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一千零五章 等不了
最快更新天醒之路 !
    “也没这个必要。”
     直至路平如此表示,玄武门人刚刚慌张起来的内心才稍稍踏实了一些。而后所有人便察觉到了此时的场面气氛微妙,路平的态度,竟然成了决定一切的关键。
     所有人都注视着他,看他皱眉,看他眼角稍动,所有人的心都会跟着一跳。
     “挑起四大学院内斗的阴谋与他们无关。”路平想了想后说道。
     凡事都有因果,路平理会不多,并不代表他不清楚。以他一贯的耿直,往往最能抛开各种旁枝末节,直指本源。讨伐暗黑学院一事,因北斗七星谷一役而起,挑起这番争斗的是暗黑四路,一路、二路、三路虽然也有参与,但是戏份不重,只是本着有便宜就占的精神,各派了一名代表参与。在路平眼里,这点参与精神就是可以忽略的细节,根源是因四路的谋划而起,所以大可不必在这里与暗黑一路杀个你死我活。
     “事已至此,说这些还有何用?”营宿看了一眼玄武学院的诸多伤者,还有已经陨命的几位,有些悲痛地说道。
     “总要多死些人才好吗?”路平说。
     营宿愣住。
     路平这话虽朴实,却很大气,很正义,有冤冤相报何时了的大道理在里面。从来都以正义自居,领袖修界的四大学院,经常就把这些大道理挂在嘴边训诫别人。但是此时当这种道理加诸到自己身上时,营宿觉得好酸,他想快意恩仇。但现在的主要问题并不在这大道理让他心塞,而在于路平他估计自己是打不过的。
     “所以你今天一定是要保他们了?”营宿冷脸说道。直接动手,他心里没底,唯有画画立场,让路平明白他这样做的代价会是什么。
     “那倒也没有特别一定,不过只是你的话。你能怎样?”路平问。
     只是你的话……
     这样的措辞,营宿已经忘了自己上一次听到是多少年前了。他相信即便是那六位强者,虽然有碾压他的实力,但碍于他玄武七宿的身份,碍于他背后的玄武学院,也不至于这么不把他当回事。可是路平,偏就这样说了,而他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咬了咬牙后,只能含恨点了点头。
     “很好。”营宿点着头,“既然如此,那就请先将我们玄武学院的神兵归还吧。”
     “那当然也不行了。”路平说道,“这神兵厉害,你要拿到手后乱搞一通,我也不太清楚我还能不能阻止你。”
     “你……”营宿气到无语,怎么也没想到原本可以轻易拿回的超品神兵怎么就因为自己谨慎地多狙击了暗黑学院一下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回头再说吧。”路平说。
     玄武学院的镇院之宝,两件!那是可以回头再说的吗?如果不是实力不允许,营宿真想直接把路平的头拧下来。但是此时他只能强行冷静下来。
     “让他们先走便是。”营宿选择了大局为重。
     “我们走。”路平对暗黑一路的众人说道。
     “你们?”营宿听着觉得有点不对。
     路平回头看他。
     “阁下不该留下等他们离开后交还神兵吗?”营宿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
     “等多久?时间短了,怕你又追上去。太久了,我们不好受。”路平向营宿示意了一下状态不好的苏唐,“回头再说吧。”
     等多久?
     为了一件超品神兵,等多久这是一个问题吗?换是营宿,杵这冰天雪地等上三个月肯定都不带含糊的。可在路平这,偏偏就把这当成了一个比超品神兵还重要的问题。他要因此带着超品神兵先行离开,这让营宿怎么能接受。而且眼下已经不单单是神武印了,连万化筒也被路平一并带走,这让他们回去后如何交待。
     “如果是姑娘的身体问题……”营宿回头看了眼。治疗恢复他不在行,但这25人的玄武精英小队中,可是有这样的人才在的。此时最忙碌得也是他们,虽然也都带着伤,却还是急忙救治着玄武学院的伤者。
     “我来瞧一下吧。”当中受伤不重,状态算是最完好的一位说道。
     “小心有诈。”六里叫道。小人之心是暗黑学院最不缺乏的东西。
     “瞧瞧吧。”路平却没有迟疑,他对苏唐的关心是胜于一切的。
     于是这位玄武门人走上前来。眼见两件超品神兵近在咫尺,让他心念一动,但是马上注意到路平注视自己的眼神,随即收起了一些不切实际的构想。
     感知身体状态的异能交到了苏唐身上,所有人都在密切关注。
     “消耗过度了。”玄武学院的精英医师,自然是很有能耐,马上感知清楚了苏唐的状况,“快些找个舒适的地方,好生休养……呃……”
     下意识脱口而出的恢复方案,说没两句便止住了。他突然意识到他们需要的是路平和苏唐可以留在这里,可他给出的这个最佳方案却也他们的意愿背道而驰。他急忙回头,就看到营宿一脸无奈。
     “那我们快些走吧!”路平一听越发果断,甚至都有些后悔还来给暗黑一路送什么信了,背好苏唐就要离开。
     “等等。”营宿忙道。
     “等不了了。”路平头也不回,话语间也流露出些许冰冷,这次再有人阻碍他离开,他可就不会再那么客气了。
     “我们随你一起。”营宿说道,“这样你不必担心我们再去追杀,我们多少也可以帮到你们一些。”
     “可以。”路平同意。
     于是玄武学院众门人摇身一变,忽成了路平二人的随从一般。正在接受救治的伤者,都挣扎着开始上路。牺牲了的门人也没有被放任不理,尸体也被他们一并给带上了。
     “去哪?”营宿问路平,路平则看向了玄武学院的那位医师。
     “送回关内吧。”医师尴尬答道,依着他的方案,显然整个苦寒之地都不是什么“舒适的地方”。
     “好。”路平点点头。
     他们一行人飞快离开了,冰天雪地之中,很快便只剩下暗黑一路的人,以及他们死去的许多伙伴。
     无诟想要过来扶起六里,结果已经没了双臂的六里,连个可供他搀扶的顺手部位都没有,最后还是自己挣扎着站了起来。
     两人一起注视着金万年燃成的那一堆焦黑尘土,寒风卷着,焦黑尘土却是顽强不散,但是很快就被覆上了一层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