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养鬼为祸 > 第六千九百章:迎亲
最快更新养鬼为祸 !
    在祭仙血渡即将开始的时候,修炼的时间就成了至关重要的了,现在怒灵宫确实不缺资源来供养出具灵境大后期的存在,但要在半年内制造出一个来,凭借现有资源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所以阳神丹和补天丹的出现,真正意义上解决了灵根不纯导致修炼效率不高,以及快速拉升修为实力的种种障碍,这也让大家趋之若鹜,面子什么的自然也就顾不上了。
     但就连我都没想到,无朽这家伙会如此的刚烈,到了夜里的时候,一场骚动后,这家伙带着十数个具灵境的仙家冲出了大峡谷,朝着星魂宗方向飞去!
     我虽然知道肯定出了大事,但没想到得到的居然是狐丹被杀,丹药被夺的消息,虽然很多具灵境仙家都追了出去,但结果显然是追不上了,只能是悻悻而回。
     “哥哥……怎么可能……这……”狐夏听着白藏说完这消息,整个人都愣住了。
     “看来无朽是投奔星魂宗去了,这样一来事情也就变得复杂了。”我沉凝道,这两仪八荒世界的仙家行事似乎都很冒进,这和他们开放的性格契合,倒是我把事情推向了这条路上了。
     不过这狐丹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路暗地里派出了怒灵追仙追杀自己的妹妹,这件事是洗不掉的,他死了也未尝不是好事。
     “宫主,这狐丹死了就死了,他屡次要置你于死地,现在因为贪婪落得如此下场也是活该!我们还是想怎么善后,并且找回老宫主吧!”白藏说道。
     狐夏愣了下,随后说道:“可是无朽逃去投奔了星魂宗,对我们绝非好事,星魂宗整体实力如今肯定比我们都强许多,这可怎么办?”
     “那还不简单,不是还有个联姻的宗主之女正在赶来么?只要我们和星魂宗结盟,这无朽带去的十几个具灵境算得什么?”我笑道。
     “对呀!东壬谷主果然手段高明!”白藏连忙说道。
     “宫主夏!两位大族老求见!”
     就在这时候,弟子在外面喊道。
     在狐夏的邀请下,两位大圆满的具灵境就急匆匆的回来了,一看到狐夏,立即就半跪在地,行了怒灵宫最高的礼仪。
     “参见宫主夏!”两位大族老入夜前也来过,商定了明日一早狐丹宣布新宫主之后,立即投靠过来,但此刻狐丹一死,这新宫主自然而然也就成了狐夏了。
     “无朽叛逃,此刻该如何是好?还请宫主示下!”其中一位大族老急道。
     狐夏看向了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示意的朝她点头,她才鹦鹉学舌的说道:“还……还不简单么?我们只要说动了联姻的宗主之女,由我们和星魂宗结盟,这无朽带去的十几个具灵境,自然就无路可去了。”
     “好主意呀!如此一来,无朽走投无路,我们自然就可以随时帮宫主丹报仇了!”另一位族老之前也是狐丹的支持者,报仇是肯定要的。
     其实就算他们不这么做,狐夏也一定得帮狐丹报仇,这是新宫主立威之事。
     “这星魂宗的事情由我去说服吧,想来他们更愿意听我这外人来说,而老宫主的事情,还有追杀无朽的事情,宫主夏和大族老们负责就是了。”我提议道。
     狐夏感激的点头,毕竟相对而言,她更想寻找自己的爹。
     事不宜迟,自然是要立即出发的,所以我交代了白藏和狐夏处理方案后,给了他们一大袋的阳神丹和补天丹来收拢人心,当然,这东西可不是白给的,毕竟我没有理由白白让他们怒灵宫变强。
     做完这一切,我从他们这些族老手中拿到了星魂宗的路线图,还有迎亲队伍的联络方式,然后自己踏上了奈落叶,快速的朝着无朽逃亡的方向追去。
     我这一路上风驰电掣,速度已然非常快,毕竟我虽然是丹道境大圆满,可已经有堪比具灵境大后期的速度,显然无朽更知道怎么规避追击,我一路飞出去很远也没见到他们飞行留下的蛛丝马迹,说明不是和迎亲队伍一条直线了。
     所以走到了后半段的时候,我已经不以追杀无朽为目的了,而是冲着迎亲队伍去的。
     果然没过多久,在追出去几天后,我就先和怒灵宫的迎亲队伍碰上了,而且显然对方还不知道无朽背叛的事情。
     迎亲队伍一共有十几个人,看到了我追在后面,立即警惕的拉开了架势,还层层的包围了我。
     “哪里来的小辈,居然敢直接冲撞我们怒灵宫,不想活了是么?”其中一位看似也是大族老的家伙呵斥道。
     我拿出了怒灵宫的牌子,随后说道:“无朽杀了宫主丹,背叛了怒灵宫!我是落木谷的谷主东壬!和你们现任宫主狐夏是好友,你们从现在开始,听从我的调度!”
     “你说什么?”那大族老脸色垮了下来,这么大的信息量,让他意思难以接受,所以当然是疑惑重重。
     其他的具灵境连忙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有不相信无朽背叛的,也有不相信宫主丹已经死了的,更多是不敢想象怒灵宫已经变天了。
     我早就想到了这点,所以拿出了怒灵宫宫主的令牌:“这是宫主令牌,你们不相信我不要紧,但总不能不信这宫主令牌吧?现在我们要立即和星魂宗结盟,否则无朽转投了星魂宗,迎接我们落木谷和你们怒灵宫的恐怕就是战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