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 番外 尸煞白起(下)【求订阅*求月票】
最快更新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

    “活着的时候,你们奈何不了我,更何况是死了。”一身黑甲被染得猩红的白起再次挥动水心剑,将一道道缠绕在身上的血色怨气斩碎。

     可惜,那些猩红血气如附骨之疽,斩掉了又会再次生长,根本无法除尽。

     “这些年我遍寻中原和南疆,除了斩断煞气,或许你可以试试跟他们融合,以你为主导。”褐冠子看着白起说道。

     道家十二黄巾力士维持着大阵,镇压的煞气的滋生,同时以禁锢此地,不允许一缕煞气跑出地宫。

     “让我屈服?”白起看着褐冠子,自傲的站着,任由猩红煞气弥漫到头部,才再次开口大笑道:“普天之下,何人能让我屈服,人做不到,仙神也不可能,更别说是小小煞气。”

     褐冠子叹了口气,就知道是这样,作为大秦武安君,商周以来最强名将,白起的傲气和脊骨是不容弯曲的,秦王做不到,天下也没人做得到,即便是仙神在此,褐冠子相信白起也敢拔剑弑神。

     “上善若水!”褐冠子只能再陪白起疯一次,浑身散发出冰白的雾气,一剑压在白起肩上,将猩红的煞气压制下去,只是冰白的雾气和猩红的煞气纠缠着,慢慢的吞噬着褐冠子的修为。

     “你什么时候还会水行之道了?”白起笑着问道,似乎根本不在意自身的煞气。

     “你以为这些年我都白活了?”褐冠子没好气地说道。

     白起微微一笑,认真的压制着身体中纠缠的煞气,他知道,褐冠子是道家百年难遇的火行天才,一声火之道天下无双,但是火行烧不散他的煞气,因此才捡起了与自己相悖的水行,用来助他压制住煞气。

     “压不住了!”白起看着猩红之气朝褐冠子蔓延而去,再次开口说道,一掌将褐冠子击退。

     “闭嘴,我知道!”褐冠子驱散了修为上的煞气,再次出手,手中长剑再次打在了白起肩上,将弥漫上来的煞气再次镇压下去。

     “你说我要是死了,煞气会不会跟着消散?”白起知道自己没法阻止老友,笑着问道。

     “你死过一次了,没用!”褐冠子怒道,手中长剑化作冰柱全身修为爆发,将煞气彻底压制在了白起的心口。

     “你骗我们!”

     “我们死的好怨!”

     “杀杀杀!”

     “.....”

     然而褐冠子的压制也是一瞬间,短暂的冰白之后,猩红的煞气再次爆发,一张张人脸浮现,而褐冠子也被突然爆发的煞气震飞出去。

     “我都说了,活着的时候我能杀你们,更别说是死了。”白起挥舞水心剑,将其中的王气散发出来,镇压着自身的煞气。

     “你就不能认错?我们的死是因为你骗了我们,不然我们怎么会死。”

     “还想魅惑我?”白起冷笑,他被魅惑过一次,然后身死,但是作为古往今来最强大将,怎么可能会在一块石头上栽倒两次。

     “就算我不杀你们,你以为你们就能活着回去?秦国养不起你们,赵国也一样,放你们回去,最后只能造成兵祸。”白起冷笑着说道。

     作为大将,他更清楚兵祸的恐怖,长平之战已经拖垮了秦赵两国,没有一国能养得起这样的大军,放任这些将士回去,要么是秦国百姓遭难,要么是赵国百姓遭难,结局都是会死更多的人。

     “开启大阵,接引王气!”褐冠子擦干嘴角的鲜血,下令道。

     “中宫就位!”褐冠子站到了大阵之中。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就位!”十二名黄巾力士也按九宫方位站好。

     “五星九宫大阵?”白起看了一眼,立即认出了这个大阵。

     这个大阵分九宫八方十二时辰,又融合了五行,可以说是道家除大周天星辰大阵外最强大阵,但是布置这样的大阵需要的十二位黄巾力士也必须是天人存在,因此想要布出这样的大阵也是极为困难。

