有牺牲自己了。
     夏彦叹了口气,深感自己不容易。
     他伸出念力,在惠子的身上书写,将喝足够的光点,就可以碰到他的事情,告诉了白鸟惠子。
     “死亡之后变成神明!”白鸟惠子吓了一跳。
     她仔细想了想,又问:“可死亡之后变成神明的话,模样呢?会变成老奶奶吗?”
     她问到了问题的关键,不愧是太太的层次的女性,对年龄十分敏感。
     夏彦将叉依姬的话,告诉了她。
     “提前死去吗?”惠子低头沉思。
     夏彦之前只顾着高兴找到接触方法,没有注意到这个事情,惠子不同于琉璃,琉璃还是花骨朵,而惠子已经是完全绽放的年纪,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惠子察觉到了夏彦的表情变化,她抬头微笑:“没事啊,只是变成彦君这样,你不是还能到处玩吗?”
     夏彦没有回答,他缩小身体,坐在了惠子的肩膀上。
     这不是为了从衣领偷看,只是坐在这里比较方便,如果坐在头上的话,惠子就看不见他。
     惠子继续扫地,夏彦低头思考。
     如果是孤身一人,那么做人和做幽灵没有什么区别,但不管是惠子,还是琉璃,都不是孤身一人。
     惠子还有爱酱,还有养父养母,琉璃还有奶奶,还有闺蜜美鱼,虽然她们也可以和自己一样,以幽灵的身份继续和家人朋友往来,但果然还是会有些寂寞吧。
     比起让惠子和琉璃变成幽灵,还是让自己变回人类更合适。
     问题是没有这种方法。
     神社参拜的人多了许多,但参拜者都很自觉,地上十分干净。
     惠子很快扫完,换下巫女服,回到了家里。
     白鸟老太立在院子里,面色担忧:“我感觉还是不太妥当,你说你现在当了神子,那你结婚怎么办!”
     惠子没有回答,她走进厨房,削着苹果。
     白鸟老太跟着到达厨房,靠在墙壁上,看着惠子:“要不你和叉依姬大人说说,看能不能给你通融通融?”
     不通融!夏彦敌视的看着白鸟老太。
     “你之前那个高中生,就可以啊。”白鸟老太又说。
     夏彦眼中的敌视立即消失,变成了和蔼。
     老太太你眼光真好。
     “我会看着办的。”惠子削了三个苹果,递了一个给白鸟老太。
     “你这孩子,还知道给我削了?”白鸟老太惊奇的接过。
     惠子走出厨房,回到卧室,爱酱正用手机看恐怖片。
     屏幕上恶鬼用电锯锯着人脑袋,女孩看得入神,张开了嘴。
     一个粗粗的东西,趁机堵进了女孩的嘴。
     那是苹果。
     女孩牙齿一咬,咔咔咔的吃着。
     惠子坐在一边,看着女儿。
     夏彦知道,惠子是在想刚刚自己说的事情,她给白鸟老太削苹果,给爱酱喂苹果,都是因为心中不舍。
     抓了抓脑袋,夏彦见丹羽凉子的深紫色愿绳还在,伸手一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