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九百十四章 举一反三
最快更新渡劫之王 !

    教书匠学习的很快。

     他依旧不觉得自己懂修行和战斗,但他懂得举一反三。

     看着这只怪兽瞬间变成这样的怪物,他直接就瞬间凝字,在身前写出两道真符。

     “九死无生”“形神俱灭”!

     既然连病入膏肓和肠穿肚烂这样的真言都能直接化为大道伟力直接作用于对方,那还有什么比死字更为直接?

     两道真符在天地间化为虚无,与此同时,两股令人心悸的力量直接出现在那头已经转化成赤裸无头女尸的妖兽体内。

     不是生成,而是直接出现。

     这种直接出现的感觉就连叶玖月等人都感知得十分清楚。

     就像是死亡这种东西原本就存在于生命之中,只是教书匠这个时候直接将它召唤出来而已。

     怪物身上的肌肤瞬间变得灰败,它身上的血肉原本就像是刚刚被扒皮的青蛙,然而在这一刹那,它身上的血肉就像是死了数十个时辰之后的尸体上的血肉,甚至布满了触目惊心的尸斑。

     有一种怪异的力量还在它的肉身之中不断的回荡,就像是尖刀在切削烧过的木炭。

     然而让叶玖月等人无法想象的是,它胸口那只巨大的昏黄眼球却是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这只眼球的色泽依旧没有任何的改变,而且在它的身体似乎要彻底瓦解的这个时候,它的眼球内里却是流过无数的光线。

     那些光线由无数细小的符文组成,其中甚至有方才教书匠写出的那两道真符。

     这支眼球的眼瞳死死的盯住教书匠,它似乎要彻底将教书匠看穿,又似乎在不断的计算。

     它的身躯给人的感觉明明就像是烧透了的木炭一样就要彻底散开,然而在下一刹那,它的血肉内里开始流动无数细小的符纹,一道道细小的符纹就像是诡异的刺青一样从它的血肉之中透出,不断的密布堆叠在它的身体表面。

     那种死亡的气息流淌在那些符纹里,但它的身躯却是恢复了生气。

     叶玖月等人下意识的转头,她们无助的看着身侧的吕神靓。

     她们真的毫无斗志。

     这种东西的诡异程度已经完全超出了她们的认知和想象。

     “也对。”

     然而此时吕神靓却只是终于确定了一般,一副并不怎么在意的样子,她点了点头,道:“如果那么容易被杀死,观众一定不会满意。”

     就连教书匠都陷入了无言的震惊里,他的手指都僵硬起来。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说观众一定不会满意是什么意思?

     吕神靓却似乎反而对自己的这些话很满意,她有些得意的看着那头怪兽,接着沉吟道:“这种星空斗兽场之中的顶级怪兽本来也是创世者的实现对象,他们本身就要在它们的身上测试各种尖端科技,通过它们之间的战斗再来创造出拥有更强大力量的怪兽和天魔替身。”

     叶玖月等人对于王离的这位师姐当然是满怀尊敬,但听着这些她们完全听不懂的话语,她们此时的心都凉了半截,她们只觉得吕神靓到了这种时候还是在犯病。

     “吕师姐,现在说这些没有意义,关键我们如何才有可能对付得了它?”叶菀实在忍不住了,急声说道。

     她急,吕神靓却一点都不急。

     她反而还看了一眼身侧的教书匠,道:“你的这种言出法随的真言诀法的法则力量不到帝阶,在修真界是准帝级的元气法则力量,只是和玩家的准帝不同,你的施法就是直接调用系统规则,如同天罚,不需要消耗真元,和玩家准帝相比,少却了先花时间和金钱在体内积蓄真元这一环。你们这些固定NPC相当于也是系统的一部分,对于建造这个修真界的公司或是家族而言也是宝贵的固定资产,你们本身应该耗资巨大,坏了之后估计也不好修。按照你们这样的遭受致命威胁下的隐藏无敌机制来看,那当时建造修真界时,这些修真界的力量天花板就应该是准帝了,所以出现超过准帝的真正大帝的话,那这大帝本身就像是修真界的BUG了。”

     叶玖月等人原本心都凉了半截,但此时听到吕神靓说了这些更不着边际的话,她们浑身都凉透了。

     叶霁直接就取出了一片记事符,将想对王离说的话语直接贯入在了里面,然后递给吕神靓,“吕师姐,我求求你,你快走吧,将这片记事符交给王离师兄。”

     吕神靓当然明白叶霁的意思。

     这是觉得她神智有问题,连带口信都不放心了,她随意的接过了这片记事符,却也不理会,只是看着教书匠道:“只是既然修真界的系统本身就有些问题,出得了大帝这样的存在,那你说不定也有突破界限的可能?”

