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 第五十五章 天下归一【求订阅*求月票】
最快更新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

    李牧和青峰子对视一眼,李牧若有所思地看着手中的传国玉玺,还是小心地将它带在身上,真要再弄丢了,就是真的大事了。

     “长兄怎么会咸阳了?”秦王宫中,嬴政看着无尘子和晓梦有些惊讶。

     “天下交给大王了。”无尘子看着已经凝聚了帝王气势的嬴政,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长兄要回太乙山了?”嬴政看着无尘子,沉默了许久才再次开口。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无尘子时是在太乙山上,无尘子告诉他,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之后带他离开咸阳体验真正的百姓的生活,让他明白了他的责任。

     这些年,无尘子带给秦国的,带给他的太多太多,但是秦国能给无尘子的只是一个国师的身份,天下和秦国欠道家的太多太多了。

     “道家再次封山?”

     就在无尘子和晓梦回到咸阳后不久,天下都收到了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

     “谁信谁傻。”作为道家一直追杀的目标的方技家主摇了摇头,道家多少年前就说封山了,结果呢?

     无尘子和晓梦一直在天下浪,道家一个个长老和精英弟子活跃在七国执行着第五天人道令,几乎秦国一统天下覆灭各国都有道家的身影。

     因此这一次道家再次传出封山,天下百家都没人相信,只是再想着道家又在酝酿着什么大动作。

     “道家封山?”齐国,伏念皱了皱眉,他才刚刚回到齐国,以儒家掌门令开始筛选登天之战的百家精锐,本想着让道家来主持最后的决定,结果无尘子和晓梦却是发布了封山令。

     “这是真的假的?”闲峪看着伏念,他也是负责联系各家掌事的,因此也是再次跟伏念混到了一起。

     “应该是真的。”伏念想了想说道。

     “道家到底在做什么?”隐修无奈,道家最气人的就是这一点,做什么事都是做一半,然后不管了。

     现在就是这样,帮助秦国一统天下,结果现在就剩下齐国、燕国和百越,结果呢,道家封山了,不管了。

     燕国,冢宰府,清乌子看着手中的道家天人道令,这是第六道天人道令了吧,有史以来的第六道道令。

     “动手吧!师尊只给我三个月时间。”清乌子看着门客们说道。

     “乌先生可以告诉寡人,你到底是什么人了吗?”燕王僖看着一身黑色甲胄来上朝的青乌子,先是一怔,最终明白过来,这个人从来跟他都不是一条心的,而是一个隐藏极深的间者。

     “道家掌门候选,清乌子;秦国铁鹰锐士百夫长;罗网魑字一等、影密卫副统领,秦军武遂统领见过大王。”清乌子看着燕王僖,在看向燕国百官,目光坚定的说道。

     “哗~”燕国朝野震动,谁也想不到作为燕国财政大臣的冢宰大人,居然是道家的掌门继承者之一,还是秦国对燕国的最高主事者。

     “秦国是要对我燕国动手了吗?”燕王僖淡淡的点头,然后看着清乌子意志消沉的问道。

     清乌子摇了摇头道:“清乌子感谢大王的知遇之恩,只是清乌子本是秦人,是道人,所以此来只是告诉大王,臣要走了。”

     燕王僖看着清乌子,闭上了眼,他知道,清乌子如果暗中下刀,他绝对会死的不明不白,但是清乌子却是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朝堂之上,告诉他自己的身份,也是告诉燕国百官,他,清乌子是秦人,秦国即将对燕国动武了。