     “阵起!”褐冠子喝到,抱剑身前立起,十二黄巾力士也是纷纷抱剑身前。

     十二把木剑纷纷亮起,瞬间刺破了地底,冲天而上,但是在一瞬之后又消散不见,若不是李明就在紫金山上,恐怕都怀疑这是自己的错觉。

     剑光散去之后,大地也是一震,环绕过金陵的长江也是突然卷起的大浪,浑浊的江水不再向东,而是怒不可遏的朝紫金山方向凶猛拍击。

     “不引天星,而聚地势。”白起惊讶,但是却不能多想,全力压制着周身的煞气。

     金陵王气从四面八方向十二黄金力士汇聚而来,十二柄木剑瞬间染上了一层金色,最终又从十二力士脚底汇聚向大阵中心的褐冠子。

     “雪后初晴!”褐冠子缓缓的将长剑立于身前,剑指过处,长剑慢慢的亮起金色的光芒,最终如同大日一般,将所有散溢出来的猩红煞气吞没。

     “去!”褐冠子一剑斩出,带着金光朝白起射去。

     白起直接站直,看着金色长剑朝自己眉心射来,完全不去抵挡。

     “想死别带上我们!”煞气中一张张脸浮现,然后化作一团猩红血气逃离白起的身体。

     长剑点在了白起身上,剑气带着王气瞬间覆盖住白起全身,将白起体内所有的煞气全都一扫而空。

     “快!斩掉他们!”褐冠子急忙开口道。

     他们会将白起带来这里就是为了金陵的王气,以王气洗涤白起尸身,将所有煞气驱逐出去,再动手斩掉,若是这样还斩杀不掉煞气,那王气散去,这些煞气依旧会重新回到白起尸身,因此机会也只有一次。

     “何物惊醒本座!”但是意外却是发生了,就在白起挥剑斩向猩红煞气之时,煞气却是化作了一道鬼魅身影,一只漆黑的鳞爪抓住了水心剑,将白起直接砸向了褐冠子。

     “什么东西!”白起从褐冠子身上爬起来,急忙问道。

     “我怎么知道,你又去哪招惹的鬼东西?”褐冠子看着浮现的怪兽无奈的说道,但是目光却是凝重无比。

     “这是什么鬼东西?”白起看着眼前的猩红雾气,在雾气之中仿佛有什么怪物再觉醒。

     “上辈子该你的?”褐冠子白了白起一眼,重新回到大阵之中,其他十二力士也都爬了起来重新站住方位,刚才的那一击,褐冠子移位,他们也都被连带着震伤。

     “先弄死这丫的再说。”白起尴尬地说道,歉意地看向不同程度受伤的十二力士。

     “本座魑魅,想不到居然还有重现天日之时。”最终雾气依旧是没有散去,始终是一团雾气的样子出现在地宫的空中。

     “魑魅?什么东西?”白起不解,看向褐冠子,但是话音刚落就挥动着水心剑朝雾气斩去。

     褐冠子面色凝重,魑魅魍魉代表一切鬼怪,但是无论魑魅魍魉都只是小鬼,可是魑魅却是不一样。

     《左传·文公十八年》:“投诸四裔,以御螭魅。”而这四裔不是其他,就是洪荒十凶的混沌、梼杌、穷奇和饕餮,也就是说黄帝为了镇压魑魅,也要集四大凶兽之力才堪堪将魑魅镇压。

     还没等褐冠子解释,白起的身影就再次快速的倒飞回来,褐冠子只能飞身将白起接住。

     “这么凶!”白起看着水心剑上的豁口,悻悻地说道。

     就在他出剑之时,魑魅的雾气中化出一只鳞爪直接跟水心剑硬磕了一下,在水心剑上蹦出了一个豁口。

     “洪荒四凶才能压制的魑魅,你以为那么容易对付?”褐冠子无语,真不懂白起是怎么招惹到这种鬼东西的。

     只是这真的就是错怪白起了,魑魅可不是白起招惹来的,而是因为褐冠子建的这个地宫已经打通了幽冥天,而魑魅就是被镇压在幽冥天之中,因为王气被抽调,所以魑魅才得以脱困,而白起一身的煞气也成了魑魅最好的补品。

