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混沌八皇 >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断谊
最快更新混沌八皇 !
    墨王城王殿内,王墨静静的坐在王位之上,再其下方李鸿儒、陆飞鸿、药雷等人依次坐着,唯独贺宝在大殿内来回走动。
     殿内异常安静,直到好半会儿,陆飞鸿实在受不了,单声道:“四爷,您不累吗?”
     此言一出,还真有效,贺宝停止来回踱步,心烦意乱道:“这都什么时候了,咱都让人骑在脖子上欺负了,你们怎么还能沉住气...”
     闻言,陆飞鸿没有言语,只是偷偷的朝着王座上闭目的王墨努了努嘴。
     贺宝一瞅,再也忍不住,直接走到王座旁,语气有些撒娇道:“二哥...”
     王墨睁开眼,看着一张俊脸几乎拧成一团的贺宝,苦笑一声:“你急什么?”
     “小誉,你怎么想!”
     贺誉本就阴沉的脸,听到王墨的话,第一次变换了表情:“我爱她,此生非她不娶!”
     王墨笑了,只不过眼神中闪过一丝不甘与痛苦,但还是笑呵呵道:“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二哥支持你!”
     看着王墨,贺誉本有些烦躁的心,没由来的松了口气,但还是说道:“我只是想问问格格,是否她自愿嫁给那个麟皇,如果只是人皇的意思,即便她不嫁我,我也会为她出头!”
     王墨没有说多余的话,只是说了句:“集合三字军,明日随誉王前往人皇城!”
     此言一出,贺誉看着王墨眼圈微红,重重的点了点头,他知道王墨此言的意义,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此言不亚于封王谋反...
     贺宝倒是一脸无所谓的大笑,他知道,只要二哥在,天塌了都没事,只要是自己跟三哥想做的事,王墨总会毫无理由的支持他们。
     药雷、廉形、唐军、王木、王火、齐河六人也是一脸笑意,在他们看来,只要是王墨做的事,就都是对的,即便王墨这些年很少在他们身边,但自当年边疆城之后,他们便在心中立下誓言,将自己的性命交给了这个看起来极为平凡,但骨子里透出无穷能量的男人...
     只是当王墨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向李鸿儒、陆飞鸿以及徐远时,三人的神色却显得有些异常。
     夜晚,天色渐渐入黑之时,徐远没有任何人通报,自己单独走进宝王殿,看着感受到结界波动而来的贺宝,徐远脸色异常担忧道:“四爷,三爷和二爷带人去了人皇城!”
     贺宝“啊”了一声, 语气有些疑问:“现在就去吗?不是说明天一早才去吗?”
     徐远又道:“据咱们埋在人皇城的暗探来报,霸王集结霸王军以及人皇国十数位大修为者,正在人皇城汇集,想来是想先下手为强,将咱们围困在墨王城内一网打尽!”
     “二爷自己一人先去传输阵,三爷带着力字军和破字军紧随!”
     “力、破二军自上次战役,死伤惨重,补充的大多是些没见过血气的新兵,我怕...二爷他们敌众我寡,有什么闪失...”
     贺宝神色也有些变了:“好!我知道了!”
     “老徐,打仗你不在行,你带着破字军守家,以防人皇那老东西从后方偷袭,我这就去传输阵与二哥他们汇合!”
     徐远面色担忧,欲言又止,还未开口,就被贺宝打断道:“不用担心我,宝爷我好歹也是入法道的修为,再加上的这十个立仙道的亲卫,出不了什么事”
     “你好好看家,明天一早,咱们入住人皇城!”
     说着嘿嘿一笑,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城外掠去,其身后数道长虹紧跟其后!
     望着虚空消失的贺宝,徐远忽然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哭泣着跪在了地上。
     贺宝有着入法道巅峰的修为,即便速度极快,待他到了传输阵时,也是半个时辰之后,望着空无一人的传输阵,贺宝的面色逐渐凝重起来。
     贺宝身后这十人均都是立仙道的修为,是王墨专门自三字军中挑选的好受,这十人修为上下不同,性格不同,但均都异常忠诚。
     此刻其中一人向前一步:“四爷,会不会二爷和三爷他们已经先行一步!”
     另一人也开口说话:“此地一个守卫都没有,四爷...不如我们先在此地等候...”
     最先开口那人继续道:“不妥,正因为此地无人,所以我们才得尽快与二爷汇合,,如若二爷他们真中了埋伏...”
     贺宝此刻一改平时的顽童,脸色阴沉的吓人:“别说了,你们在此处守着,如若有异,我会传信于你们,你们十人速回墨王城与徐远汇合!听从他的号令”
     此言一出,十人均是紧张道:“四爷不可,让我等跟着您...”