     叶玖月等人快哭了。

     她们其余的话没有听懂,但好歹吕神靓的这个意思她们听懂了。

     这意思是她觉得教书匠的这种真言道符有着准帝的实力,但要想对付这妖兽,除非是直接突破成真正的大帝?

     教书匠瞬间也是浑身冒汗,他极为无助的看着吕神靓,道:“我不懂得修行,不知道如何突破界限。”

     唰!

     天空之中出现一声异鸣。

     那具无头女尸身周飚起两道气浪,她似乎已经彻底摆脱了教书匠的那两种真言的力量,此时开始再次横渡虚空。

     “那也无所谓。”

     吕神靓看着教书匠,道:“这种东西和天魔应该是同等的存在,按照修真界的认知,即便彻底成长的天魔被认为和大帝同等,但历史上单独的天魔能够斩杀大帝的可能性为零,但大帝却能够单独斩杀天魔,所以这种妖兽不管如何应该和真正的大帝还存在一丝的差距。”

     这下连教书匠都觉得她脑子有问题了,“这位…这位仙师,现在生死一线,似乎不是探讨它的品级问题的时候。”

     “婴儿肯定打不过大人,但是半大小伙子至少能够和成年人纠缠,更何况对方就像是天外来物,是在你的地盘和你战斗。在你的隐藏无敌机制激发的情况下,这整个天地都像是你的道域。”吕神靓看了他一眼,却依旧慢条斯理的模样,“你即便一时杀不了他,也应该能够弄得它焦头烂额。”

     教书匠依旧没有觉得自己懂了,但偏偏这几句话听完,他的脑海之中闪过一道

     亮光,他下意识的便伸手,瞬间凝出四字:“千刀万剐”。

     嗤!

     无数道神光骤然浮现在虚空之中。

     密密麻麻的神光瞬间如同无数刀刃组成的大阵将那怪兽团团包裹。

     噗噗噗….

     一道道神光不断切割在那怪兽身上,虽然那怪兽身上只是出现道道刀痕,甚至没有一片血肉掉落,但至少它的前进之势顿时变缓。

     教书匠的眼睛瞪大了,他发现自己真的太过愚钝,醒悟的太迟了。

     即便他的力量真的无法杀死这头妖兽,但是这种写字,他真的不费力。

     既然不费力,他可以写无数字。

     “毒发身亡”“恶鬼缠身”“神魂颠倒”“头重脚轻”“肝肠寸断”“业火焚身”……

     他的手指不断的在虚空之中划动,一排排的真符不断的在他前方的虚空之中出现,但随即他的手指都停止了动作,他发现只要自己想要写什么真符,他身前就自然气机涌动,凝出什么真符。

     也直到此时,他才醒觉自己好像又被吕神靓点通了一个灵窍一般,此时他举一反三,各种不同的外力内力的真符交错凝成,各种各样不同性质的大道伟力连续不断的镇压在那头妖兽的身上。

     诸多紊乱的元气法则不断在那头妖兽的身外和体内爆发,它就像是彻底陷入泥沼的巨兽一样无法挣脱,它胸口那只昏黄色的眼瞳之中始终有密密麻麻的符纹在不断流转,诸多对它不利的法则似乎最终都被它祛除出体内,变成真实的符纹篆刻在它的体表。

     但即便如此,不断叠加的符纹也使得它的身外就像是形成了一条条的锁链。

     越来越多的锁链捆缚在它的身上,让它眼瞳之中密密麻麻的符纹流动都开始变得缓慢起来。

     “这……?”

     叶玖月等人一开始看得目瞪口呆,但等她们回过神来时,她们也瞬间绞尽脑汁的想到底用什么真言给这头怪兽施压。

     “走火入魔”“遍体恶疮”“血流成河”“焦头烂额”“年逾古稀”“筋疲力尽”……

     她们想到什么可能有用的字句就忍不住直接叫出声来,而这教书匠也不假思索,听到什么也都直接凝出道符。

     “十年便秘”!

     也就在此时,一声脆生生的声音却是让教书匠在凝出这道真符的时候也是不由得一愣。

     叶菀和叶霁也是下意识的转头望向叶玖月。

     叶玖月自己也是愣了,旋即她羞得说不出话来,恨不得有条地缝让自己钻进去。

     但让她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条真言却似乎很有用的样子,那被诸多副作用缠身的妖兽此时身体猛然一僵,一副极为难受的样子。

     吕神靓倒是也有些惊了。

     很明显这无头女体般的妖兽受这条真言的伤害似乎比别的真言要大。

     “生不如死”!

     所幸此时叶菀又喊出了一句,稍微化解叶玖月的尴尬。

     吕神靓此时想了想,转头看向教书匠,认真问道:“你真的无法凝出雷电等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