     清乌子说完之后,就有燕国王宫卫士出列想要拿下清乌子。

     “放他走吧!”燕王僖叹了口气,清乌子能站出来表明自己的身份,作为燕王,他可以杀了清乌子,但是他却不愿意那么去做,对方坦荡荡,他不能长戚戚。

     清乌子看着燕王僖,最后行了一次君臣之礼,转身离开了燕王宫。

     燕国百官看着燕王僖,最后看向走出燕王宫的清乌子,最终也没有人站出来下令士兵射杀清乌子。

     燕王僖看着百官,最终也是一叹,到了这个时候,居然没有一个大臣敢站出来下令杀了清乌子,敢站出来说杀了清乌子,哪怕是秦军以此为借口攻打燕国,也要杀了这个间者。

     “你们赢了!禅让吧!”燕王僖心灰意冷看着雁春君说道。

     “王兄!”雁春君不知道为什么,本来这是他和还禅家想要的结果,但是这时候却没有一点欣喜。

     燕王僖摆了摆手,宛若行将就木的老者,蹒跚地走回了寝宫。

     翌日,燕国宗庙中,燕王僖披散头发遮盖了颜面,自尽于宗族牌位前。

     一时间燕国震动,天下震惊。

     “大王一路走好。”赶往武遂的清乌子望着蓟阳城的方向叹了口气,长长一拜。

     燕王僖最终还是保留了周室的颜面,燕国可以降,但是他们姬氏子弟却不能向秦国称臣。

     次月,秦军自武遂开赴蓟阳城,全面占领燕国,解除燕国武装,而雁春君辞去丞相之职,由新任丞相还禅家主,献国玺与秦军统帅,赵之五郡最高长官陈平。

     至此,作为周室最早封国,立国八百余年的燕国彻底灭亡,燕国划入秦国疆域。

     秦国保留了姬氏最后的血脉,封于燕国以北,不在赶尽杀绝,绝姬氏子嗣血食。

     “燕国亡了。”齐国临淄,王宫之中,百官戚戚,作为世仇的燕国没了,他们本该开心的,但是现在,他们却开心不起来。

     中原七国,山东六国,至此也只剩下他们齐国了,而他们拿什么来抵挡秦国呢?

     可是整个朝议,也没有提出任何行之有效的对秦方略,兔死狐悲莫过于此。

     “王后,道家命人送来一封书信,要求亲自交到王后手中。”寺人手托着一封厚厚的书信走进了君王后的寝宫。

     “念吧!”君王后叹了口气,她老了,已经目不能视,所有书信和奏折也都是寺人大声念给她听才能听清。

     只是很久,也没有听到一句话,君王后看向了人影,怒道:“为何不念?”

     寺人急忙跪下道:“信封中没有任何只有一张海图和一份地图。”

     君王后叹了口气,她知道这就是瀛洲海图和地图,无尘子让人送来显然是因为齐王建的作为,让秦国承了这个情,将瀛洲送给他们田氏,给他们田氏的封地。

     “罢了罢了,交给宗正令吧。”君王后叹了口气,她老了,从齐王建身死泰山,她的心也死了,田氏的将来就交给后人去做吧。

     次年,君王后于齐王宫,齐王建生前所居宫中溘然长逝,齐国王室东迁海上。

     三月后,秦与齐开启春秋之战,于薛陵秦军以陈平为主将,统领秦王亲卫羽林卫与齐国大将军卫庄所率齐国十万新军展开大战。

     “是不是不服?”盖聂看着意志消沉的卫庄安慰问道。

     “借口有很多,但是不得不承认,天下间能与羽林卫交手而不败的很少很少,至少齐国新军不在此列。”卫庄叹了口气。

     这一战,没有任何的兵家诡道,双方都是出动十万大军,骑兵对骑兵,步卒对步卒,堂堂正正的正面大战。

     齐军一败涂地,无论是齐军的协调性还是齐军的单兵作战能力,跟羽林卫差距太大了,任何诡道在这种碾压的局势下都没有了意义。

     盖聂没有再多说什么,整场大战他都看在眼里,陈平没有使用任何的奇谋,卫庄一开始是利用骑兵的机动性尝试着偷袭,以奇胜正,但是失败了,羽林卫作为秦王亲卫,让所有羽林卫士都存着不胜就死的心志,哪怕是被大军包围了,羽林卫也将兵种克制,兵力碾压的齐军给击败了。

