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退婚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 > 第207章 别的没学会,倒是学会装可怜了
最快更新退婚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 !
    乌衣巷口。
     裴道珠向谢南锦道了谢。
     得知了马车里发生的事,谢南锦颇有几分吃惊:“元承也太胆大包天了!听闻北国皇族中人,皆都性格偏执狠戾,难保他以后不会再对你做出什么事,阿难,你还得继续当心才是。”
     裴道珠认真地点点头:“多谢谢姐姐提醒。他这次没能得逞,应当能稍微消停几日。”
     她这般认为,然而黄昏的时候,元承就又派人送了东西过来。
     是野猪、花鹿等几头猎物,只是不约而同地被砍去了头颅,看起来格外血腥诡异。
     前来送礼的侍卫皮笑肉不笑:“都是我家太子殿下亲手猎的,肉质鲜嫩。裴姑娘身体娇弱,用来大补正好。至于这些兽头,裴姑娘可以等它们风干了挂在寝屋以做装饰,还能有辟邪之用呢。”
     说完,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了。
     枕星咬牙切齿:“这哪儿是送礼,分明是挑衅威胁!哪有姑娘家把兽头挂在寝屋里的,简直不像话!”
     裴道珠盯着满地血淋淋的猎物,蹙了蹙柳叶眉。
     元承故意拿这些东西来恐吓她,然而她岂会轻易就被恐吓到。
     她仔细挑拣了一番,吩咐道:“把其他猎物拿去大厨房烹饪,今晚给所有仆从侍女加餐。只留下那只野鸡,我要亲自下厨,做一道汤羹。”
     枕星好奇:“您很久未曾亲自下厨,今儿怎的……”
     裴道珠笑了笑,没说话。
     次日清晨。
     裴道珠梳洗过后,就一头扎进了小厨房。
     野鸡用文火炖了很久,裴道珠又撒上葱花姜蒜等物,略一烹煮,汤羹和鸡肉的鲜香味儿顿时弥漫了整座厨房。
     见炖的差不多了,裴道珠吩咐厨娘拿来一套精致的汤钵和食盒。
     厨娘站在旁边看她盛汤,忍不住“诶唷”一声:“我们家姑娘手艺真好,能炖出这么好的汤,不知是要送给谁?将来娶姑娘的郎君,有大福气了……”
     枕星同样又谗又好奇:“这个时辰,将军和夫人都用过午膳了,姑娘是要送给谁呀?莫非是……郡公?”
     裴道珠封好汤钵,又仔细盖上食盒。
     她拎起食盒提手往回走:“就你话多。”
     枕星愣了愣,随即看好戏般掩袖窃笑。
     真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姑娘竟然要给郡公送汤羹!
     哪怕当初在金梁园,姑娘都没怎么为他下过厨呢!
     两家都在乌衣巷。
     裴道珠进了萧府,却被告知萧衡正在望雪堂。
     管家一脸不可言说的表情:“……总之,这几日都不适宜探视,裴姑娘还是尽快回府吧,改日再来,改日再来……”
     裴道珠不肯:“他既然在望雪堂,那我去望雪堂找他就是,有什么大不了?还是说,他萧玄策不肯见我?”
     “怎会?!”管家挠了挠头,踌躇半晌,还是据实以告,“望雪堂是犯错之人才会待的地方,郡公不知怎的触怒了相爷,挨了家法,如今在望雪堂面壁思过呢!男人都是要面子的,裴姑娘这个时候过去,不是给郡公找不痛快嘛!”
     裴道珠怔住。
     触怒相爷,挨了家法?
     萧玄策可是孝顺得很,他怎么会触怒相爷?
     脑海中,忽然涌出狩猎场上的事。
     刺杀元承未遂……
     难道是因为这个缘故?
     若当真如此,她倒是欠上人情了。
     裴道珠想着,吩咐道:“无妨,你带路就是。”
     望雪堂位于萧府最偏僻处。
     灰瓦白墙,青石生苔,院子里种着一株枝叶泛黄的梧桐,梧桐树下的石桌上落了不少枯叶,掩盖了没下完的一局棋。
     廊角坠着生锈的青铜铃铛。
     穿白色常服的郎君,安静地坐在廊下。
     廊下陈设着矮案,笔墨纸砚一应俱全,他正在抄写经书。
     管家不敢上前,把裴道珠送到这里,就悄悄地溜了。
     裴道珠提着食盒,踩着枯叶踏进望雪堂。
     昨夜落了一场秋雨,今日颇有些寒意。
     可萧衡只穿着单薄的白衣,似是感受不到寒冷。
     她福了一礼。
     萧衡搁下毛笔,抬起眼帘,薄唇含笑:“今儿倒是蹊跷,你怎的会主动来找我?莫非是想通了,打算嫁与我?”
     裴道珠翻了个白眼:“白日做梦,谁要嫁给你?我便是绞了头发去庵堂里当姑子,也不会嫁给你!”
     萧衡的目光落在食盒上。
     他嗅觉灵敏,闻见里面藏着汤羹。
     不过略一思忖,就明白了裴道珠此行的缘由。
     他歪了歪头,饶有兴味:“来报恩的?”
     裴道珠没吭声,在他对面坐了,替他收拾干净矮案,才打开食盒取出汤羹。
     萧衡睨着她。
     少女妙手纤纤,指尖泛着干净的淡粉色泽,盛汤的动作优雅而又矜持。
     她把那碗汤送到他面前,不肯直视他:“趁热喝。”
     明明是来送温暖的,偏偏别扭傲娇至极。
     萧衡接过汤碗,尝了小口。
     他一贯挑剔,只是裴道珠的烹饪手艺极好,他尝着也觉异常鲜美。
     吃过鸡汤,他打量着裴道珠收拾碗筷的动作,慢悠悠道:“欠了我那么大的人情,你不会以为区区一盅鸡汤,就足以报答我了吧?”
     裴道珠不服气:“否则你还想怎样?以身相许?你做梦!”
     少女横眉冷对,哪有在外人面前那副矜贵娇羞的模样。
     可见平日里,伪装到了何等地步。
     萧衡捏住她的双颊,迫使她撅起红润润的小嘴,玩味道:“裴道珠,你对我态度好点,你会死?”
     裴道珠面颊生嫩。
     男人的手握惯了刀枪棍棒,骤然捏上去不知轻重,令她生疼。
     她气急败坏张牙舞爪,用力去推萧衡:“松开……”
     争执之中,她把矮案掀翻在地,矮案坚硬的边角恰巧砸到了萧衡的胸膛。
     萧衡“嘶”了一声,扶住矮案。
     裴道珠抱住自己的食盒,嫌弃:“别的没学会,倒是学会装可怜了……不过只是撞一下,瞧把你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你了呢!”
     萧衡脸色发白。
     他抬起眼帘,注视裴道珠良久,才慢条斯理地解开衣襟系带。
     裴道珠羞怒,连忙抬袖掩住双眼:“你耍流氓——”
     尚未来得及遮住眼睛,就被萧衡拉住手。
     余光便扫到了男人浑身的鞭伤。
     ,
     晚安安安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