     “那就弄死它!”白起也不管着魑魅是什么东西,再次握住水心剑朝魑魅斩去。

     褐冠子也不敢让白起自己出手,紧随其后,白起攻其上三路,而褐冠子就攻其下三路。

     只是两人去的快,回的更加快,只见雾气中探出了一只龙爪将白起抓住,想要捏碎白起,也是白起反应快速崩碎了龙爪,然后就被丢回,而褐冠子这是一剑斩在了一只银色的钢翼上,被银翼一扫击飞。

     “这是什么鬼东西,又是金龙探爪,又是银凰展翼。”白起皱眉看着血煞雾气的魑魅。

     “魑魅没有固定的形态,也就是说他可以幻化出一切攻击手段。”褐冠子更加凝重了。

     魑魅没有具体的形态,让他们想要联手攻击都被各种各样的方式给抵挡。

     而他们也很不适应这样的战斗,想要配合都不知道该怎么配合,完全找不到魑魅的弱点,进行弱点攻击。

     “轮到本座出手了!”魑魅戏谑地笑着,雾气中瞬间出现了一根根长长的触手宛若长枪朝褐冠子和白起、以及十二力士攻去。

     “小心!”褐冠子提醒道。

     只是他们的长剑战在触手上仿佛是斩在了精钢铸造的长枪上,仅仅一瞬间,就有三名力士被触手刺穿当场身死,而触手也瞬间将三人吸干。

     “这家伙还会吸食血气!”白起看着身死的三名力士瞬间大怒,为了自己居然死了三个老友。

     “不能让这鬼东西逃出去。”褐冠子严肃说道。

     他们本意是给白起祛除煞气,防止白起化为旱魃,但是却想不到给整出了比旱魃还恐怖的魑魅,因此必须将魑魅斩杀在地宫中,否则后果更加不堪。

     “杀杀杀!”魑魅却是突然间雾气不受控制的沸腾四散,声音也变得混乱。

     “这是?”褐冠子看向白起,然后选择了静观其变。

     “这鬼东西想要控制我的煞气,然后遇到了抵抗,所以跟我之前状态差不多吧。”白起想了想说道。

     他被煞气缠身也是时而清醒,时而疯魔,所以这魑魅想要占据这些煞气,也遭到了煞气的反击。

     “魑魅,你竟敢逃出阴司,还不随我等回去。”还不等白起等人看够热闹,一黑一白两道人影出现,高耸的帽子上,一个写着一见生财,一个写着天下太平,只是那八个字歪歪曲曲有些不忍直视。