     最终,双方选择了堂堂正正的交战,齐军一战而败,羽林卫完胜。

     “我只是想不到,齐国宗室无人,让我一个外来者成为了投诚之臣。”卫庄叹道。

     齐国宗室在大战战败之后,就将齐国堪舆图和国玺交给卫庄,由卫庄这个齐国大将军代表齐国,向秦国献国投诚。

     “你是不甘心输在了陈平手上,还要向陈平献国,只因为他是无尘子的弟子。”盖聂知道卫庄在想什么。

     他们做为鬼谷当代纵横,本该是与道家无尘子同级的存在,但是卫庄却是要对上无尘子的弟子,还一败涂地,这对心高气傲的卫庄来说,是何等的屈辱。

     “回鬼谷吧,师尊在等你。”盖聂叹了口气,卫庄的心结谁也无法打开,而想要胜过无尘子,现在的卫庄已经被甩的太远太远了,年轻一辈第一梯队也已经没了卫庄的影子。

     “师哥不跟我回去?”卫庄看着盖聂问道。

     整个天下都抛弃了他,难道盖聂也要丢下他了吗?

     盖聂沉默了一阵,人神之战,他不知道该不该跟卫庄说,但是不说的话他有没法去解释他有自己的任务。

     “人间太小了,我们要做的还很多,回去吧,师尊会告诉你一切的。”盖聂叹了口气,他知道,人神之战,卫庄也必然是被选中之人,只是什么时候告诉卫庄,却不是应该由他来说的。

     “你们在做什么?”卫庄看着盖聂问道。

     他能感觉得出来,再次见到师哥,师哥却是心事重重,仿佛遇到了什么天大的问题。

     “回去吧,师尊会告诉你的。”盖聂最终还是没有说出。

     卫庄沉默着,最终一个人一匹马,孤单地踏上了回归鬼谷的道路。

     至此,中原大地彻底一统,划归秦国疆域,而西域三十六国使节也来到了秦国咸阳,向秦称臣纳贡。

     太乙山,观妙台,一座高耸的剑炉,正式点火开炉,天下间所有铸剑师都前来观摩。

     “话说,不就是铸剑吗,你们至于真的要投炉献祭?”无尘子看着棠溪剑盟的各大坊主一阵无语。

     “你不懂,我们要锻造的事古往今来前无古人,也绝对后无来者的天下第一剑,不投几个人,我们没把握。”南桉淡淡地说道。

     “所以这就是你们把我挖出来的原因?”剑妖看着南桉无语说道,他都躲了多少年了,铸造了鲨齿他已经名闻天下,要不是想着怎么打过六指黑侠,他也不至于天下乱跑,结果没找到打过六指黑侠的办法,却是被棠溪这帮家伙抓了回来铸剑,还是要把他投炉殉剑的。苏放

     “搞不懂你们。”无尘子也是无奈,他已经劝了很久,但是这帮人就是头铁,一心认为不死几个坊主都不能铸造出定秦双剑。

     “剑已铸成,但是还有要温养,至于什么时候王剑出世,我们也不知道,但是王剑出世会自动飞到剑主手中,所以,我们去也!”南桉剑主笑着说道,带着棠溪九坊九大剑主走进了剑炉之中,从里边关上了剑炉。

     “有病,真的有病,全都疯了。”无尘子骂道,剑炉之中的温度已经超过了人体能承受的极限。

     “恭送诸位大师!”天下汇聚来的铸剑大师纷纷行礼。

     无尘子不能理解棠溪剑主们的选择,但是他们却是能知道铸剑师的一生追求。

     也正是因为这个追求,棠溪九坊,即便是失踪多年的剑妖还是铸造出天问的那一位也都回到了棠溪,来到了太乙山,跟着棠溪的其他剑主毅然决然的走进了剑炉之中。

     “定秦双剑已成绝响,王剑出世之日,天下剑器何能比肩?”徐夫子叹了口气,以棠溪九坊铸剑术合力所造,天下间最有名的铸剑师都在这九人之中,试问天下谁还能铸造出超越定秦王剑的剑器呢?

     剑炉关闭,观妙台上,一道道气运从天下汇聚而来,山川鸟兽,日月星辰,大道文字始终飘浮在剑炉之外,不断地朝剑炉中的双剑汇聚而去。

     “单单是剑炉就有如此之势,剑出之日又该是何等风华呢?”颜路看着剑炉叹道,天下归一,秦王也成了天下共主,天下王气尽归咸阳,如今又有棠溪九坊为大秦铸造定国神剑,这样的秦国谁能撼动呢,这样的剑,谁又能阻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