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钧天图 > 第二十章 长辞书
最快更新钧天图 !

    “没想到一万年前还有这种风采绝世的人物。”听着老舟子前辈的讲述,月三人不免有些向往,不过很快又道,“只不知为何在天机阁的卷宗典籍里,哪怕是市井坊间流传的遥远神话传奇,亦或是民间杂史,都没有半点儿记载?”

     山中人吴甲子也说道:“不瞒你说,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听闻诗剑皆得意李青莲的大名。”

     月三人问道:“奇哉怪哉。”

     老舟子说道:“这并没有什么。当年那场乱世劫牺牲太多,几乎折损了半个天下的修行者,化劫境之上更是罕有残存,山河破碎,血流成江。再加上期间涌现的波澜壮阔太多,儿女情长和豪情万丈谱写出的话本足够编著一部史诗。李青莲一人一剑守一关独战异族十大高手本就属于山巅事迹,此消彼长之下倒显得不那么广为流传了。”

     真相过于肮脏。

     老舟子当然不会直击人心,说是那天九刃善妒,得到半截‘诗仙’馈赠之后,非但不感激涕零反而恩将仇报、抹除了诗剑皆得意李青莲于那场大战中付出的所有功绩和存世诗篇……

     何况,天九刃是唯一书写那场乱世劫结局的周天境真神。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此功大于天,便够了。

     至于其他,苍生也不会在意。

     许是布衣楼莫七难不愿聚鹿的天下群雄蒙尘,如当年李青莲一样淹没在光阴河流里,被世间遗忘,这才有了青玉牌长辞书的横空出世……

     让群雄聚鹿皆有名。

     “我有一剑可斩天。”这是天北六姓十阀门里刘阿彩的长辞书。

     “刘阿彩剑术平平,剑气高出天外。”二十四年少的宋靖安出身天北宋家,却独独对刘氏旁支刘阿彩推崇备至。几次三番乞求宋家长辈带着三书六聘登门拜师,就像是结亲一样隆重,但最终都是落得个闭门羹的下场。即使如此,宋靖安仍然对那位斩天拔剑奉若神明,视为毕生追逐的遥不可及,甚至不允许旁人闲言碎语嚼舌根,说那刘阿彩半句不是。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怪只怪,我没有在最好的年纪遇见你。”昆仑剑阁实力修为仅次于当年两位圣人的醉三秋,其实还是个痴情儿。

     正如老酒头的长辞书镌刻:“世间酒客,大多深情。”

     “挫折太多,视生死若

     等闲。”自幼体弱多病的天东九金兰弱公子叶惜朝。

     “功夫从来都想超脱凡庸,修行却让人知晓谦卑。”这是李贺代替徒儿胡来镌刻的内容,也是寄语。

     至于李贺本人的长辞书,自然是那句:“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陈玄都。

     “这一剑,迟来了万年。”裴凤楼。

     “总觉得化外天下,有我疯魔棍之宿敌,我在等他。”五行小庙疯魔棍孙大圣。

     “月是故乡明。”天刑将铁冷。

     “人若没了欲望,终将会变得异常可怕。如果可以选择,我希望你能做个贪婪的人。因为贪婪,所以追求,因为追求,所以执着,因为执着,所以可爱。”冷清秋其实废话很多,有些啰嗦。

     “眼前无长物,窗下有清风。”青海长云暗雪山的楼兰君主。

     “前途似海,来日方长。”长弓追翼大旗门宁显山,总觉得是暗有所指。

     所以百鬼夜行邪风谷梁凉说:“呵呵,你不行。”

     “江上柳如烟,雁飞残月天。”白云间万仞山的杨柳。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刻碑人公孙有礼。

     “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水月洞天白芷苓。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鬼谷林中吴甲子,是真正的隐士闲人。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时、须满十分。”水月洞天白发仙。

     “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天南七盏茶庄雨一盏,江满楼的老丈人。

     “平生一顾,至此终年。”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李封侯。

     ……

     “狂诗绝剑,待我此诗落笔,向你问剑。”五岳境地年轻剑仙李长圣,二十四年少之首。

     “高处可胜寒?”天北十阀门徐藏,像是在问那百尺危楼的一字宽。

     “也无知,也天真。”二十四年少江南渡。

     “将士们,干了这碗酒,随我踏平逐鹿原。”二十四年少李陵。

     “孤独终老,挺好。”年纪轻轻的别三日,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自作多情。”二十四年少、天南锦公子,也不知是在说谁。

     “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