     “这又是什么?”白起和褐冠子都愣住了。

     黑白玄翦和魏芊芊带着鬼兵前来,瞬间一道道拘魂链锁想魑魅,以干干哭丧棒也打向魑魅。

     只是很快,所有的拘魂链都被崩碎,哭丧棒上的白布也被撕碎。

     “打扰了,你们继续!”黑白玄翦和魏芊芊来得快,跑得更快,还没等魑魅反应过来,就又都跑来。

     “这是......哪来的逗比?”白起和褐冠子一脸无语,来的时候喊得那么大声,搞得他们都热血沸腾以为有救兵了,结果跑的更是快。

     “碍事的家伙跑了,轮到你们了!”魑魅淡淡地说道,再次朝褐冠子和白起等人攻去。

     “我的煞气们,你们因我而生,但是我们怎么也是人族,兄弟阋墙也不忍外敌,你们就愿意看着这鬼东西为祸人间?”白起看着猩红雾气吼道。

     “白起你闭嘴,我死也不会放过你,但是那是先弄死这鬼东西再说。”雾气中一张张人脸浮现,嘲讽着白起,却又是在抵抗着魑魅的吞噬。

     “杀!”白起和褐冠子以及剩下的弟子也是再次出手,只是这一次遇到的抵抗不如之前强大,甚至在褐冠子刺进雾气时,刚刚凝聚的银凰之翼瞬间消散,没能挡住褐冠子的赤色长剑。

     “该死,你们这是区别对待。”白起无语,褐冠子的出手没遇到抵抗,他的出手却是被抵挡了,还被一把突如其来的长枪扎了一个大洞,要不是他本来就是尸体,估计得流血不止。

     “少废话,赶紧动手!”血煞们嘲讽道。

     于是,大战再次开启,血煞之气配合着白起和褐冠子等人与魑魅抗衡着。

     “该死的东西,能被本座融合是而尔等荣幸,居然还敢反抗!”魑魅大怒,咆哮着,不在管白起和褐冠子等人的攻击,一心的吞噬着血煞之气,将之化作自己的养分。

     “他在接我们的力量,先杀了我们,不然我们被吞噬了,你们不会是他对手。”血煞之气上的一张张脸开口道。

     “杀!”白起默默地挥动长剑,将一道道血煞之气斩杀。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起手中的水心剑全是豁口,而褐冠子也是一样,剩下的九位力士中不少人的木剑也是绷断,九人也只剩下三人还有再战之力,而力竭而亡的也是不少。

     猩红的血煞之气也彻底消散,将魑魅的本体显露了出来,浑身幽蓝,飘浮在空中,仿佛一团鬼火。

     “该死的,你们都给我去死!”魑魅大怒,化作一片蓝色鬼火朝白起等人覆盖而去。

     “哼~”一声闷哼,白起和褐冠子都是长剑脱手,在也无力抵挡,只是剩下的力士们也只有两人还能勉强活动,其余力士也都当场身亡。

     “打不过了!”褐冠子和白起叹了口气,他们再也没有抵抗的能力了。

     魑魅飘浮在褐冠子和白起身前,仿佛是在嘲笑着两人。

     “魑魅,你竟敢逃出阴司,还不随我等回去。”黑白玄翦的声音再次响起,黑白身影再次出现,朝魑魅打去。

     “就凭你们?”魑魅冷笑,化作一头神凰直接将黑白玄翦等阴司鬼将瞬间你击飞出去。

     “今日暂且留尔等一命,他日本座必杀尔等!”魑魅本来还想继续追击,但是似乎遇到了什么大恐怖,鬼火瞬间止住,朝幽冥深处逃去。

     “这?”白起和褐冠子呆住了,这魑魅也是逗比?还是猫戏老鼠,故意留他们一命,将来继续玩。

     “见过大人!”黑白玄翦和魏芊芊的阴兵朝着地宫深处单膝跪下齐刷刷的行礼。

     一道紫衣背影出现,随手丢出一块虎符落到了白起手上。

     白起握着漆黑的虎符,雕工十分精美,龙纹虎形,只是上边的字却有些难看,难看就算了,怎么看也都像是临时起意写上去的——鬼门关,虎符五个大字。

     白起嘴角抽搐,你敢再随意一点吗,直接就叫鬼门关虎符,哪怕你只写鬼门关三个字,是个人也都知道是虎符了,你还加上虎符两个字,似乎有点多次一举了吧。

     “杀掉他。”低沉的声音响起,紫衣再次消散。

     白起一愣,明白了紫衣要他杀的就是逃走的魑魅,而且虎符入手之后,他也瞬间明白了这是什么东西,幽冥地府,阴司鬼门关守将,负责维持阴司秩序之职。

     “见过武安君!”黑白玄翦等人在白起拿到虎符的时候,也是脑海中得到了讯息,知道白起的身份,因此行礼道。

     “见过两位无常使。”白起也是知道了这些人是什么人。

     “我要去追杀魑魅了,等你挂了,我再来接你。”白起看向褐冠子和剩下的两位力士,行了一礼,跟着黑白玄翦等人消失在地宫之中。

     “就这?”褐冠子和剩余的两名弟子对视,打到现在,结果就这样就没了?

     最终,三人收敛了同伴的尸身,葬入早已准备的棺椁中,悄悄的离开了地宫,只是谁也没注意到在白起的尸身上,一丝丝猩红的煞气再次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