     大手一挥,贺宝厉声道:“你们想抗令吗?”
     十人立马跪下,其中一人声音都有些焦急:“四爷,就算你处死我等,我们也不能让您一人前去冒险!”
     心中一阵感动,贺宝知道即便真处死他们,这十人也会毫不退缩的跟着自己,不在多言,贺宝一挥手,率先跳入传输阵内。
     眼前一阵白光覆盖,待贺宝再次恢复视线时,他已然来到了人皇城门外,再观身后,自己的十个近卫却不知所踪。
     城门百丈之大,此刻却是空无一人,甚至连阵法和结界也丝毫感觉不到,往日硕大威严的人皇城,此刻却处处充满着诡异。
     贺宝心中担忧王墨二人,压住心中的慌乱,也不在多想自己的近卫为何不见,独自一人朝着人皇殿方向驶去...
     一炷香之后...
     天牢之内,贺宝感觉自己浑身如同散架一般,铁链将自己的四肢栓住,铁链之上游走的绿色雷电使自己提不起丝毫的仙力,甚至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挣扎都会伴随剧烈的疼痛将其束缚。
     贺宝的思绪逐渐回忆起一炷香之前,在自己拼劲全力,极速到达人皇殿前,自虚空而来的霸王拦住了贺宝。
     盯着霸王,贺宝心中的慌乱再也压制不住,他怕,他怕自己的两个兄长真的遭遇不测...他怕...再次失去自己的亲人...
     可是当另一个人自虚空而落的时候,他分不清楚自己的情绪是什么,但更多的是不解。
     他看着那个男人,朝着自己而来,他竟然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虽然他很清楚,自己与那个男人实力的悬殊,可是他还是不解,甚至他不明白,自己不出手,是因为修为上的差异,还是自己根本就已经放弃了出手。
     他不明白那个人为什么会好好的出现在这里,他不明白自己的兄长到底是生是死,他的兄长到底怎么了...
     回到现实,贺宝忍着巨痛,挣扎着使出仅存的一丝气力,贺宝抬起头,狠狠的盯着眼前的男子。
     霸王倒是很新奇,他活了数千年,竟然头一次看到一个人的脸上能同时出现多种表情,有恨意、有不甘、有心痛、有不解、有悲痛,还有一丝丝的哭腔。
     嗤笑一声,霸王看着扭头看着身旁的那个男子:“麟皇果然好神通,仅仅一击便将这入法道巅峰修为的宝王,极近魂飞魄散...小王佩服...”
     那男子,看都没看霸王一眼,目光只是紧盯那个被自己险些灭杀,用神通加持铁链,封住四肢筋脉的贺宝,眼眸深处不时有异样的神色闪过。
     霸王摸了摸鼻梁,刚想言语,那人说话了,语气是那么的平淡。
     “你若再多说一句,我立马杀了你!”
     即便是要杀他,那男子还是没有过多的看霸王一眼。
     霸王寒着脸,脸颊似是因为这男子的一句话而气的抽搐,但想说的那句话还是咽了回去。
     时间好似停止一般,那个男子就那么看着贺宝,霸王也没有再言语一声,但心中有些焦急,他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在看些什么,虽然这贺宝面容长的几近妖娆,正当霸王自己胡思乱想之际,亦或者自己要不要先行离开之时。
     远处有一将士快步走来,跪拜在地:“霸王...誉...誉王带着三字军已朝人皇殿杀来...”
     偌大的天牢此刻安静的异常,那名将士跪拜在地,诡异的气氛使得其额上的冷汗不时的往下淌流。
     壮着胆子,这将士朗声道:“誉王...誉王谋反,已带兵朝人皇殿杀来!”
     当那名将士准备第三次开口时,那个男子忽然间动了,挥手轻轻一指,那名将士便在一道流光中化为灰烬,他甚至死都不明白,自己只是正常的汇报军情,为什么会死。
     那男子再深深的看了贺宝一眼后,叹了口气,信步朝着牢外走去。
     直到此刻,霸王才敢开口道:“麟皇,您去哪里?”
     那男子头也没回,只丢下一句:“平反...”便在三两步中,消失在这数千丈的天牢内。
     似是听到那个男子的话,贺宝忽然间挣扎起来,即便每一丝的挣扎都伴随着雷霆如同毒蛇噬咬全身的剧痛。
     朝着男子消失的地方,贺宝哭着,一直重复大喊着:“为什么...为什么...”
     霸王看着哭腔声越来越大的贺宝,摸了摸鼻梁,语气似乎有些心疼,嗤笑道:“别着急,我带你去看...我带你去看...”